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索卡當代藝術中心: 空色ノ華 - 山本麻友香開幕花絮

索卡當代藝社中心: 空色ノ華 - 山本麻友香開幕花絮

【池中訪談】山本麻友香:面無表情的朦朧童話

問:您自武藏野美術大學碩士畢業後,以日本政府派駐海外藝術家的身分前往英國研修。請問這個異國體驗對您創作上有什麼重要的影響?

答:我跟我的丈夫到英國去,但當時我完全不會說英文,我的丈夫就充當我的翻譯,那一年我幾乎完全沒有創作,就在當地到處看展覽。這對我的衝擊很大,當時看到了兩種作品:一種是真的很喜歡;另外一種就是很有衝擊性、很有話題的那類型作品,像是大便或是很色情的東西。回國之後,我發現我記不得當時感覺很喜歡的那些作品,印象已經很模糊了。反而是那些在當時很前衛的作品令我印象深刻,這不代表我覺得這個作品是好的,而是它們讓我有個靈感:「我想嘗試一些不要讓人覺得有被療癒的作品,想畫一些不協調的、讓人值得玩味的東西。」這就是我英國行得到的靈感並在回國後所做的嘗試。


問:當代文明社會中的種種壓力與複雜情境,刺激著我們每分每秒須以不同的型態展示於世人面前,您畫面中不斷變換造型的小男孩有著動物的特徵、身軀,是否要提醒觀者仍需保有(或不要忘記)那最原初、最真實的純真心靈?

答:其實我畫面中的男孩都不是同一個人,在我的心中有一個理想的型,難免會有點相像。但是他們在我心理其實是完全不同的人,我不會去告訴你裡面有正確答案,所以你如果要問這個問題是沒有的;那男孩之所以沒有表情是因為我不想引導觀眾思考,想讓觀者有一點想像的空間。


問:懷孕是女性藝術家所擁有比男性更為深刻的生命經驗,女性藝術家往往在懷孕時會有令人驚艷的爆發性藝術創作。身為母親的身分,對您的創作思考上有著怎麼樣的衝擊?

答:我在懷孕的時候,覺得好像是賀爾蒙失調,身體很不舒服;還有小孩剛出生的時候,她不能沒有你在身邊,你會無法做其他的思考而需全心貫注於小孩身上,腦子裡只有她。約有兩年的時間我覺得我可能以後都無法再畫畫。後來身體逐漸康復、沒有了那種壓力跟恐慌,可以用更理性的感覺去面對畫面。

剛開始在帶小孩的時候,我是把小孩背在身上這樣作畫,但是因為背著小孩讓我無法認真創作,行動也很不便,所以開始時只能把畫釘在牆壁上畫小張的畫。等到小孩慢慢長大了,才開始把之前的小畫格放到大畫布上,但是我發現我已經習慣了畫小畫的這種作業流程,所以到現在還是先畫小畫再轉謄到大畫布上,因此才會有人好奇的問我為什麼同樣構圖的作品會有小張跟大張的原因在此。


問:您作品中的小男孩,平面的色彩與看似真實背景,似乎是活在一個不同的時空中,其畫面中的模糊感與這種現實v.s.童話並存的超現實感受,您最想傳達給觀者的是什麼樣的訊息?

答:大家都會認為有背景的畫都是有故事性的,但其實是沒有的。我並沒有特別構思什麼樣的主題,這些都是自然而然從腦海中浮現出來而躍於筆上的謬思。我會想要表現出無故事性、不安、朦朧的畫面感受,不會用明顯的方式傳遞我所想、所要表達的思想在畫面上;而一開始我並沒有以治癒人心為目標來作畫,而是觀眾看到我的畫之後產生了這種感覺,我希望觀眾在看我作品的時候不是看了一眼就離開,而是會回來一看再看,並且能在朦朧的畫面中發現不一樣的小驚喜。


問:有些動物似乎是您特別偏好的,像兔子、乳牛、鹿等等,有沒有特別的原因?

答:像我在畫牛的時候,我會把牛的圖像畫的像是蓋章一樣,把圖案蓋在小朋友的身上、臉上,我處理的比較模糊,有的人就會覺得這很像瘀青,也有的人會認為這就是牛,大家會一直試圖去探究、解釋它,但我不會因為想表現動物的特定形象而刻意去營造與設定,只是想表達一種溫厚的感覺。我有一張作品是小男孩帶著一個很大的兔耳朵,我其實並沒有特別要去畫兔子這個動物,比方說我在構圖的時候,先畫出一對耳朵,接著出現小男孩的臉…等等,最後就畫出了這幅畫,這是我第一次用文字去敘述我創作的脈絡,但在當時我並沒有特意去描繪「兔子」的形象。


問:新作裡頭小男孩身上開始出現花的圖紋 對於將結合動物的興趣轉移到植物上面 在這轉變中有沒有特別的設定?

答:一般大眾對我作品印象最深的就是小孩和動物 但其實早期我的作品是沒有這些的 而我這次新系列想要作一些不同的嘗試 所以開始在小孩身上畫動物紋但又覺得這樣看起來很像黑道 我不要呈現這樣的感覺 我不想要觀眾一眼望去覺得說小孩子為什麼身上會有刺青呢 怎麼會這樣呢?因為會出現負面的感覺所以我放棄了動物紋 而改用了花紋 用了花紋讓人感覺很可愛 會覺得不是它刺青而是貼紙


問:您已經在台灣參與多次聯展與藝術博覽會,請問您對台灣有一些獨特觀察或心得嗎?

答:台灣的東西很好吃,人情味很濃。前天與幾個友人去逛畫廊,我們只是進去走走看看,也不是收藏家的身分,但是畫廊小姐還是非常親切的跟我們介紹展品、招呼我們,最後還送我們坐電梯下樓!


問:最後,能否與我們分享未來創作計畫嗎?

答:我明年11月在日本有一個個展,之後我會用更長的時間去做作品,想要挑戰看看更大尺幅的作品,所以明年我想要把參加聯展和博覽會的次數減少,以增加面對自己作品的時間。


前往展出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