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池中訪談─ 嚴雋泰-迴盪在記憶的風景

嚴雋泰的先翁嚴家淦先生雖貴為總統,替政治界貢獻一己之力,但對攝影的熱愛、收藏字畫的興趣不知不覺中影響嚴雋泰對藝術的愛好。雖然成長於政治世家,但父親對子女的教育卻極為嚴謹,不刻意安排他們的人生道路,也培養子女不以權勢為重的處世之道,這樣的教育方式,使他的個性具溫和又內斂。

家風興藝文風氣的嚴氏家族,與藝術界大師素有相交來往。從小觀賞黃君璧、張大千、趙無極、朱德群等諸位大師作畫的過程,對繪畫的熟悉度不言而喻。原本只是以欣賞的角度觀看畫作,如今卻也成為一位創作者,這樣的轉變或許是始料未及的。

畫畫對他而言,是一種情緒的抒發、是回溯記憶的展現。作品《風光冉冉》,即是他回想在美國東北角所看到的秋天景色,並以李商隱的詩為名。人生數十年,其看過的風景、閱讀的書籍何其多,人生閱歷累積藝術家源源不絕的繪畫能量。不僅是單純的描繪、潑灑,藝術家更企圖將中國意象與西方媒材兼容並蓄,成為東西方繪畫的橋樑。

【池中訪談】嚴雋泰:迴盪在記憶的風景

問:採訪、撰稿/邱思瑋|攝影/謝婷婷|剪輯/謝婷婷

答:


問:「無心插柳」開啟創作旅程

答:嚴雋泰的先翁嚴家淦先生雖貴為總統,替政治界貢獻一己之力,但對攝影的熱愛、收藏字畫的興趣不知不覺中影響嚴雋泰對藝術的愛好。雖然成長於政治世家,但父親對子女的教育卻極為嚴謹,不刻意安排他們的人生道路,也培養子女不以權勢為重的處世之道,這樣的教育方式,使他的個性具溫和又內斂。

家風興藝文風氣的嚴氏家族,與藝術界大師素有相交來往。從小觀賞黃君璧、張大千、趙無極、朱德群等諸位大師作畫的過程,對繪畫的熟悉度不言而喻。原本只是以欣賞的角度觀看畫作,如今卻也成為一位創作者,這樣的轉變或許是始料未及的。

年近60才開始執起畫筆的嚴雋泰,一開始只是單純地為夫人嚴許婉瑱的畫作打底,在打底的過程中,也陪伴老伴作畫、陪伴的同時也看著妻子用畫筆將花朵漸漸浮現於畫布之上,對他來說,這像是一場魔術表演。長時間的觀看與陪伴,讓他興起畫畫的念頭,1994年的夏天,他畫了第一幅油畫風景「觀渡」。從構圖、色彩皆看得出作品帶有濃厚的素人特質,將記憶中的關渡橋放置青山白雲,作為藝術歷程的第一張畫作,其表現令人驚艷。

「藝術是模仿具體事物,而具體事物則是其理型的影本。」─柏拉圖

大多數習畫者皆從模仿周遭事物開始,但觀察嚴雋泰的創作歷程,可以發現他是將記憶中的事物體現在畫布上,曾經觀看的風景、旅遊的記憶經由轉化,最終提煉出記憶中的風景。而偶然將顏料打翻在畫布的他,發現抽象或許是能呈現「記憶風景」的最佳形式。


問:「潑灑」出獨特的藝術語彙

答:潑墨,是中國畫的一種用墨技法,最先見於唐代中期,潑灑在絹素上的水墨痕跡,不成物像,卻易啟發畫家豐富的想像力。

意外發現抽象形式能適當表達自己思想的嚴雋泰,開始回憶過去觀賞張大千、趙無極等大師作畫的過程。張大千以西洋畫的方式,創造了潑彩山水;朱德群有別歐洲傳統抽象,加入東方元素成就具詩意和充滿想像空間的抽象畫。這些記憶讓他下意識地用「潑墨」表現在作品上。

