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關渡美術館:【失調的和諧】

「失調的和諧」是一種經驗的思考與創造,因為一方面該計畫是由德國歌德學院發起,這是一個藝術生產與知識生產的協作計畫,建構新的文化平台是啟動這計畫非常核心的想法。另一方面該計畫試驗的是四個不同區域的機構、策展人、藝術家如何合作、討論並深化我們今天在亞洲面對的各種現象和問題。並在移轉展覽地點的同時,讓展覽參與者面對不同地方之間,在不同歷史與社會狀態下的不同視角與問題,以及我們所共享的又是甚麼。也因此,我們藉由藝術實踐與展覽生產重新面對「亞洲」問題,無論從政治、經濟和語言上來看,亞洲所發生的全球能動性與人類社會的新問題,都是屬於世界而非特定區域的問題。而藝術家在轉譯和回應他們各自的生活想像、歷史省思與社會處境時,所具有更新藝術想像與藝術溝通的能量,對我們而言,是面對今天多元文化與全球危機時的重要參照,更是能量與可能性的想像空間。

後殖民理論在過往三十年間的發展,確實面對了許多「被殖民」與「被支配」的經驗,並經由比較文學、政經分析、文化研究、歷史和社會學研究等不同進路,而分別以第三空間、混雜性、庶民研究、另類現代性等觀念,形構出這些經驗樣貌與各種分屬不同層次的差異性;但明顯地,無論是參照的文本、案例或是圖像,都在各種細緻的詮釋中導向將支配景象、災難景觀和對抗現場都自然化為「世界影像」的結果,所有個人的狀態和努力大都被消融在這再現我們世界的影像型錄中,從學術研討會到二十一世紀前十年的國際展覽皆然。

明顯地,我們必須離開對於「世界影像」的耽溺,不能僅止於田調、記錄和裝置展示。藝術家展呈的絕非止於文字、圖像或影像,而更為核心的應該是「方法」或說「創作方法」的發展與呈現。陳光興所提出的「以亞洲作為方法」,關切一種去除認同想像(無論是對歐美還是中國)的經驗觀察和新方法的探求,強調從共同脈絡下的不同經驗間尋找新的問題意識與方法。相對於此,陳界仁的「感.覺田調」則對「亞洲」的指認保持警覺,因為對他而言,國際結構的歷史現實可能比鄰接區域的對照來得更為親密。「亞洲」是一種從民族國家間的競爭與殖民關係、從世界分工的體系與網路中、佔奪式積累的全球資本化中、一直到今天文化資本全球競爭中生成的新問題。因此,他更關注這國際結構如何產生歷史性的作用,而「剝削」與「學習」正是在二戰之後,新的國際結構在支配連結區域時所施加的雙重鏈結。無論是陳光興或陳界仁,都不約而同的關注在經驗如何產生發展方法論的能動性,也就是說「亞洲」正是今天面對世界的主要命題,也是我們開展創造性批判的濫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