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 池中訪談─ 何孟娟- 女孩,妳跌得如此美麗

藝術家何孟娟用全新的角度、幽默的將社會價值觀反轉再思考,沿伸創造出「女孩/春」一系列新作。「這一系列的表現重點就是:跌倒!」何孟娟延續一貫劇場式敘事場景作風,置入形象鮮明的女性角色,特別的是,作品一向喜歡探討著當代女性種種課題,這次創作視野卻對於大時代裡人類頹喪、挫折感籠罩的社會風氣作了創意扭轉。

【池中訪談】何孟娟:女孩,妳跌得如此美麗

問:孟娟好,從小一路美術班走來,到全心從事藝術創作,感覺您的家人也非常支持;小時候有任何環境的啟發嗎?

答:小學開始,我每個禮拜六下午都會到學校的繪畫班,那時候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也很喜歡畫畫,每禮拜大概有三小時的時間。小時候我也畫牆壁,媽媽也允許這樣(笑),那時就是小朋友的畫法,很單純的。

國中考取美術班,其實不算真正的美術班,因為它與資優班一起合併,所以越到後面,喜歡畫畫的和成績很好的就分得更明顯。到了高中美術班,我一樣覺得畫畫很開心,當然對自己也會有要求,所以一心想考上北藝大的我,上課時也在寫書法,或者溜到隔壁畫室畫畫(笑)。我是屬於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就會全力以赴的人,家人當時也曾提出他們的疑慮,但不至於反對,還是很支持我,這是我很感謝的地方。


問:如此喜歡繪畫的狀態下,何時開始全心於攝影創作呢?媒材的轉換對您而言是個重大決定?

答:一開始很難,但在學院體制久了,會有一些規範來洗腦(笑),我自己覺得到最後,畫油畫時會畫得很漂亮,最後成了一種規範,變成某種限制,而沒有意外發生。再來是創作主題的考量,我開始關心的主題,讓我產生媒材的選擇與改變。

因為輸出影像是時代步調改變下所產生的方式,像廣告那樣具有很真實的感覺,也是大家所習慣的觀看方式,致使我想要嘗試新的媒材,來突顯自己想傳達的概念。媒材應該是提供創作者使用,而不是被侷限的,所以一開始我也是用白雪公主這個系列考上研究所的(笑),那時是以影像輸出融合油畫的創作方式,用拍攝而成的場景,加上繪製而成的人物來表現作品。


問:白雪公主後來延伸出的系列,也探討著深層的女性意識,以及精神/社會上多重角色的分生;您在現實當中,也是多重角色扮演的最佳代言人,無論在藝術創作、運動 (水上救生教練、領有水上摩托車救生與激流救生證照,並曾泳渡日月潭)、調酒(擁有調酒師執照)等,每件事情都會讓自己做到最好,挑戰每一部分?

答:會想要把它做好。其實我的創作沒有特地以女性作為出發點,但後來發現好像是這樣(笑),這可能都跟自己的經驗相關,可能我很難去理解作為一個男生的立場,但我的個性會去強化每個角色的獨立性。因為面對事情時,我都會有理由把它做好,可能我去了一趟香港聽不懂語言,但回來台灣就把廣東話學好;喜歡游泳、經過不斷地練習之後,考上救生員才發現沒辦法救人(笑),於是去考水上救生教練的執照,再來發現在激流沒辦法救人,所以又考取了激流救生執照;我發現,這當中其實都有不同的理由讓我去努力(笑)。


問:女性似乎的確比男性更要求完美,不過您是用在很積極的部份。

答:這個社會其實給予女性一種更嚴苛的態度,例如顧好小孩是女性的責任、在職場上需要表現得更好,才有辦法脫穎而出,很多事情都必須更努力,才能跳出傳統的框架。在作品中,我也試圖討論現代女性在這些不同領域中找到平衡的感覺,當然我也發現其中的困難,因為每一件事情都要做好是很有難度的。而我身邊也有很多女強人,需要兼顧很多層面,也很容易有挫折感,但我想在作品當中探討的是,這些挫折其實沒有什麼,因為面對的東西的確就是那麼難。

我後來研究之後也發現,近代心理學也提到社會對於人類心理的影響,社會給人的規範跟人自身單純的慾望,很多時候是衝突的。例如我的作品中,也提到一些在傳統教育體制下的既定框架,女生就是要乖乖的、要有女生的樣子,講話不要大聲,最好是不要講話(笑);但在職場上卻不是,講話要大聲、該講話時一定要講話,作事要果決,變得很衝突。這對人其實不是一件好事,要不斷去適應這樣的矛盾;當然另一個角度是,時代變了就要去適應,不過作品中我更關注的是,人的狀態好不好?如何可以開心?

