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大雋藝術 Rich Art:【| 萬相。無相 | 彭雄渾、蔡尉成】

| 萬相。無相 | 彭雄渾、蔡尉成 文/林昀範

萬相繁興,而水湛然。宛然萬相,宛然無相 -淨土經-

「萬相」始於人自性所見、所生、所現、所變,而「無相」則是展現能生、能現、能變的力量。彭雄渾、蔡尉成這兩位正經歷著耳順與不惑之年的藝術家,初識之前身處於不同的時空背景,在創作上有著不受侷限、不斷嘗試突破慣性的共通點。

1969年的第一次個展,是彭雄渾打開藝術生涯的第一扇窗,家學淵源與父親的引導讓他對於藝術創作始終懷抱著真誠與熱情,憑藉著對生命的熱愛,他在人生最精華的時段選擇將無限的創意投注於設計領域,翻開時尚雜誌零瑯滿目的鞋包款式設計,見證了他引領時尚潮流的各式奇想。因設計事業拓展旅居全球的視野,寬廣的心境將人生旅程所見盡收眼底,與其說是行萬里路的積累,更應當說是源自他對人生與關注事物的熱情,蘊藏四十年的能量終因一個神奇的契機展開了他重回藝術創作的道路。拾起畫筆的那一刻開始,澎湃卻又堅毅的心志促使著他不斷追求突破框架的可能,放下早年在創作及事業上的理性刻畫,在畫面中納入更多對世界的達觀體驗,具象的創作已經無法滿足他對美感的追尋,抽象繪畫毫無拘束的情感表達,更能讓他盡情展現對生命的熱忱。彭雄渾的作品充分展現了藝術創作者對宇宙及生命的敏銳度,用色大膽、酣暢淋漓的揮灑,自學而成的繪畫模式毫不受任何既定技法的限制,在他眼裏任何生活中所接觸到的物件都是他創作時能夠運用的媒材,哪怕是一片樹葉、一枝禿筆或者是泥水匠的抹刀,透過他的創意與純熟的繪畫技巧構成耐人尋味的畫面。對於生命與創作的積極與熱情,從斑斕的色調與超脫具象的構圖形式便可略知他無限精彩的生活興味,鮮豔的紅、燦爛的黃、深邃的藍、雋永的紫...甚至是難以掌控的金銀色系,透過他的雙手都成了雅致的色調,生命中種種的美好與感動時刻,都藉由他的雙眼至腦海至心中沉澱後,由指尖迸發出一幅幅精彩畫作。

不鏽鋼材質冷冽的特性,就像初見蔡尉成所感受到的那股堅定、內斂的人格特質。相同毫無藝術學院背景的他,憑藉著自學、至雕塑藝術家工作室做學徒,刻苦的邁向自己所嚮往的藝術創作之路。生活周遭所發生的每件事都能觸發他的靈感,沒有傳統雕塑技藝的傳承,也沒有過多文本與美學的束縛,造就了他在創作中不曾畫地自限、勇於以各種不同角度檢視自我與提升創作內涵的模式。七十二變系列自粗獷狂放的原始野性角色發展,霸氣自信的姿態鋒芒盡現,是他早期在創作中的主要表象,隨著年歲的增長、經由生命的體驗,砥礪成如今的平淡天眞,展現他歷盡人生風雨的成熟態度。蔡尉成的作品極富生活感,具有悟道者對人生舉重若輕的豁達態度,這是他所欲傳達的人生觀。而逐漸趨向渾圓豐厚的主角,伴隨著五指山、筋斗雲、頭箍、戒疤這幾項特有的元素,分別代表他認為人生中必要存在的各項要素:根基、夢想、堅持與自律,透過簡練的線條、色彩以及他形塑出的肢體語言,將鋼的精悍與銅的凝練,雕塑出看似輕盈靈巧、實卻渾厚剛硬的線條,彷若潑墨似的斑駁色彩,道盡了對人生歷練感觸的昇華,將藝術與東方文化揉合而成的修為,幽默又巧妙的展現了禪境中「無法而有法,不化而自化」的純真喜悅。「變」即為「不變」則是他在人生旅程的感悟,同樣也是另一種讓生命極大化的無限思維,用心感受宇宙、用手創造出對於生命的眷戀與關懷。

對於「相」的解讀,源自於禪宗對萬物表象的閱讀與定義,「相」本無既定面相,也沒有所謂固定的呈現與領會方式,「相」是世間萬物對於宇宙生命的體現與實踐,也是從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的心境孕育而來,宇宙萬相始於無相也終於無相,即是見山還是山的境界。爽朗奔放、內斂沉穩,兩位個性極端、迥然回異的藝術家;豐富的生命際遇、沒有承襲傳統學院的包袱、在創作風格上不斷追尋與挑戰的共通點,使他們面對創作的態度自由、洋溢著正向能量以及親近於人的溫度,隨時可展現境隨心轉、禪意盡現的宏觀豁達。彭雄渾炫麗多變的色彩、堆疊揮灑的豐富層次、匠心獨具的畫面結構,與蔡尉成細緻清雅的用色、圓潤渾厚的造型、性靈合一的雋永氣質,兩人在創作的境界不約而同的從眼到心到手,集結而成的是他們對人生、世界、宇宙萬象的移情與投射,透過平面與立體的創作相呼應。從諦觀「萬相」、終成「無相」的角度來閱讀他們的作品,從有相到無相,從身歷其中到物我相忘的領悟,漫步於他們創作的歷程如同歷練人生,藝術與生命本質的緊密連結豐富了彼此的心,縱使眼前繁華似錦,終將回歸於享受靜觀自得的真諦,且讓觀者隨著他們行雲流水的創作以及行旅般的步伐,體驗萬相本無相的宇宙大相。

前往展出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