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雲清藝術中心:【靜謐之在】朱春林油畫個展

雲興霞蔚─看朱春林畫

撰文/黃光男 (前台灣藝術大學校長)

來自北京的中國寫實畫派畫家─朱春林油畫展在台北出現,作為藝術界的朋友,我們感受到有般寧靜致遠的功力與悠揚的美感呈現。繪畫是創作者心緒造境的圖像,也是創作者生活理解的意象表現。

不論是東方的水墨畫或以西方素材作為創作的品類,繪畫藝術源於美感自發的湧現。換言之,繪畫創作過程是創作者心智成長的層堦,其中除了技法於形式客觀的呈現外,組合為視覺愉悅或作為符號性的取材時,作者對於美感的掌握與要求,具有自身感覺系統傳達於觀賞者的符號,具有共鳴心聲的回應。

對於形式與內容,或具象與抽象對應於藝壇時尚中,我們似乎不可定訂某一項客體的條件來說明孰是孰非,尤其國際正流行於「雙年展」的「思潮」取向時,傳統美學所揭櫫的形象或定見,是否有被邊緣化的冷卻傾向,甚至在美術館工作的專家,也不免對自己長期所服膺於美術觀念有所思考。

當然,時空變異生活條件跟著不同,包括生活中的衣、食、住、行、育樂都在變化中,有些令人莞爾一笑是因為即興而起的消遣意涵。好比一桶清水,若不斷用一根棍子激烈的攪拌後,那桶水不是濺得滿地,也可能使清水變濁。這或許說明藝術創作除了情感衝動外,更需要在「萬壑疎風情,兩耳聞世語」沉澱後的行動。

正如朱春林自述:「繪畫與其他藝術形式一樣,不過是一種載體,我們試圖通過繪畫來思考人生、智慧,永恆的問題,目的乃是讓思想昇華,提升生命的境界,同時也對觀賞者帶來視覺愉悅和精神享受。」那麼,繪畫表現的多樣性與美學主張,就有主體陳述與客觀條件的應合,才能在諸多的藝術工作者中脫穎而出。朱春林基於對創作理念的體驗,以及對美學主張來自於他生活環境焠鍊而成。

或許可以歸納他的談話與作品表現的特徵,分述於後:

1、朱春林以寫實與寫生作為基礎美學開端,其中造型來自於自然型態的掌握,一方面是視覺經驗,另一方面是生態姿容的掌握。好比他對客體形式的講究在質量中構圖上的平穩、漸層、對比、或統一畫面的採光、物象靈化與意象,結構同為視覺藝術的基本要求。茲以他在1996年畫作「女孩與狗」,從結構的分布圖象來說,此人物為中軸位置在庭園瓜棚下,訂定主題角色的悠閒情境,然後手持報紙並加入與休閒有關的寵物─小狗的相伴,徜徉在秋陽的映照中。從構想到創作完成,以寫實與寫生技法表現鄉野生活,畫面活化,美感自存。

2、朱春林以具象為抽象。換言之,以寫實物象說明人情抽象理念,有禪學藝術的意涵。台灣名家黃坤伯就是在具象中織錦,以花、人、物體組合成為畫外畫,景中景的藝術創作者。而朱春林說:「抽象是形而上的概念,是無形的,它隱藏在具象繪畫背後,但卻決定了畫面的靈魂」,誠是言,他在油畫藝術的表現都以具象為主,人體、靜物、風景或是詩意造型等都是主調。例如2001年所作的「陽光普照」,把農村秋收的情景描繪出來,畫技細膩,景色和煦,包括提簍的村姑、割稻的農友,以及伴之稻穗、載物車輛與麻袋等,近景人物鮮活,遠景秋風輕拂,好個農家樂圖像。它使人想起米勒的「拾穗」,它使人宣示「以農立國」的傳統,農夫農婦是畫中主題,也是豐衣足食的象徵,中華兒女看到這張傑作是否有更為激動的情懷呢?

3、朱春林強調心靈品質,即在中國文人畫中的「師法造化」、「中得心源」的寫照,繪畫本沒有中西方之分,卻有品質深度之別。朱春林說的「言有盡而意無窮」,以及「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的道理,他堅持樸素、含蓄、優雅、和諧的美感,而不是媚俗與熱鬧,所以他的每一張畫都在這種創作氛圍上完成了篤實、穩重、精緻的美感,包括人體、靜物與風俗。例如2002年所作的「午後」,畫面呈現了一股溫馨與自在的氣氛,除了技法之深切外,博大情懷的氣象,都可以在另外的畫作中同時呈現。

作為一位觀賞者,我深切說朱春林有深厚的創作功夫,有立言的美學理念,有追求完善的胸懷,儘管以室內人物作為大地風景造境時,山、詩意、人情連結了畫作的機能表現,很值得再三表揚他的傲人成績,也了解作為中國藝術研究院專業成就。

畫壇上有朱春林的油畫創作展,必可為觀眾帶來新興的希望。

前往展出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