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池中訪談─ 龐均:揮灑灰色音階 譜出東方色彩

「我總是覺得我更好的畫是在明天。」龐均總在創作過程裡頭盡情發展新的想法,完成了作品,它就結束了,讓每幅作品都是個新的開始,每一幅畫都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創作。

【池中訪談】龐均:揮灑灰色音階 譜出東方色彩

問:採訪/謝婷婷|撰稿/謝婷婷、林奕君|編輯/王士源|攝影/戴璽軒|剪輯/謝婷婷

答:


問:漂泊的成長歷程 早發的卓越才情

答:龐均家學淵源,父親為早期中國第一代留法藝術家,母親留日藝術家。1936年出生在上海,成長於政經社會動盪流離的中國。隨著父親工作的遷徙,待過上海、北京、四川、廣州,因此他笑稱自己是個四處為家的流浪漢,自然學習成長的經歷不同於同年齡的孩子。

1947年隨著父親友人馬思聰的工作引介到了廣州,當時龐均11歲。父親服務的廣州藝專位於古老的光孝寺裡,有一棵兩千年的菩提樹,還有一個活佛。不識廣東話的他被母親安排在家自學,課餘在寺裡跑來跑去,偶爾向馬思聰學點提琴,其餘時間就是開始寫生。龐均的油畫創作,便在這裡啟蒙了,日後更與姐姐舉行了一個姊弟畫展,報紙大幅報導,稱姊弟倆為繪畫神童。1948年龐均學校鬧學潮,便隨著父親到杭州去寫生,回到上海開了個油畫畫展。

也因為從小隨著父母奔波,學習時間時常中斷,於是他便與母親商量報考杭州國立藝專。雖然當時的龐均只有13歲,但因為在繪畫上表現優異,學校破例讓他參加考試,後來順利考取,成為全國年紀最小的大學生。兩年後龐均隨著父親到北京,便改至中央美術學院繼續就讀,於1954年大學畢業。畢業後,龐均本打算留在學校教書,但因不習慣與年齡差距太小的學生互動,便申請到畫院,專心於創作。

當時大陸正經歷文化大革命,在畫院裡,都要按照政府喜好來創作,題材皆須符合工、農、兵、服務等社會服務的主題。龐均自小受父母,喜歡印象派、野獸派等畫風,那時他雖然按照學院派的傳統寫實,規矩地畫些為社會服務性的題材,但心裡頭難免還是有一點遺憾。

就這樣,龐均在北京工作,一做26年。在因緣際會裡,43歲的龐均申請探親,離開了大陸,在香港創作,並開了兩次展覽會。但他隨後發現,香港的環境雖然很自由,卻過度金融化,沒辦法純粹做藝術創作,並不太適合藝術家生活,所以決定到其他國家發展。他一開始曾考慮到歐洲,但仍舊決定到有中國文化背景的地區,於是來到台灣藝術大學教書,直至70歲退休。


問:持續不斷的寫生 牢記自己走過的路


答:「一個藝術家他如果沒有長期的寫生生涯的話,他成不了藝術家。」

寫生對於龐均的創作歷程影響甚深。除了小時候與父親到處寫生之外,後來到了畫院工作,龐均每年都需要做一個創作計畫,所以到處去蒐集寫生,不管到農村、到工廠,只要符合題材,都可以當主題。也因為可以自由選擇想寫生的主題,他把這個計劃看作自己的創作,在有限的環境下還能有所發揮的天地。

儘管寫生是一件對藝術家來說很辛苦的事情,畫箱加上畫布,手裡要背要提的東西大概就有三、四十斤,但已經七十七歲的他卻從來沒有放棄過寫生,時至今日仍會帶著徒弟爬山去寫生。

龐均創作中主要描寫的對象有三個,一是風景,二是靜物,三是人物。或許從小受媽媽的影響,非常喜愛中國詩詞,因此風景系列的作品中總帶有濃厚的中國文人思想,展現出中國水墨的風景寄情;創作時也特別注重跟中國詩意的感情結合,所用的顏色也是有如水墨一般的灰調子。

離開大陸前,不曾指導過他的父親對他說:「你的灰調子畫得非常好,世界上沒有幾個畫家可以畫好灰調子。」這樣的一個提點,變成了他日後堅持的方向。

在面對靜物創作時他習慣一氣呵成的畫完,不論是描寫具象的東西,或是帶有近看抽象感的物品,他都希望能超越物品本身形象的還原,勾勒出物件以外的情緒與藝術語言。而人物的創作最難的在於不要討好,它不是件拿來表演的事,保有自我的感受跟想法不能忘。


問:盡情潑灑 畫面中的悠揚音律


答: 不同於其他同年齡的孩子們,龐均從小的玩具是畫紙和畫筆,從兩歲半就開始畫畫,到現在還留著那時的作品。除了畫畫外,另一個對龐均影響最大的就是音樂,從小就喜歡並學習音樂的他,經典的古典樂成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調劑品。

「在音樂的世界裡可以讓人從旋律直接產生共鳴,繪畫比較被動。」龐均解釋道,看一幅畫或許需要畫名讓你才能理解畫中真諦,但一首名曲卻可以只靠旋律在不知曲名的狀況下就讓你潸然落淚。

同理於莫札特音樂裡的童真感,在多數龐均的作品裡不難發現,色塊的堆疊、線條的走勢、空間的映襯製造出和諧的律動感。對他來說藝術該是放浪形骸之外,很自由的狀態去揮灑,隨著音樂的節奏輕重緩急、牽動著情緒、付諸於紙筆,又能展現出來另一種與眾不同的結果。

龐均不喜歡被規定創作走向,崇尚隨心所致的抒發,因此沒有所謂的創作瓶頸。他認為藝術家的成就不在於畫賣的好不好,而在於畫有沒有文化價值。所以他堅持著不隨波逐流,自然的創作,才有可能在理想與現實中取得平衡點。

「我總是覺得我更好的畫是在明天。」龐均總在創作過程裡頭盡情發展新的想法,完成了作品,它就結束了,讓每幅作品都是個新的開始,每一幅畫都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創作。


問:技術不是重點 正確的概念才是

答: 「我的第一堂課不是教他們怎麼畫畫,是教他們怎麼做學生。」

任教職多年的龐均在兩岸三地影響了無數莘莘學子,因為環境的不同所以各地也培育出不同的藝術家。

不同於一般老師,他認為繪畫是經驗傳授,沒有辦法用口頭教學的,身教比言教還重要。所以他在課堂上都提筆與學生一起動手畫畫,教他們學會如何觀察、從過程中去學習。

龐均總是對學生說,千萬不要為了分數去畫畫、不要去爭取那個一百分,因為美的定義從來都不是分數。學習老師們好的地方,課堂上的東西不用照單全收,在課外的時間多學習新東西,都會變成未來藝術創作上的能量。

「哪裡都能創作,何物都可以是畫中主角。」龐均常跟學生們說,不論風景、人物、靜物都只是介體,重點在於是用色彩肌理抽象的形體表現出甚麼樣的情緒。

在台灣教育了幾千個學生,但教育體制的關係,真正能夠成為藝術家的也許只有個位數而已。縱然如此他仍舊希望把美學的理念傳下去,來提升學生的美感,不論以後從事何種行業,對未來一定會有幫助的,普及落實社會美學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