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藝言堂叩應區:2009/9/8- 9/21 主持人 - 杜溪

藝言堂叩應區:2009/9/8- 9/21 主持人 - 杜溪

【池中訪談】杜 溪:縮影人生又一齣

問:您在四歲時便跟隨母親到北京,這是您接觸創作的起點嗎?

答:我的家人都是學畫畫的,四歲時舅舅在北京的解放軍藝術學院教書,那時母親也去北京進修學習,就帶著我過去。小時候我常常在舅舅的學生教室裡玩,裡面會有學生畫了一半的調色盤,我就會拿起來畫,把從電視裡看到印象深刻的場景、物件畫下來,這應該算是最開始的時候。

正式學畫是初中時,因為家裡很多從事創作的人,父母喜歡創作,外公是書法家,舅舅是油畫家,從小自己也喜歡畫畫,所以初中開始就決定自己要走繪畫這條路,家人也都樂見其成。


問:除了家庭環境風氣的啟發,您在創作的道路上,是否也有影響的關鍵人物或事件?

答:大部分創作的人都是從基本功開始練習,我那時就跟了唐志岡老師學習,因為他大學時代剛好是我舅舅的學生,所以剛剛提到的,小時候就是在他們的教室裡玩耍 (笑),從小就認識,因此初二決定要從事繪畫時,就決定向唐老師學習。後來我又到北京學習了一段時間,上大學時我選的是油畫組,因為覺得油畫的表現力最豐富,那時要選擇工作室時,我也選了唐志岡老師的工作室上課。

其實唐老師上課特別嚴厲,記得新生剛開始進工作室學習時,大家站一排聽唐老師講解規定,因為唐老師認識我,就對著大家說:「今天來的都是新面孔,我認識的只有杜溪,但是杜溪你記好了,如果這幾年你都還畫不好的話,到畢業時我都不知道你是誰」一開始就講明了,大家一視同仁(笑)。


問:在嚴格的訓練下,您的畫風也很細膩。

答:對,因為學校的訓練也是挺嚴格的,還有我自己也很迷戀一種技術性比較高的繪畫風格(笑)。


問:可以談談出生在雲南、求學於北京下,雲南對您創作環境的啟發以及為何獨鍾歷史故事的描繪嗎?

答:先回答您第一個問題,北京因為是中國當代藝術發生的地方,很多情況得到的都是第一手消息;在雲南的話,很多事情是聽別人說的,都是從北京帶回、口傳於耳的形式,所以容易有很多幻想。在北京時,很容易因為誰畫得好,大家互相學習,也可以在工作室介紹自己的畫,還要一邊招呼客人;但是在雲南,大部分的人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創作,比較自由,也不太受干擾,比較安靜和專心,所以現在有些知名藝術家,把北京的工作室當宣傳時期用,然後雲南的工作室就用來專心創作,不受打擾。

上大學時,我特別迷戀傳統油畫的技術,所以沒有太多創意的發揮,只想著要如何畫好;2004年全國美展時,我畫了一條從小熟悉、感情特別深厚的街,那條街非常複雜,有著磚頭牆、碎裂的玻璃等等,剛好適合當時沉迷繪畫技巧表現的我,所以我畫了一張特別寬、特別細的景,特別認真地去畫所有的彎道、牆上的磚、斷裂的電線、漏水的印子等等,那年我很幸運地入選了。

後來又有個機會是美國亞洲當代藝術展,是中國和印度新興藝術家在洛杉磯的聯展,那時選到我的作品,所以就到美國參加展覽。由於當時住在親人家,天天都在室內畫畫,但是在美國很難找到特別有感情的事物,例如窗戶的線條太好、太整齊,無法產生懷舊的情感,我如果畫出來了,總覺得跟自己沒有太大的情感連結,不太真實。唐人街的話,比較像是香港、台灣的感覺,跟我從小生長到大的土地還是不一樣,美國太好了….(笑),可是跟我從小生長的背景比較沒有關係。
所以在美國半年期間,除了提高繪畫技術,我比較難有發揮的對象物,想一想之後還是希望回到自己的土地。


問:這當中是否也有一些文化衝擊元素帶來的感受?

答:我覺得…生活環境挺好的,空氣也很棒,沒有太多的污染,人與環境的關係是很健康的,唯一的就是覺得,跟自己成長的環境沒有太多關係。所以回來之後,也有很多人問我,在美國不是很好嗎?為什麼會選擇回來呢?但是這當中的感受太多了,所以我通常用最簡單易懂的一句話來形容:「美國是好山好水好無聊;中國是真髒真亂真好玩」!因為中國有很多豐富的東西,就像一個畫面當中,如果都是乾乾淨淨的牆,找不到太多刻畫的東西,反而當地上有個飲料瓶時,就可以增加畫面的生動性。

回到中國以後,有段時間我都在畫70、80年代的老房子,那些都是小時候生長的環境,所以特別熟悉。慢慢地,我想到更早的老房子,於是開始畫明代、清代古典風格的房子、廟宇或祠堂,我開始喜歡那種斑駁的感覺,特別於迷戀其中,也開始跑一些古玩市場蒐集老舊的東西,因為有著歲月的質感在裡頭。有時候太完美的可能還不喜歡(笑),有點殘缺的才有它的故事情感。這個系列大概畫了半年,也想到在已經有很多前人發揮同樣題材之下,如何更突顯自己生長於80年帶的背景風格?所以儘管沉迷於技術、畫得再好,還是想要發展出自己新穎的東西,要做一番改變。

