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新銳直擊 : 陳傑強

陳傑強,來自馬來西亞的他用畫作寫下自身記憶。

喜歡作菜,味道就是一種記憶,也是一種生活的翻閱;喜歡武俠片的經典名言「頭腦到拳頭,你浪費了多少時間」,就像思維到作畫的演繹過程。 偶然畫下的一個機器人,開啟了陳傑強往後3、4百張的創作,也讓記憶的溫度不斷提升,找到關注的生命連結點。

【池中訪談】陳傑強:新銳直擊

問:風格

答:「從思想到行動,你浪費了多少時間。」 總觀陳傑強2008 - 2011年的作品,其粗獷的刀法與奔放的線條遊走於我們印像中剛硬的機器人身上,似乎有意無意的衍生這樣一句話。
如果你親臨他的畫室觀看他在繪畫中的過程,他在畫布前正如一名拳擊手發出飛快速度的攻擊,畫刀凌空中潑灑色彩,是一種激動,澎湃的精神狀態。
對藝術家而言,他在作品中重構懷舊符號的辨識過程中,享受確定自身經驗的快感與認同,而身在潮流中流失又回航的精神變體,透過一種以行動期待結果的衝動意志自供自足。
出生於馬來西亞的藝術家陳傑強,其作品有強烈的個人特色,注入許多童年時期的回憶與樂趣,兼具融合不同族群的特色。作品中的《TOY系列》以亞洲華語區域均經歷過的傳播媒體記憶符號(icon),帶進藝術家以回憶中卡通的主要機械人物形象為主體,進行創作數量龐大(約兩百多件)的「文件」,來形塑出自身的記憶脈絡。

陳傑強的作品中充斥著兒童時代各式被動所接收的符號:各式變形金剛、機器人、卡通漫畫的片斷、懷念的人偶…等。這樣的作品在展場中很容易形成一個場域;將某物帶來、讓我們快速的辨識它出來。在這樣的過程中觀者覺得無比懷念,我們可以在辨識懷舊符號的過程中,享受確定自身的經驗的快感與認同。但是,觀眾在這種大量受刺激的狀態下,很快就會意識到…自己跟這些畫布文件上所記錄的圖案真的有那麼懷念嗎?你們真的具有關係嗎?
於是因為展覽所招喚來的某物,並又使觀眾對他離開。這樣展覽空間就成為了一個諧仿告別式的場域,為了召喚我們覺得已經逝去、但其實跟我們根本就陌生的沒有關係的形體而已。

經歷《TOY系列》以後發展的另一個創作分支,陳傑強試著從實體玩具連線至當代E社會的角色扮演網路遊戲。作品裡的景物源自於自身創造的古老部落傳說和現代機械多樣貌結合的神話。我和孤獨的自娛方式,純屬一種埋藏在藝術家心深處的內在衝動。
一種生命意志。
「藝術家不適合轉達訊息,而是分享共通的生活經驗。藝術家適合communion ,不再是communication of messages。透過藝術家和觀者相互的經驗基礎上,互相托出一種心智親密感。 」< 美感經驗 The Aesthetic ExperienceJacques Maquet >1917年生 著作 / 雄獅美術出版2003年初版.

陳傑強2009年後期的創作,型式上和前系列作品幾乎找不出相關性,這一系列《孤獨裡活著一夜電影的魂》明顯地感受到藝術家逐漸趨向平穩而沉靜的創作狀態上發展。陳傑強此系列意圖以正面放大的人像來表述自己花費大量時間與畫面對話而生的情緒。陳傑強選擇在電影畫面中近距離而且正面面對人物的畫面,以此作為作品的基調,慢慢去解構這個人物的面容,使的這個人物似乎在形象上越趨無法辨認,卻也更趨吻合創作者在面對畫布時自我情緒的相同質地。整體而言《孤獨裡活著一夜電影的魂》系列作品展現在觀者面前的不單單是創作者自身的精神狀態;亦對照畫面中人物眼神的凝視之下,此種凝視所挑動起觀者的精神的單調和空虛,所呈現在人內在中形成的廢墟狀態。
自2011年一月份,陳傑強和城邦集團的尖端出版社合作2011/一月號(Jan) COOL流行酷報繪出李小龍作為封面,談及李小龍的哲言:以無法為有法,以有限為無限`。他直言在創作前觀看李小龍的過去專訪中的影片得到了啟發。李小龍在片中對一個外國人說“從頭腦到出拳,你浪費了多少時間。”這一句話直刺藝術家的心,這不也是這些年來他自己對於繪畫創作的軸心嗎。藝術家坦言自己在過去有一段時間沒有辦法畫畫,在迷失中隨著繪畫主題的改變回來了,在他後期回到機器人系列作品的思路上走出了另一條的道路,在過去作品中他那鮮明高度的彩色慢慢下降,筆觸,線條和色塊糾纏相容,從這裡看出來他已經脫離了過去著重細節的精緻感而投入了對象物(綱彈或李小龍) 在我們當中的溫度,一份當初閃爍的懷念情懷。


而在這四種以上的創作脈絡中,創作者到底是如何移動的,他移動的依據為何?除了創作者自己敘述的那些已知的種種之外,到底還有什麼是連接著這多種的創作表述系統?

綜觀在陳傑強創作的移動中,對符號(icon)的依賴,是他在多數創作方式中依循的線索。這和創作者本身在創作行為中清楚意識到的自我意圖幾乎並不重疊相關,但觀眾卻會在不自覺的狀態中,得到這些線索並按圖索驥出一個完全接近創作者陳傑強的私物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