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池中訪談─ 李長俊:東西交融的前衛思想家

1943年出生的李長俊,父兄皆為藝術家,其父乃自號龍泉老人的李應彬,雖未接受過正統美術教育,但仍善於寺廟壁畫、沙龍美術、生活美術等藝術創作,創作既豐富而且類型眾多。自小接受藝術薰陶的李長俊,也因此開展了自身創作並影響日後著作以及研究的方向。

【池中訪談】李長俊:東西交融的前衛思想家

問:採訪/邱思瑋|撰稿/曾于珊、邱思瑋、陳潔|攝影、剪輯/李明峯

答:


問:「普安堂」保存再開發─傳承父親美學精神

答:1943年出生的李長俊,父兄皆為藝術家,其父乃自號龍泉老人的李應彬,雖未接受過正統美術教育,但仍善於寺廟壁畫、沙龍美術、生活美術等藝術創作,創作既豐富而且類型眾多。自小接受藝術薰陶的李長俊,也因此開展了自身創作並影響日後著作以及研究的方向。

「我是爸爸的書僮。」

從小受父親東方哲學思想、大學則接觸西方現代思潮的衝擊的李長俊,長年累積的知識,讓他年紀輕輕便在《菩提樹》雜誌發表文章,且在國外留學時發現前衛藝術受東方思想影響甚多。

自小培養的國學常識相當淵博,基礎深厚,所以在他的博士論文中解析達達派杜象的作品時,即可以用獨特的見解,揭開其間互通有無的前衛思想與中國古老哲學。也由於其父長期研究宗教,自小家中訂閱《菩提樹》雜誌,更影響他大學時期專注於研究佛教經典。

卸下教師的職責後,李長俊目前專注於整理父親傳承下來的「普安堂」相關文獻資料,「普安堂」是其父李應彬由一個純藝術家走向哲學思考,進而有了修練的體悟,轉而重視生活中發展出的藝術品。


問:以宗教哲學為創作的思想家

答:創作內涵涵蓋大量哲學思維的李長俊,剛開始畫的是中國水墨,直至進入大學後,吸收了西方的藝術資訊與思潮,便開始前衛藝術的創作。

「前衛藝術,指所有領域的先行者。」對李長俊而言,杜象的《噴泉》在當代社會仍是前衛的,因為這位前衛他不僅推動藝術的前進,並開啟了和藝術自我定義的新對話。

「一個國家文化要改變一定要接受大量外來文化,並轉化為自身養分。」

李長俊大量的閱讀西方哲學大家的著作,例如英國的羅素、德國尼采和存在主義……等。精通英、法、義、西、德 …等八國語文的李長俊,認為藝術最重要的是感性與知性的衝撞與消長,其中最能代表此理念的是尼采的代表作《悲劇的誕生》。

有感於台灣竟將此精典巨作翻譯出版甚感可惜,便一股作氣地將此書譯出,以提高台灣讀者的視界。

東西方思想互相影響的層面比我們一般所知還大、開始的更早,例如一般大眾皆知梵谷的畫作深受浮世繪影響,然而在梵谷更早以前的畫家早已受到浮世繪影響,這樣的觀看角度就是李長俊在藝術研究上的著力點。

將東西哲學習得的哲學思想內化於創作之中,並融會貫通,他自稱此為「打通經絡」,因為唯有東西方的哲學思想都能夠有所掌握,才可以觀察出作品其中的奧妙之處。


問:藝評的超然與初衷

答:李長俊進入藝術評論的契機,是替藝術家朋友寫個展序文,然而友人的畫風特異甚難述寫,原本是燙手山芋沒人寫得出,而他卻完成了,並在雄獅美術發行且廣受好評。

此後,李長俊開始每個月書寫評論,其評論風格偏好剛萌芽的新銳藝術家,而非當紅藝術家。由於他本身也有藝術創作的經驗,他善於分析形式內容,獲得許多藝術家的讚賞和肯定,其論述中亦有褒貶,十分受到歡迎。

但在藝術評論這一塊領域的壓力卻漸增,因為請託之人越來越多,他並不贊同失去評論的超然與深刻,也拒絕以藝術評論的方式變相對藝術品的推銷。
對他而言,藝術評論仍應回歸到純粹的美學欣賞層面,才是他認為最適切的評論角度。


問:李長俊:「藝術」=「藝樹」

答:「藝術像種一棵樹一樣,往下紮根,根紮得越深,樹就會越漂亮。」--杜象

李長俊認為藝術要在自身文化中發展紮根,而非一昧接受移植外來文化。此外,許慎《說文解字》一書中藝術的「藝」字即「種樹」之意,象徵一個人跪在地上手執一根小樹欲栽種的模樣,他提出的觀點與杜象對藝術的定義不謀而合。這也是李長俊經由杜象生前與他人往來的書信研究中的發現。原來達達派的主要人物杜象早已透知中國的古老哲理,並將其融入自身創作理念之中。

由此可以看出,李長俊研究探索藝術的方式與方向,是一般研究者常忽略的地方,他本著藝術如同種樹理念一樣的信念,堅持做足根本,並重視基礎。


問:藝術無國界、藝術零界線

答:身為國際級的藝術批評大師,學識淵博的他在28歲即完成數本美術史及美術理論之翻譯及著作,開國內有系統地闡釋外國文化資訊之先河。

他認為藝術創作若要超前時代的話,一定要教育群眾,讓他們能夠了解藝術家的創作。對他來說「審美沒有標準」,他形容所謂的美應該如同匯率隨時浮動,不應該被固定,並從多種角度去看思想理論,才能夠對一般人有所幫助,不應該過於狹隘地一直講述柏拉圖、康德等哲學、美學大師。

李長俊認為任何時間點的藝術品都是當時人們生活的見證,東西方思想的融合最終會回到人的思想,並無界線和語言的分隔,人們可以經由對話找到共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