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和樂藝廊:【2015 高雄藝術博覽會】

《和樂藝術真面貌》

和樂藝廊很榮幸邀請到日籍二位藝術家安倍安人、內田江美共同參與2015年高雄藝術博覽會展出,二位藝術家表現當代藝術的事典,帶領觀眾感受當代陶藝術和抽象藝術的新世界,透過獨特的點、線、色彩、塊面、形體構圖傳達各種情緒,激發人們的想像,啟迪人們的思維。而其中又是如何產生微妙的藝術形式,結合他們在生活週遭環境以及生命的經驗,透過各自表述和作品藝術價值的呈現,運用顏色和線構築出對藝術無限生命圖景,和樂藉由此次的藝術博覽會讓更多角落的藝術愛好者分享多元性現代藝術新視野,對藝術創作有更多的交集與對話,期盼好的藝術作品被發現與珍藏。


【安倍安人陶藝術的相對論】

在安倍安人想法裡所認為的陶器可分為二個種類,第一種是作為生活上所必須使用的工具,另一種則是可以陶冶人的心靈的藝術品。並且在形式上陶器並不被單純的認為是一個純粹的藝術表現。原因是因為製成陶器所用的素材。但是例如:單純的木頭、鐵、金屬等這一類,就會被認同為純粹的藝術的表現,另一類為日常生活所使用的工具,就不被認同是藝術的表現。陶器是不是一門藝術,我會盡量的使用不是藝術的材料,來陳述陶器,使其能最貼近藝術的表現。

安倍安人說明人類生存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所做的事情並無實用性。好比我所燒製的陶器也是非實用性的,普通陶器會在約1200-1300度窯燒。我的這些陶器則是在高溫接近1400度下將近6-7次、甚至10次重覆窯燒出來的味道。以實用性來說我所燒製表面的顏色和這種味道是一點都沒有需要的,但我相信這種非實用的表現方式才是人類重要的精神糧食所在。

安倍安人說,現在展示在這裡的陶器每件都是非實用的作品。

它是如何作成,我來做解說一下,首先選用粘土,以100%山土。通常一般的窯燒是不會是這樣使用,但在我的情況下是這樣做的。再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窯燒之後,松木自然落灰呈現古樸的黃色,綺麗發亮的黃色上重新以玻璃再度著色。它是玻璃的顏色。玻璃溶化被焊接上去。最後以金箔著色再次桿接。逐步著手從較高的溫度往低溫下進行,安人異彩在這裡,進而擁有這樣的成果。

安倍安人說,日本茶的世界裡,御茶所用的水指,由於它的形狀很有趣,所以被我設計成為藝術品。但在我的作品裡卻沒有口的部分。在這裡我是把它當物體的頂部。因為沒有任何用途,且花或任何東西都無法放進去。雖然是這樣我卻認為只要看的人都覺得有趣就好。只能看的東西,卻不能拿來被使用。這就是我所企圖創作的的藝術。


【內田江美與TRACE的關係】

內田江美說,這個系列的作品全部以TRACE命名編號。為了讓看的人有更多的想像空間,因此沒有刻意詳細取畫作的名稱。我畫什麼?其實我並沒有特別想要畫什麼,也可以說我的擅長是在這個系列中,以木炭畫出無數的線,給觀看者自己去想像。這個特點在於木炭的線,所要表達對人所持有的感情和感覺以及經驗、過去的時間、現在和未來,運用顏色和線所畫出來的表現。我的擅長是用木炭畫很多的線,有許多形狀都是由線的累積所產生,讓觀看者進入一個全新的世界。

內田江美說,這些作品在木炭的線下面有貼很多的顏色,不過在第一眼時,大家有可能看不出好多顏色。在這裡我反覆多次的將上好的顏色刮掉,然後再做深度重疊,以作出各種不同顏色的油畫。我需要花時間與工夫來特別強調作品的空間和顏色深度的表現。下面的空間基礎用好後,再從上面畫的木炭線引出各種深度的表情。線的聚集看起來像是風景,我的線一方面像宇宙般的感覺,一方面看起來像人身體的神細胞。我認為每個人看的感覺不一樣,由觀看者以各種角度想像去看作品,正如我前面提到的作品。

內田江美說,這裡也有我TRACE的系列作品,不過看起來似乎是不一樣的作品,在這裡我將多種色彩刮除,再做深度重疊,已展現出多種不同的白色色調。先前提到畫線和深度集成了醒目的線條是我獨特的技能與特色所在。我內心深處想表達「TRACE」的精神與特色就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