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台新藝術獎大展:【藝術家面對面】劇場語境的跨越之路 - 長夜漫漫路迢迢講座精選

194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美國劇作家尤金‧奧尼爾(Eugene O'Neill)的自傳性名作《長夜漫漫路迢迢》出版。這本名作尤金‧奧尼爾坦蕩表述了自己的生命歷程,訴說一家四口裡生活的苦、痛、悲、離,這個家庭生活,難過得像漫漫長夜那般漫長。

《長夜漫漫路迢迢》出版後至今75年,陸續被改編成電影、戲劇,2012年底身體氣象館接受澳門藝術節委託製作,王墨林導演,改編《長夜漫漫路迢迢》;2014年由台灣國際藝術節委託再製,2015年在台灣演出,導演王墨林仍全劇保持粵語對話,以《長夜漫漫路迢迢》再次向觀眾探問「家」的意義、「國家」的意義為何。

這部《長夜漫漫路迢迢》2013年在澳門演出時,台澳合作,以粵語呈現。在2015年台灣國際藝術節,仍選擇以粵語演出,針對粵語的音節、詞語做整理,讓台灣的欣賞者仔細聆聽粵語的聲調之美與節奏之美。

用粵語來表現《長夜漫漫路迢迢》,製作人姚立群說明,粵語在影視歌裡,不管是電視劇還是電影,都是強勢的;但在文化戲劇的表現上,他的語文內涵如何被認定、怎麼被重視,卻是值得被討論的事情。

粵語的運用在台灣演出時,對台灣欣賞者產生的距離感,也是《長夜漫漫路迢迢》一劇外延的議題。影像設計區秀詒對此則表示,粵語與中文的文字書寫上其實大同小異,但欣賞者聽不懂粵語,得仰賴字幕才能理解戲劇內容,這讓欣賞者多出一個閱讀的程序,抽出身來思考這部戲劇的意義。

家是什麼?《長夜漫漫路迢迢》裡泰倫一家,母親吸毒、兄長酗酒、父親吝嗇,自己則罹患肺病,家人的爭吵、生活的庸俗壟罩著這個家庭,也逐漸侵蝕掉人性的美好。這樣的家庭像是個陰影,也一如幽魂壟罩著尤金‧奧尼爾,一生擺脫不了。

尤金‧奧尼爾陰鬱的家庭,王墨林在劇作中則重新再詮釋,投射了他對現今國家狀態的理解,思考家的崩解、國家崩解、政治崩解間的相互關係。人生活在國家與時代的環境下,每個人相互依靠著生活著,但人也因彼此的軟弱、彼此的誤解、利益的衝突相互鬥爭,這個國家正在逐漸崩解,生活一如《長夜漫漫路迢迢》。

在今年,《長夜漫漫路迢迢》入選第14屆台新藝術獎,「長夜漫漫路迢迢展區」由區秀詒規劃佈展,以藝術展覽呈現戲劇《長夜漫漫路迢迢》的藝術內涵,於台新藝術獎大展,北師美術館中展出,展覽展至7月17日。

身體氣象館【長夜漫漫路迢迢】得獎理由

以台灣導演、澳門演員的組合,重新詮釋美國劇作家尤金.奧尼爾的自傳性名作,將家的親密與疏離、陰鬱與扭曲,鋪展得淋漓盡致。以個人深層情感與西方經典對話,暗涉台灣處境。

全劇瀰漫著死亡氣息,彷若倒數計時的水滴聲浸蝕著這片荒蕪。人物獨語式的對白相互疏離,隔膜般的肢體對位,呈顯親近的困難。劇中核心角色的母親,以畸變狂亂的精神特質,作為愛與罪的象徵。此劇回應了奧尼爾的自我救贖,亦回叩王墨林一貫創作脈絡關切的精神性存在與國族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