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池中訪談─ 李亮一 : 舞動視覺的指揮家

1943年出生於台北的李亮一,畢業於國立台灣藝術專科學校雕塑科。其創作與創立的陶藝工作室、對同業藝術家的栽培照顧、以及出版台灣本地少見的陶藝專書,在在形塑並影響了台灣陶藝史。

1980年,李亮一在天母開設工作室,研發各項陶藝技術生產,並提供空間設備與其他藝術家們一起作陶、研究陶藝創作,可說是將此處做為推廣新觀念陶藝的據點。

「安得廣廈千萬間,盡庇天下寒士盡歡顏」─杜甫

李亮一雖然身為老師,但他認為為人師表應該站在學生的角度去學習屬於年輕世代的觀念與科技。

【池中訪談】李亮一:舞動視覺的指揮家

問:採訪/陳潔|撰稿/吳采揚、曾于珊、邱思瑋|攝影/謝婷婷|剪輯/戴璽軒

答:


問:台灣陶藝的播種者

答:1943年出生於台北的李亮一,畢業於國立台灣藝術專科學校雕塑科。其創作與創立的陶藝工作室、對同業藝術家的栽培照顧、以及出版台灣本地少見的陶藝專書,在在形塑並影響了台灣陶藝史。

1980年,李亮一在天母開設工作室,研發各項陶藝技術生產,並提供空間設備與其他藝術家們一起作陶、研究陶藝創作,可說是將此處做為推廣新觀念陶藝的據點。

「安得廣廈千萬間,盡庇天下寒士盡歡顏」─杜甫

李亮一雖然身為老師,但他認為為人師表應該站在學生的角度去學習屬於年輕世代的觀念與科技。


問:抽象藝術詮釋者

答:談及他對創作的追求,李亮一堅定的表示:「抽象藝術,就是我要的!」

相對於寫實作品,他更希望用簡單直覺的方式傳達「美」的精神,而抽象藝術的感官性以及張力也最能夠回應他的追求。事實上,李亮一不但熱衷於抽象藝術,更相信抽象是能被大眾欣賞理解的藝術形式,對於抽象藝術感受力比較弱的觀眾,他自己有一套既簡單又深刻的詮釋:

「音樂是抽象的,我們都聽的懂,如果用看布料的直覺來看畫,我們就看得懂,因為布料也是抽象的,沒有描寫風景只是顏色跟線條的組合,會受布料吸引,表示我們有能力欣賞抽象的東西。直覺的一霎那之間,音樂、藝術、人都是同樣的道理。」

秉持對於真善美的純粹追求,李亮一的抽像作品,是為了要傳達美好的感官體驗,直覺感性的將樂曲的愉悅瞬間,凝結為畫作傳達給觀眾。


問:音律與色彩的交錯

答:「對藝術創作者而言,除了鑑賞力以外,還要具備創作能力,那就是創作的原理和原則。」

李亮一對於「創意」的重視來自於對美國的崇拜與嚮往。他認為,美國之所以進步的原因在於這個國度充滿「創意」的氛圍,無論教學方式、科學和體育,抑或是美國當地的音樂和舞蹈,皆遠遠優於擁有悠久歷史薰陶的歐洲。

「藝術家在藝術創作上如同一個造物主,但重要的是不應該仿效造物主,而要試著自我發想與創造。」

李亮一喜愛各種創作方式,其形式包含水彩、陶藝、速寫到近年創作的數位版畫。版畫《視覺樂章》系列,更是長久以來累積創作能量的結晶。

對李亮一而言,所有的藝術都是美的表現,音樂也是同樣的道理,他享受聆聽各種不同的音樂,並在樂曲的相伴之下創作。

《視覺樂章》系列作品,是他對音樂的熱愛而誕生的成果,用色彩及筆觸傳達樂曲般舞動的情感,將各種色紙撕成不規則狀拼貼,並以數位的方式將速寫筆觸融入作品,大膽的交疊鮮橘色、螢光綠、飽和藍等高反差的色塊,營造出如樂曲般的精采氛圍。

李亮一認為:「畫速寫的方式,就像是音樂的指揮家一樣在揮灑。」


問:真善美的實踐

答:李亮一的作品強調美學中「真善美」的重要性,在康德的理論中,我們可以簡單理解「真善美」這三個意涵,「真」即純粹理性批判,「善」即實踐理性批判,「美」即判斷力批判。

李亮一認為,只要某一事物讓人感到舒服愉悅即「美」。而「真」的重要性是藝術家創作時應求真實不仿造,好比用料應使用木頭創作卻改用水泥,便會大大降低其藝術性。「善」代表的意思是創作中的技術層面,運用良好的技術才能夠展現出藝術家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