其實不論性別角色,我們都需要去抓住時代中的新問題,然後找到一個平衡點。新的社會總會產生新的問題,因此要有新的態度去面對,所以在《白雪公主》系列作品中,我並不是想提出一個方法,而同樣地,我也是一邊摸索它的重要性。因為在這樣的一個社會中,自殺率變高、結婚率偏低、離婚率偏高,快樂的人變少,甚至娛樂方式變得侷限,過度倚賴機器。為何有這麼多宅男宅女,因為一旦出去便要面對別人的眼睛,所以最安全的地方是家裡(笑),我想這部分有很多可以再深入討論。


問:雖然作品中有著大量的女性意識,但您是否也有留意到男性觀者對您作品的直接看法呢?男性與女性有著什麼樣不同的觀點?

答:通常女性觀者可以很精準地接收我想傳達的部分,但偶爾也曾從男性觀者身上看到一種恐懼感(笑),因為對他們來說,這樣的畫面不是那麼安全,在如此多面向之下,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是不是有他們無法想像的邪惡面?(笑)有一次我去美國展覽,我們都覺得美國是性別平等的國家,但或許是我展覽的地方屬於郊區,令我訝異的是,現場女性跟我討論的都是她們有著相同的感覺!我也跟她們分享台灣的狀態,也許因為台灣的步調較快,遇到的壓力更大。

但其實會跟我討論作品的人不多。有趣的是,剛開始我希望每個人可以從畫面中跟自己的經驗做連結,產生更多的可能性,所以我也努力讓作品中有著精準呈現的符號,但後來每個人跟我聊的內容,除了自身經驗的連結以外,還有更多不同自己的想法,這也是展覽過程中最吸引我的部分。


問:從「白雪公主」系列、「我有無比的勇氣」到「好久好久以後」,這三種不同的創作狀態,似乎鋪陳著白雪公主的人生觀;這三種階段的脈絡,彼此之間有種微妙聯結,是否也是妳自己的人生階段樣貌縮影?

答:我覺得有耶,做《白雪公主》系列時是一個思考過程,最後一張作品是《簽訂和平條約》,很多不同的角色已經找到妥協、共處的方式。之後做《我有無比的勇氣》,因為當各種角色都和平共處時,力量變得很大,就像是隨時可以上戰場的狀態(笑)!!這階段到了《馬戲團》時稍微有點轉折,那時覺得自己前翻後折的,什麼都做得到(笑),但好樣又有一種聲音出來:為什麼自己都要做到這些東西?好像又回到什麼角色都要做到好的狀態。

所以,《我有無比的勇氣》真的是一種戰鬥的感覺,創作的時後沒有感覺到這部分,後來真的發現,累積下來之後,作品的確呼應著自己的現實生活。所以認真來說,看作品為什麼可以了解一位藝術家,因為其實我很隱藏自己,那時真的覺得自己是在可以作戰的狀態。

到了新的作品,有種緩和的力量出現,比較像是…走在這些過程裡頭,找到我或女性的位置去看待事情,以前似乎是事件在看待我,現在是我在看待事件。這次新作的兩大主題,發現其實對女性對自己的要求都還蠻變態的(笑)。過去對婚姻的作品創作,是男性觀點下所呈現的思考,現在則是自己的女性觀點,這是很不同的。

當新的系列出發點不同,我便去想現代人不太愛結婚的原因,或為什麼很慢才結婚?曾有一位來自紐約的女性策展人跟我反映,當她看到那張戴著滿身珠寶的新娘時,想到的是牽絆跟與束縛。以現代環境來看,其實嫁妝都要自己準備了(笑),而另一張作品中的新娘,帶著滿身的傷口,也象徵著感情路上有一些自己必須付出代價的部份,以前的人很多是第一次談戀愛就結婚了,但現在的人則要經歷很多次感情的磨練,或要有很大的勇氣,才決心踏入婚姻,如同一個人的任何形式的成功,背後都有他的過程與辛苦。


問:這次新作也出現童話故事的系列作品,這些公主分別都有自己的姿態與樣貌,感覺不再像以前作品中的女性,必須要去證明我可以做很多事情,而是「我就是代表這個」的一種自我認同。

答:沒錯,我讓她們分別以不同的姿態呈現,而這種狀態很像是…妳跌倒了之後才發現,原來這樣的自己也很美,並不是要事事證明自己不是失敗的。


問:回歸到現實中的妳,可以分享一下自己的創作觀、愛情觀與家庭觀嗎?

答:創作對我來說,不是嚴肅的東西,而是一種需要,也是真誠面對自己、認真把它做好的一件事情。我一直覺得可以創作是很幸運的,我也會繼續地認真過生活,在生活當中找到跟別人、或跟自己相處的方式。

愛情觀對我來說,因為我自覺藝術創作是種自私的工作,因此不會強求,我會期待我的另一半包容、支持我創作的狀態。若無法包容與支持,沒有愛情我會覺得只是必須付出的代價。所以我的愛情觀是順其自然,愛情美好的部分我都很享受,但在很多抉擇時,我會選擇創作。

家庭觀方面,我是很宅、又很戀家的人,喜歡熟悉、具有安全感的感覺,家庭安定對我來說很重要,我會把家庭放在很重要的位置。我的家人以付出為樂,能做到什麼就為別人做,常以關心別人為基準,我受這影響很大,所以我也認為付出是好事,大家能開心就好(笑)。


問:身為藝術家,可以是全心專注在創作上是很幸福的,目前有專業的國際畫廊代理作品,會給予妳何種新刺激或觀點呢?

