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圖輯報導

藝術計劃:修身-朴栖甫個展

2018-03-01

1 / 34
  • 1/34
  • 2/34
  • 3/34
  • 4/34
  • 5/34
  • 6/34
  • 7/34
  • 8/34
  • 9/34
  • 10/34
  • 11/34
  • 12/34
  • 13/34
  • 14/34
  • 15/34
  • 16/34
  • 17/34
  • 18/34
  • 19/34
  • 20/34
  • 21/34
  • 22/34
  • 23/34
  • 24/34
  • 25/34
  • 26/34
  • 27/34
  • 28/34
  • 29/34
  • 30/34
  • 31/34
  • 32/34
  • 33/34
  • 34/34

【修身-朴栖甫個展】

藝術計劃很榮幸推出修身Pursuit of Inner Self: 朴栖甫個展作為2018年的首檔展覽。本次亦為韓國藝術大師朴栖甫在臺灣的首次個展,展出作品囊括上世紀90年代至2017年《描法》(Écriture)系列複合媒材作品。

修身展出朴栖甫的《描法》系列作品,展覽除了回顧過去的描法作品,也帶來2017年的新作─ 以楓紅為靈感的紅色《描法》系列。早期的描法以鉛筆在紙張上描繪重複性的線條和圓圈, 1980年後開始以韓紙來創作,油彩在畫布上經年累月之後容易產生龜裂,然而韓紙相當強韌,能讓油彩長時間地保持完整而不龜裂,他將韓紙堆疊起來放入水彩中浸濕並上色,過程持續兩個月至三個月的時間,之後用手或者工具將韓紙纖維慢慢聚攏出一道道線條。從早期畫在紙上的重複線條到現在以韓紙堆疊立體線條,朴栖甫將這種重複動作的創作方式視為冥想的過程,掏空內心的情緒與慾望,只專注於眼前在韓紙上堆疊出的稜線。作品遠看如一道道整齊劃一的線條,距離越近越能感受線條之間因些微高低差而隱約產生的律動感。

Écriture是法文中「書寫」和「極」的意思;而描法在韓文中則是用於特殊的繪畫領域。韓文的描法與法文的Écriture在語義上的相似性與文化上的差異性,朴氏早期試著臨摹幼子在作業本上的塗鴉與擦拭,即以素描等行為繪畫明喻著國際現代藝術語言在文化轉譯上的可能問題,到了1982年開始嘗試將韓紙加入《描法》的創作之中,持續實驗至1986年才進行首次公開發表。朴氏將韓紙長時間浸泡並在畫布上黏貼三層作為基礎畫面,如打坐念經一般無目的地標出尺度、以線描(白描)的筆法做成三維形象;顯現形狀之後,又規律地對線描的立體層次進行微調,顯現出韓紙透過他的「修身」所展現的生命力,同時也實現了包括棉質帆布在內的其他媒材所無法提供的耐久性。

『我自身裡面有兩個我。一是忠於冥想的宗教性格的我,另一個是為創造性慾望而吸引的我。』—朴栖甫

「修身」,為東亞地區自古以來的一種重要宗教哲學與精神的實踐方法,「身」即是包含肉體與精神的生命,顧名思義「修身」則是涵養生命與靈魂的自我修行。《描法》系列是朴栖甫掏空內心的情緒與慾望,藉由重複堆疊線條的創作過程達到自我修行的目的。從1967年朴氏試著臨摹幼子在作業本上的塗鴉與擦拭開始,到1980年後將韓紙纖維堆疊出重複而規律的線條,他將此創作過程視為一種書寫(Écriture),向觀者傳遞他對老莊思想的無、有二元思維的反響,讓觀者屏除世俗煩惱進入到一個冥想的空間,達到治癒與安慰的效果。

朴栖甫在面對不同時空背景與不斷轉換的心境也改變《描法》系列的風格,早期以黑色或者冷色為主色調,靈感來自於被煤炭燻黑的傳統韓屋的牆壁以及對威權政治的不安,2000年後則選用鮮豔的顏色,是他觀察城市環境與景觀變化後的反饋。其中以楓紅為靈感的紅色《描法》,是朴氏在參加完自己在日本的個展開幕後,前往福島磐梯山看見火紅如烈焰的楓葉感受到自然生息的強烈脈動。「修身」本身正是朴氏作品的精髓,不斷地重現和循環作為對於內在自我的追求,作品忠實呈現出藝術家的哲學實踐,也是朴栖甫之所以為韓國單色畫集大成者、並影響韓國現當代藝術後繼者的重要原因。

朴栖甫,1931年出生於韓國慶尚北道禮泉,畢業於韓國弘益大學西洋畫系。1994年成立朴栖甫藝術文化基金會,2000年獲頒弘益大學榮譽博士學位。目前為弘益大學美術學院榮譽教授與朴栖甫藝術文化基金會總裁。近年來受邀於國際藝術機構與藝廊舉辦個展,如韓國大邱美術館、釜山美術館、倫敦白立方畫廊、日本東京畫廊、紐約Tina Kim畫廊、韓國Johyun Gallery和貝浩登畫廊(紐約、香港)等。作品收藏於韓國首爾國立當代美術館、韓國首爾三星集團美術館、日本東京現代美術館、日本福岡市立美術館、香港M+西九文化區及法國 FNAC…等國內外重要的美術館以及私人機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