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全國文化會議 文化風向球 黃健瑋篇

藝術教育提升共同文化認同

採訪:林鈺芸|拍攝、剪輯:余哲賢

近年來,人們愈發重視藝術品味生活,追求文化內涵的提升、精神領域的富足,結合視覺與聽覺的表演藝術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本集文化風向球邀請演員黃健瑋,透過表演藝術工作者的角度,與我們分享對台灣文化的觀察與想法。以下節錄黃健瑋自述。

我從小就花很長的時間做課外閱讀。閱讀會開啟你的想像。人生活的空間有限,書讓你看別的世界、別人的情感是什麼。閱讀多了以後,會對世界增加一些了解、想像和需求。書常常會提出一些問題,你就會思考這些問題跟自己的關係是什麼。我覺得,這是最初的哲學教育,那是我自己從書裡面慢慢發現的。 當然,那時候還小,沒有解答也沒有人引導。我高中的時候開始玩樂團,也開始對學校制度不滿意。我發覺學校制度有問題。因為我覺得教我的老師們被培養出來的教學方法就是「你這個背下來、那個背下來」,我感覺有點遠,我覺得我好像沒有學到東西。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有教科書就好了,我們不需要老師。但這也不是他們的錯,這是一代一代體制形成的東西。所以我開始做跟體制無關的東西,加入了表演藝術行業。

談到表演藝術產業的問題,要回頭去談教育。臺灣的教育在近3、40年來是功利主義,人人追求明星大學、明星科系,原因是比較好找工作。不管是窮人要階級翻轉,或者是富人想要更富的階級水平,這樣的功利主義形成考試為主的科舉制度。

功利主義下追求效果的文化 考試科目以外的東西被忽略了。然而,那些被忽略掉的科目體育、美術、工藝、家政,都是構成人之所以為人的某些基本條件,譬如,對美的鑑賞、對身體的了解、對於人跟物件、器物之間的感受是什麼……久而久之,養成一個習氣──要有「效果」。

大家不知道怎麼當人,反過頭汲汲營營去追求「效果」。戲劇恰恰好是對於人的追尋。表演的時候我們就是人。觀眾看的是什麼?就是人活在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我認為跟真實、跟真相愈有連結的戲劇,比較容易激起觀眾對於身為一個人的思考。對我來說,也是比較有趣的。

然而,因為教育環境這個共通性結構的關係,表演藝術產業從業人員跟產業外的觀眾都養成「要有效果」的習慣,要好看、要娛樂、要熱鬧,追求效果而不是追求真相。追根究柢,我們對哲學不了解;我們對美學不了解;我們對身體不了解……這是教育很大的問題,這個問題直接影響到表演藝術環境。

我很幸運能夠當演員。我是以一個演員的身分去認識臺灣這塊土地上面的人。因為你要演這個角色,你要去追溯他的語言、習慣,乃至於他的家庭、他的來由是什麼,一步一步發展出這個角色或是這個角色代表的歷史背景的某一些觀點、想像或是關懷。

臺灣這塊土地上有各式各樣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族群講不同的話。我講過客家話、雲南話、閩南語,講過比較正統的普通話、四川話,我是很幸運的以這樣的方式去認識到臺灣。對我而言,演戲沒有沒有什麼角色轉不轉換的問題。你就做功課,這個功課是土地給你的。

臺灣缺乏共同的文化認同 我發現,臺灣是一個族群被政黨操縱得很分裂的一塊土地。為了要選票,你是客家人就有客家人選票,你是閩南人就有閩南人選票,你是原住民就有原住民選票,所以都是利用族群在操弄自己的利益。我們目前的政黨環境是這個樣子的。大家變得有點失去文化認同,就是你認同你的,我認同我的,我們互不相干。

但是在同一塊土地上面,應該不是這樣子的。舉一個例子,像是紐西蘭有個戰舞叫Haka(哈卡舞),這原是毛利人的傳統舞蹈,不管是結婚、喪禮、出征等場合都可以跳戰舞,如今是所有生活在紐西蘭這塊土地的居民共同的文化認同。所以,文化這件事情,其實不是你的血統來源是什麼,而是你的認同是什麼。

每個族群都有各自的傳統戲曲跟音樂,戲曲是很有趣的東西,它包含身體、聲音、文本,比方京崑、客家戲、歌仔戲、原住民歌舞等。每種戲曲都有獨樹一格的地方,它處理聲音的方法,處理身體的文本,都是一種精神結構跟文化展現,我們應該要能夠看得到這些東西。 近年來,人們愈發重視藝術品味生活,追求文化內涵的提升、精神領域的富足,結合視覺與聽覺的表演藝術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本集文化風向球邀請演員黃健瑋,透過表演藝術工作者的角度,與我們分享對台灣文化的觀察與想法。以下節錄黃健瑋自述。

我覺得,傳統戲曲跟表演應該從基礎教育就開始推行。從國小、國中就開始做有計畫的教育,讓土地上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這個東西,甚至有機會學到這些東西。如果我們的小孩子可以看到這塊土地上原來有這麼不一樣的東西,然後都是我們的,可以選擇鑑賞、學習或了解的話,我覺得可以提升我們對這塊土地共同的文化認同以及精神水平。我覺得這個非常重要,但是沒有人在意,因為大家都覺得說那是過氣的東西,現在要發展的東西不是這一個;可其實恰恰好相反,我們應該有一個共同的文化認同。

我覺得政府應該要有意識地去做這些東西,會對整體文化提升有很大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