小時候我特別喜歡一些歷史故事,也喜歡聽老人家講典故,通常和外公一邊下象棋,就一邊開始聊這些,而且同一個故事,不同出處還會有不同說法,所以很喜歡研究這些。在特別感興趣的情況下,我從小的歷史成績也很好,高考的時候,除了申論題無法得滿分而被扣了兩分以外,其他都拿到了滿分。那時候差點要考進歷史系 (笑),但還是放不下對繪畫的喜愛,在幾經考慮之下,仍舊選擇畫畫這條路。我想,後來特別喜歡選擇老舊、殘破的對象物來繪畫,應該也是跟這個有關係。

也是在開始畫老房子系列的時候,觀察到在老屋子的瓦片下,會有一段段的小故事,例如房沿下、窗櫺上會有一些木雕,刻畫著以前的小故事,我一看這些圖象,就馬上可以知道是哪一個故事,所以對我特別有感染力。也因為這樣,讓我轉念想到,如果不畫老房子,來畫這些窗櫺上小故事如何?這就樣,開始了我現在的創作系列,也是我最感興趣的部分。


問:原來如此。那麼,將傳統故事的元素移到畫布上創作時,人物的表情描寫特別以可愛逗趣的形象呈現,也是您心中上演的Fantasy嗎?

答:小時候因為喜歡跟外公聊天,自己也會看一些小畫書,但是慢慢地,日本漫畫就進來了,我自己也特別喜歡看,小學到初中都是看日本漫畫,自己也覺得那樣的畫風很不錯。那時候,傳統的小畫書也漸漸沒有了,所以日本漫畫對我們這一代來說,是挺深的烙印,包括影響到現在我們的穿扮行為,上學的時候我也喜歡自己畫漫畫、也投過稿,所以漫畫算是80年代的一個代表。

之所以選擇用這樣的表情呈現,是因為描述傳統故事也還是前人做過的事情,但尚未有人將它與漫畫元素結合在一起,在我的觀察,這兩方都有個共同特點:傳統窗櫺圖像上,這些人的表情、動作都挺誇張,做什麼事情都一目了然,人物性格非常鮮明;漫畫也是如此,所以我將它們融合在一起。這樣一來,觀者很快可以從畫面中判斷這是來自中國的畫家,辨識度會比較清楚,這也是東方藝術家可以掌握自己文化的優勢;再來就是,在何種年代成長的藝術家,什麼事件是影響他最深刻的部分?例如張曉剛與唐志岡老師,他們生長於文革時期,所以由他們傳達才能有最深切的感受。而我們這代是從小看著漫畫長大的,所以透過這兩種語言的解讀,觀者看到我的作品,很快就可以知道,這是一位中國年輕藝術家的創作。


問:畫面上的戲劇元素、人物動作,在創作以前就已有安排?

答:對,我會畫很多不同的構圖與草圖,然後先想:哪個故事對我影響比較深刻?有時可能畫十個草圖,然後從當中選出一個自己最滿意的來完成。我的技法表現也許是新穎的,但是傳達的精神仍舊可以喚起觀者熟悉的價值觀點。


問:為何特別以古代桌子來當作人物上演的地方?作品當中有什麼是您個人理想的內心反射?

答:因為之前喜歡逛逛老舊的傢俱,這種桌子就像是小舞台一樣,人物放在上面,就有種縮影人生的感覺。現實生活中會有很多壓力,常常帶給你無止盡的思慮,但是偶爾在某個瞬間,讓自己脫離這樣的心煩,進入這樣的一個世界,想著彼此角色人物的關係,是毫無壓力的;對我來說,沉浸在傳統故事中,就是一種心境上的自由,所以我也希望觀者看到我的作品時,能夠看著這齣戲,忘卻現實上的煩憂。


問:對於作品特別受到台灣藏家的喜愛、引起共鳴,您有什麼想法?

答:特別要感謝台灣藏家對我的支持,昨天我在看台北夜景時,覺得對台北的感情越來越深了,像是第二個故鄉一樣(笑)。昆明是我第一個故鄉,北京我去了很多次,但都還沒能有這樣的感受,所以台北對我來說,感情非常特別。


問:現在的生活大部分都在雲南創作,偶爾出走到北京?

答:對,大部分都在雲南,到北京的話通常是看展覽,在那裏可以看到歐洲、亞洲、東南亞不同文化的作品,對我幫助很大。


問:未來是否有嶄新的創作計畫或嘗試與藝術愛好者分享?

答:之前07年畫的是比較平面、壁畫式的作品,但如果跟工筆畫來比較,總覺得油畫達不到前者那種細緻的效果,因為它的特性是在於塑造形體、光影間的質感變化。所以後來我改變了繪畫形式,畫成立體的感覺,人物有明暗的光影感,畫面也比較簡潔。慢慢地,我又陸續加入更多的元素,形成了我09年的最新系列,比較豐富的畫面。

以前的作品陳述了三國演義的情節,其實還有很多故事我都倒背如流,可以的話都希望能一一呈現。有些藝術家創作時可能會考慮量的控制,例如某些系列要畫多少,接下來三年要規畫變成什麼樣子。但是對我來說,可能會成為一種侷限,所以我會畫很多系列,是滿的、通的,不會是幾年要變成什麼、下個幾年又要變成什麼,而是彼此系列有共通的部分在。之前畫了很多雲彩背景的作品,現在畫起來也覺得很熟練,未來會再挑戰一些其他代表中國的元素,花瓣、水紋、海浪的部分,跟水有關係的,例如八仙過海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