答:我在畫廊這部份沒有太多經驗,不管是國際或是台灣的畫廊都很好,我也很感謝畫廊幫我處理這些複雜的細節,對我來說,夏可喜是嚴格的畫廊,會跟我討論作品,但應該不能說是壓力,因為既然我會要求自己,當然也會希望合作的對象抱持同樣的態度(笑)。

藝術家與畫廊的合作關係,是需要花時間磨合的,畫廊很像外界跟藝術家之間的緩衝,更像是自己的粉絲(笑),這種感覺很像有了基本的粉絲群,在創作上便會很安心。對於銷售我沒有想太多,但有人會嚴肅地看待你的作品,那種安心的感覺還滿有魅力的。所以畫廊的功能很重要,可以處理很多創作之外的瑣事,同時扮演藝術家的粉絲,我也很享受作品受到挑戰的感覺。


問:採訪、文字/陳潔|攝影、剪輯/楊賀竹

答:


問:將世俗觀看視角扭轉‧再造

答:藝術家何孟娟用全新的角度、幽默的將社會價值觀反轉再思考,沿伸創造出「女孩/春」一系列新作。「這一系列的表現重點就是:跌倒!」何孟娟延續一貫劇場式敘事場景作風,置入形象鮮明的女性角色,特別的是,作品一向喜歡探討著當代女性種種課題,這次創作視野卻對於大時代裡人類頹喪、挫折感籠罩的社會風氣作了創意扭轉。
「跌倒真的很尷尬嗎?挫折真的有這麼嚴重嗎?」何孟娟拍攝了一系列「女孩跌倒」的圖像,作品卻打破了一般人直覺式反應「跌倒=糗、囧」,捕捉了跌倒一瞬間既自然又美麗的畫面。


問:拋開制式經驗 從「心」體會情感最真實面貌

答:何孟娟:「“習慣”、“教育”會告訴你什麼樣的東西是美的!」她在畫面中,試圖去用一個大家不熟悉的角度:由下往上拍攝的特別角度,觀看原本熟悉不過的事物,企圖引誘大家拋開制式的經驗,重新用心、用內心最原始的感受去觀看這一系列作品。從拍攝過程的經驗中,也印證了自己這一系列新作的意義,選角從不找專業模特兒的她,堅持找身邊朋友或素人擔任模特兒,她認為專業模特兒反而會因自信而擺出一些專業卻過分刻意的動作,何孟娟有感而發的說道「我覺得很多素人不見得有自信,但她明明就很美。」讓她更驚喜的是,躺在地板上由下往上拍攝玻璃檯上的模特兒們時,當模特兒們非常放鬆的跌落在透明玻璃上,雖然撞擊力及視覺壓力讓何孟娟在拍攝過程中總是十分緊張,但任何姿勢角度拍出來的成品卻都有意想不到的美感!


問:以動物當主題 添加更多童話式的輕巧、趣味

答:作品別於以往主角以女性為主,這次展覽主題其中一個部份何孟娟設定了以動物為主角,透過動物跌倒、摔跤的圖像呈現,用不同的方式表達她想要說的故事。當作品中的女孩被假設為鸚鵡、蜥蜴、烏龜這些小動物,故事張力好像添加了更多童話式的輕巧。小動物們跌倒,比起女孩更不容易受傷,何孟娟將「挫折」創意化,暗示觀者體會到雖然一生中會遇到許多挫折,但從旁觀者的角度去看,挫折不見得是挫折,它可能是改變你一生的轉折,因為每一種挫折或不利的突變,是帶著同樣或較大的有利的種子。何孟娟感嘆「現代人很容易把挫折看的很嚴重,因為我們身體裡已經住了一個制式的框架判斷好壞。」直指了現代人在自我與社會期待下的心理矛盾與衝突。拍攝動物跌倒圖像也不乏有趣的經驗,在拍攝現場不只要調整動物們的動作,還要安撫這些「小主角」們的情緒,例如拍攝「小南」時,主角小鸚鵡還因拍攝過程疲憊,使起性子任性拒拍,躲到主人的背後耍任性躲鏡頭,讓何孟娟又好氣又好笑!


問:盼用作品喚醒觀者重視自身價值

答:何孟娟說,創作「女孩/春」一系列的動機其實是這些年來對大環境的觀察慢慢理出的心得,她觀察到現在年輕人時常表現出對現實社會的無力感,譬如身體方面的聚焦,像從醫學發展為流行趨勢的整形技術、外表誇張過度的打扮,很多方面都反映著人類對於現代社會的無力消極,事實上我們不需因為社會價值觀影響個人的判斷,希望這次展出的作品可以提醒觀者們正式自己的存在價值,建立自己的自信,就算跌倒,也要跌得很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