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台北當代藝術館:【Windowsky】高磊個展

此次展覽的展名【WINDOWSKY】,源自高磊為台北當代藝術館量身創作的全新戶外裝置,而這也始於他2007年一張最早期的攝影作品〈BuildingNo。35-103#〉。高磊試圖通過前後期作品的演進,來探討在不斷升級更新的社會系統模式中,權力本身是如何逐步地改變,使原本中性的技術和媒介,以各種令人毫不自覺的手法,入侵滲透到社會各個層面,身體與思想也就在不知不覺中,在這種「系統升級」的過程裡,逐漸淪陷為各種權力的領地。

藝術家高磊是中國備受矚目的新世代藝術家,在創作的表達上,高磊將色彩和情緒一併抽離,而專注於利用日常物件的相容與共構的方式,來表述個人的心念。將日常物件拋去原先既有功能的同時,高磊的作品先是凸顯了日常物自身冷酷、詼諧、低歛且極盡乾淨的性格,然後在它們之間重建了一種介於秩序與混亂的相對關係。藝術家結合自身生活環境和成長的經驗,將內在紊亂的情緒衝撞,轉化成一種秩序井然的畫面和空間,以此進行自我檢視和對外陳述。高磊的作品始終揉雜了一種對日常慣性的抵制,以及對未來趨勢的疑惑,他藉由描繪各類異化的事物,一方面突顯了高速發展的社會所造成的扭曲、失衡與分裂,另一方面也提醒觀者重新審視與測量我們與世界固有邊界的不同標準。

本次展出的作品不僅著墨對社會的關注,展出作品也反映出藝術家個人經歷與對生命的反思。〈T-3217〉包含兩組作品,其一為仿似鞦韆的立體裝置,懸吊真實尺寸的金屬雕塑,依序呈現了女性骨盆從順產到難產的四種類型(女型、扁平型、類人猿型、男型)。而另一組裝置作品,則結合了中國婦女骨盆研究調查的專書、書頁內容、以及兒童和骨盆雕塑的複合影像。這兩組作品以冷冽的手法連結科學和高磊個人的出生經歷。藝術家自言:「骨盆為世人來到世界必須經歷的第一個通道與關卡。母親在生我的時候遭遇難產,最終我是靠著醫學『技術』,以剖腹的生產方式,來到這個世界。如果是在古代,我可能會被視為剋母敗家、命運不祥的小孩,並因此也不被祝福。每想到此,我就不免會對自己存在的必然性感到質疑…」。高磊創作的作品〈T-3217〉冷靜而具情感張力,一方面呈現人類以自然方式從事各種活動時,必須面對某些未知、無法控制的危險;另一方面也點出了,當人類應用人為手段來解決自然危機時,可能也會陷入本身因知識的盲點或技術的偏差,所引發的新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