年過中旬才開始創作的藝術家,已受藝術薰陶數十年載,受到畫家妻子的影響,閒暇之餘,四處看畫、賞畫,儘管沒有收藏的習慣,卻也培養出一套屬於自己的藝術品味。

儘管有一位專業畫家陪在身邊,但他仍自學自畫,大量翻閱畫冊、書籍不求助他人。曾幾何時理工科出身的他,書櫃現已擺滿許多藝術相關的畫冊,辦公桌前放置他所收藏的玉石。平時在畫室─留波小築,一待即是一個下午,作畫時,夫人在一旁看書;遇到困難時便起身至辦公桌把玩收藏的玉石,翻閱書籍。原是婦唱夫隨,今倒成了夫唱婦隨,悠然地在屋宇畫室空間裡,將富滿創作的能量一一繪出。


問:傾聽心靈之音

答:觀察嚴先生陳列在留波小築的畫作,大致可分為兩類,色彩艷麗具濃烈氛圍以及富含東方禪味的黑白系列。

據藝術家描述,這兩種迥異的風格顯示出在創作時的情緒及意念。自小接受嚴謹、制式教育的他,看起來溫和平靜,實難與色彩艷麗、奔放潑灑的畫作聯想在一起。

畫畫對他而言,是一種情緒的抒發、是回溯記憶的展現。作品《風光冉冉》,即是他回想在美國東北角所看到的秋天景色,並以李商隱的詩為名。人生數十年,其看過的風景、閱讀的書籍何其多,人生閱歷累積藝術家源源不絕的繪畫能量。不僅是單純的描繪、潑灑,藝術家更企圖將中國意象與西方媒材兼容並蓄,成為東西方繪畫的橋樑。

2007年的黑白系列更是將此意念擴展壯大,中國文化博大精深,除了吸取西方文化特色外,應需發揚自身文化的精髓,避免本末倒置一面向西靠攏。2008年的《天漢縱橫》是藝術家少數動態感較強烈的畫作之一,雖然他的作品一向帶有流動元素的特色,但《天漢縱橫》卻是以衝破式、爆炸式的構圖奔向觀者,使觀者在視覺中感到衝擊性,也暗喻著創作者突破困境、破繭而出之意。

剖析嚴雋泰的作品,似乎與他收集的玉石互相呼應。接受採訪時,藝術家喜悅的分享目前收集的古董奇石、清玩。他說,石頭上有迷人的花紋與來歷,在了解之後都會令人為之著迷與驚嘆,這些紋路是經過大自然長時間的洗禮,自然形成的花紋。作品《蕩蕩空中景》,是藝術家表現初到敦煌石窟時受到的震撼與景色,他巧妙地將天空、沙漠、地下層合而為一,藉由筆觸的走向揭示沙流沿著地勢走向底層。畫面上的筆觸、線條就像是石頭的剖面圖,具規則的紋路且色彩絢麗。


問:用「心」擷取風景

答:1839年,攝影發明之時,畫家保羅(Paul Delaroche)曾言:「從今以後,繪畫已死。」

攝影術發明至今,已被社會廣泛接受,甚至藝術界運用攝影作輔助、作為媒材、甚至是作品已屢見不鮮。在攝影被人們接受而取代繪畫的記錄功能之時,我們可以體會到攝影的寫實能力,取代畫家辛苦賣力的繪畫的衝擊。

但繪畫並沒有死,它變得越來越抽象、益發常人難以理解,它超越了對於日常生活外在客觀的摹寫,而進入一個完全探討繪畫元素或是觀念的領域。

作為當代的藝術家,對攝影的應用幾乎難以避免。但嚴雋泰卻是個例外,從最一開始的《觀渡》到現在的抽象作品,皆是用意象的方式表達出他對風景的熱愛。即使旅遊也不隨身攜帶相機、只願用眼、用心、用記憶,將真實的風景轉化為內在風景,並在恰當之時轉譯在畫布之上。

平時除收藏古董、創作之外,閱讀也是藝術家生活的一部分,他分享除了看藝術相關書籍外,也喜愛看名人傳記,且受到家學影響,對國學古詩古詞也略有涉獵。可以從畫作的命名看出,他不僅閱讀詩詞,更是將詩詞中的意境加以揣摩、推敲,甚至體會於其中。尤以近年的黑白系列,帶有中國「禪」的意味,消除媒材的元素,乍看之下彷彿是水墨的作品。

對現在創作狀態感到滿足的他,唯一稍嫌不足是希望能將畫室與住宅合而為一,以便創作靈感突湧之時能立即揮灑。從初期濃厚素人特質的畫作,至今熟練的技巧、純熟的構圖,但唯一不變的是表達內在世界的意念,而夫人的賢淑互相鼓勵與扶持是支持他長期創作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