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台新藝術獎大展:【藝術家面對面】Test, Test! 麥克風試音:跟許哲瑜聊創作 講座精選

2003年,作家黃國峻,寫了一篇書信體的散文〈報平安〉。信是寫給他母親的,說著自己自殺的想法,調侃著醫生鼓勵憂鬱病患的方式,還說自己不想死了,因為很怕被別人亂解釋自己的死因。

只是寫完〈報平安〉後兩個月,黃國峻在家自殺,沒留下任何遺書,〈報平安〉這篇短篇散文,便像是他死前的預言,談他對死亡的看法,以及黑色幽默的生活態度。一年後,黃國峻的好友袁哲生,像是追趕著他的步伐般,也接著自縊身亡,為文壇留下無限哀悼。

這一段文壇往事,時隔十餘年後,2015年在許哲瑜的錄像作品《麥克風試音:致信黃國峻》裡再次被提起;錄像裡對黃國峻問說:「我該如何看待你自死兩個月前,給你媽媽寫的那一封信。一篇幽默精彩的散文?還是一個自知將死的預言?或許,自殺是弄真成假的作品吧。」

《麥克風試音:致信黃國峻》的題名,取自黃國峻的散文集《麥克風試音》,錄像長達25分鐘,以口白、實景與手繪動畫,向黃國峻傾訴,和他說許哲瑜以及許哲瑜三個朋友袁志傑、陳良慧、羅天妤的家庭記憶。

這件作品討論記憶,以及記憶如何被建構、被觀看。錄像裡,除了陳琬尹的口白做為敘事主體之外,影片的人物角色,則由許哲瑜以線描將人物形象扁平虛擬化。整部作品置身於現實與非現實之間,讓人像是窺探著每人私密的家庭記憶,又因故事主角被虛擬化,將原本獵奇的不道德感消去,使一切顯得既旁觀又理所當然。

許哲瑜說明,他這系列的創作方式一開始是來自於蘋果日報的動新聞;動新聞以圖示重新還原案件現場,這個虛構的情節對讀者而言,在有時候甚至已經比實際的案件還要真實。而一個生命記憶的強度,並不是在過去事情怎麼發生,而是人們怎麼感知這些事情。

究竟什麼是真實?真實的事件能夠被重現嗎?許哲瑜的錄像作品裡,似乎總是在思考這些事情。《麥克風試音:致信黃國峻》由黃國峻的〈報平安〉做引,與黃國峻傾訴了這些家庭記憶,而這些家庭記憶又因這件作品,再與過往人們對黃國峻的哀悼揉合在一起,成為另一個新的記憶。

每個人對於生命記憶、對事物的感受,許多時候只是從媒體與資訊裡拼湊而成,並非完全有過那樣的生命經驗。藉由互相傾訴、共享,人們在記憶裡不斷衍生發展起情節類似,但面孔不盡相同的共同記憶。

至於黃國峻的自殺,它是個新聞事件?是黃家的家族記憶?還是眾人的記憶?它早已被揉在一起,成為一段模模糊糊、朦朦朧朧的回憶了。

許哲瑜【麥克風試音─許哲瑜個展】得獎理由

許哲瑜動畫錄像風格強烈特異,此次展現對敘事的多重操作,企圖呈現死亡的殘酷與荒謬,展覽具有凝聚而敏銳的空間展演意識,將身體感官置入一個岌岌可危的臨界狀態,更對「死亡的再現」提出深具當代性的思辯。

藝術家在影像中插入手繪人物形像,將真實的角色代換為扁平化的卡漫人物,讓我們獲知青年作家自殺事件的同時,帶入自身形象,曝陳他以及至親好友的私密,以多文本、多人稱交叉互現,將核心議題從單一個人覆蓋至複數對象,成為一個以個人私密性拆解新聞事件公共性的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