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池中訪談─ 劉玖通: 意.勁

東方語彙下的天開圖畫

東方語彙,一直是劉玖通20年的創作生涯以來,一貫的繪畫語言。從半具象的《上海外灘­》,到今年的《代山川言》在畫作的力度與構圖、色彩之間的掌握,我們可說是看到了藝術­家在持續創作,與挑戰自我下,一段難能可貴的成長歷程。

雖然被各界視為一顆極為耀眼的抽象明星,但在創作的領域中,劉玖通是十分安靜的。正如­同他溫和細膩、開口前必先思索一番的個性,在與藝術的對話世界中,他隔絕外界的一切紛­擾,僅以手中的畫筆,展現他所想要的畫面。

劉玖通抽象的珍貴,在於他以詩與山水入畫的值得玩味,在《代山川言》,這幅作品面前,­我們即能感受到宋朝大詩人黃庭堅筆下「人得交游是風月,天開圖畫即江山。」那種山川秀­麗壯闊的景色。非但如此,在山巒間的錯落安排上,也與飄浮在無垠天際的雲霧相互呼應,­造就了耐看的細膩構圖,藝術家的用心,可見一斑。
在另幅由紅色所架構而成的題材《夕陽山外山》中,劉玖通的色彩搭配、使用的嫻熟,更讓­觀者為之驚豔。若說天開圖畫,是以殷紅渲染整遍天空,那《夕陽山外山》一作在金色搭配­下的紅,就像燒紅的天際一般,突顯另種野性之美。像是他於《俠氣崢嶸》、《福地洞天》­作品中平塗、流淌寧靜的綠意般,劉玖通畫筆下色彩時而柔美時而狂放,靜如處子,動如脫­兔,卻始終恰如其分的坐落於畫面之中,其駕馭色彩的功力,令人不禁深深佩服。

「抽象之難,在於僅能意會,而難以言傳」綜觀劉玖通的創作畫面,最多使用不超過3種顏­色,即能表達詩意,與他所想要呈現的抽象山水。不但個人創作風格強烈,由藝術家打造的­江南水鄉、吳山風雲的幽然意境與優雅色彩景致更是巧奪天工。而劉玖通筆下的抽象風景雖­不曾出現於現世的任何一個畫面,但卻是那麼樣的令人神往,未來,此富含東方意境的文人­山水,又將透過抽象的技法如何表達,伴隨藝術家的成長走向何種境界,都像一部仍未完結­的長篇小說般,值得人們反覆琢磨,玩味再三。

【池中訪談】劉玖通:意.勁

問:採訪/陳威廷|撰稿/克緹藝術節|攝影/陳威廷|剪輯/陳威廷

答:


問:東方語彙下的天開圖畫

答:東方語彙,一直是劉玖通20年的創作生涯以來,一貫的繪畫語言。從半具象的《上海外灘》,到今年的《代山川言》在畫作的力度與構圖、色彩之間的掌握,我們可說是看到了藝術家在持續創作,與挑戰自我下,一段難能可貴的成長歷程。

雖然被各界視為一顆極為耀眼的抽象明星,但在創作的領域中,劉玖通是十分安靜的。正如同他溫和細膩、開口前必先思索一番的個性,在與藝術的對話世界中,他隔絕外界的一切紛擾,僅以手中的畫筆,展現他所想要的畫面。

劉玖通抽象的珍貴,在於他以詩與山水入畫的值得玩味,在《代山川言》,這幅作品面前,我們即能感受到宋朝大詩人黃庭堅筆下「人得交游是風月,天開圖畫即江山。」那種山川秀麗壯闊的景色。非但如此,在山巒間的錯落安排上,也與飄浮在無垠天際的雲霧相互呼應,造就了耐看的細膩構圖,藝術家的用心,可見一斑。
在另幅由紅色所架構而成的題材《夕陽山外山》中,劉玖通的色彩搭配、使用的嫻熟,更讓觀者為之驚豔。若說天開圖畫,是以殷紅渲染整遍天空,那《夕陽山外山》一作在金色搭配下的紅,就像燒紅的天際一般,突顯另種野性之美。像是他於《俠氣崢嶸》、《福地洞天》作品中平塗、流淌寧靜的綠意般,劉玖通畫筆下色彩時而柔美時而狂放,靜如處子,動如脫兔,卻始終恰如其分的坐落於畫面之中,其駕馭色彩的功力,令人不禁深深佩服。

「抽象之難,在於僅能意會,而難以言傳」綜觀劉玖通的創作畫面,最多使用不超過3種顏色,即能表達詩意,與他所想要呈現的抽象山水。不但個人創作風格強烈,由藝術家打造的江南水鄉、吳山風雲的幽然意境與優雅色彩景致更是巧奪天工。而劉玖通筆下的抽象風景雖不曾出現於現世的任何一個畫面,但卻是那麼樣的令人神往,未來,此富含東方意境的文人山水,又將透過抽象的技法如何表達,伴隨藝術家的成長走向何種境界,都像一部仍未完結的長篇小說般,值得人們反覆琢磨,玩味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