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圖輯報導

高雄市立美術館 :歷經23年首度展覽空間大改造 開幕首展【靜河流深】

2018-04-11|記者:莊瑋容

1 / 32
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 1/32
    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32
    高美館改裝完成104、105展場空間,加入光膜燈光系統及晶化水泥地坪。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高美館改裝完成104、105展場空間,加入光膜燈光系統及晶化水泥地坪。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32
    謝素梅,《許多說過的話》,2009-2017。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謝素梅,《許多說過的話》,2009-2017。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4/32
    噴泉中為墨水,凝結藝術家駐留羅馬的某個瞬間。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噴泉中為墨水,凝結藝術家駐留羅馬的某個瞬間。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5/32
    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6/32
    約瑟夫‧科蘇思,《 (等待~)無意義的文本8號 》,2010。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約瑟夫‧科蘇思,《 (等待~)無意義的文本8號 》,2010。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7/32
    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8/32
    蔡佳葳,《 紀念詩人余光中(1928-2017)-埔里甘蔗(左)、芒果(右)》,2018。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蔡佳葳,《 紀念詩人余光中(1928-2017)-埔里甘蔗(左)、芒果(右)》,2018。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9/32
    蔡佳葳,《 紀念詩人余光中(1928-2017)-蓮霧(左)、安石榴(右)》,2018。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蔡佳葳,《 紀念詩人余光中(1928-2017)-蓮霧(左)、安石榴(右)》,2018。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0/32
    蔡佳葳作品將余光中詩中文字寫於畫作。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蔡佳葳作品將余光中詩中文字寫於畫作。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1/32
    石晉華,《行路一百公里 》,2012-2017。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石晉華,《行路一百公里 》,2012-2017。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2/32
    石晉華手持鉛筆來回行走繪畫《行路一百公里 》,10公尺長x2公尺寬畫布從純白至沉黑,鉛筆耗盡一生。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石晉華手持鉛筆來回行走繪畫《行路一百公里 》,10公尺長x2公尺寬畫布從純白至沉黑,鉛筆耗盡一生。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3/32
    謝素梅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謝素梅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4/32
    謝素梅,《水塘 》。為了重現水的光澤,謝素梅將照片夾在玻璃裡。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謝素梅,《水塘 》。為了重現水的光澤,謝素梅將照片夾在玻璃裡。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5/32
    謝素梅,《回音 》。影像中大提琴低沉樂聲迴盪在空間中。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謝素梅,《回音 》。影像中大提琴低沉樂聲迴盪在空間中。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6/32
    柳美和,《曉I ,II&III》,2017;《川中鳥I ,II&III》,2016;《円香I ,II&III》,2017。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柳美和,《曉I ,II&III》,2017;《川中鳥I ,II&III》,2016;《円香I ,II&III》,2017。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7/32
    作品描述男神和女神桃樹下離別的故事。在死之國見到女神原始樣貌的男神,如泥狀細菌團的樣貌驚嚇了男神。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作品描述男神和女神桃樹下離別的故事。在死之國見到女神原始樣貌的男神,如泥狀細菌團的樣貌驚嚇了男神。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8/32
    便以女神親自育植的桃擲向追來的妻子,女神從此離開薄情的丈夫,世界分裂展開沒有盡頭的離別。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便以女神親自育植的桃擲向追來的妻子,女神從此離開薄情的丈夫,世界分裂展開沒有盡頭的離別。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9/32
    須田悅弘,《鬱金香》,2018。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須田悅弘,《鬱金香》,2018。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0/32
    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1/32
    約翰‧湯姆生攝影作品,歐洲首批旅行至遠東的攝影家之一。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約翰‧湯姆生攝影作品,歐洲首批旅行至遠東的攝影家之一。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2/32
    約翰‧湯姆生為19世紀打狗港留下影像。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約翰‧湯姆生為19世紀打狗港留下影像。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3/32
    約翰‧湯姆生,19世紀打狗港影像。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約翰‧湯姆生,19世紀打狗港影像。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4/32
    陳文祺,《偽日記-高雄》,2017-2018。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陳文祺,《偽日記-高雄》,2017-2018。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5/32
    陳文祺,《偽日記-高雄》局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陳文祺,《偽日記-高雄》局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6/32
    陳文祺,《偽日記-高雄》局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陳文祺,《偽日記-高雄》局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7/32
    Candy Bird,《The others - 2》,2018。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Candy Bird,《The others - 2》,2018。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8/32
    Candy Bird 於4樓展間塗鴉。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Candy Bird 於4樓展間塗鴉。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9/32
    《The others》為聚焦於東亞、文學結合塗鴉的創作計畫。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The others》為聚焦於東亞、文學結合塗鴉的創作計畫。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0/32
    Candy Bird重新詮釋文學作品,視覺化身處「異地」之人。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Candy Bird重新詮釋文學作品,視覺化身處「異地」之人。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1/32
    無垢舞蹈劇團,《潮》,2017。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無垢舞蹈劇團,《潮》,2017。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2/32
    《潮》特寫。飽滿的稻穗、受河流沖激的圓石、燭火,引領觀眾步入展覽流域。圖/非池中藝術網攝。(記者 莊瑋容/編輯)
    《潮》特寫。飽滿的稻穗、受河流沖激的圓石、燭火,引領觀眾步入展覽流域。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歷經23年首度展覽空間大改造 開幕首展【靜河流深】】

「靜河流深」引申自英語諺語「Still Waters Run Deep」,直譯應為「靜水流深」,本展中文展名將「水」轉譯為「河」。河流在此作為一種隱喻,進而從時間與空間維度串聯城市的文化脈絡及土地紋理,在時間性的縱向連結上,以歷史延續記憶的長度與深度,連結城市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在空間性的橫向連結上,也如河流的意象,從高美館延伸至其他文化與歷史場域。

高雄市立美術館的前身曾是高雄重要的灌溉蓄水埤塘之一,並與愛河相連;日治時期高雄地區第一家磚窯廠亦於此區域成立;後因木業加工,沿著愛河中游沿岸形成新的人口聚集區;而後歷經都市重劃與更新,陸續轉型為住宅、公園綠地,以及文化歷史場館集散地。

高雄正持續努力由工業都市轉變為以文化、藝術打造創意友善的宜居都市,於其中隱然牽動聯繫的,是如同許多城市一般,一條自身樣貌逐漸改變、以及帶動周遭人們生活變遷的河流故事。猶如策展人所指出,「本展希冀展現一種沈穩、緩慢的文化速度,一種寧靜自我反射的覺知力量,如同河流穿越界線、連結彼此,卻又寬厚地包容著彼此的不同。」( 文/高美館 )

《展覽資訊》
展期:2018.02.10-06.10
主場域:高雄市立美術館1樓雕塑大廳、104-105展覽室、B1視聽區、402展覽室休憩區
流域 (合作展間):國定古蹟中都唐榮磚窯廠、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高雄市電影館、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旗津灶咖

《參展藝術家》
約翰‧湯姆生(1837-1921)、約瑟夫‧科蘇思、吳瑪悧、石晉華、柳美和、須田悅弘、陳文祺、謝素梅、澎葉生、橋本雅也、蔡佳葳、次仁札西・杰塘、糖果鳥 (Candy Bird)、無垢舞蹈劇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