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 池中訪談─ 史一:一片人間淨土

雲南版畫家史一,運用其綿密有致的刀法,俐落雋永的黑與白,讓世人透過版畫,透過畫家的雙手,見證世界上最神祕最單純的美。

【池中訪談】史一:一片人間淨土

問:採訪、文字/陳潔|攝影/謝婷婷|剪輯/楊賀竹

答:


問:眼中的一片淨土─版畫

答:史一畢業於人文薈萃、名師出眾的浙江美院,浙江美院孕育無數才高智廣藝術家,學院裡充滿各式當代、中西並存的多元媒材,卻從不動搖史一鑽研版畫的果決心意,縱使水墨畫賣價比版畫好,縱使油畫能有更多空間讓史一發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但從就學時期就認為版畫是大有可為的史一,他自詡為版畫的守望者,雖成名後獲獎無數,他仍是在宏廣的藝術世界中默默耕耘著一片版畫淨土。


問:黑白線條展現純粹之美

答:善於描繪雲南風景的史一,他曾背起行囊,走出戶外,他踏過雲南的每一片足跡,都成為他筆下的靈感。生性澹泊經歷卻頗多坎坷的史一,將生命的大悲大喜,以平和的信念呈現於畫布之中。對史一來說,雲南是尚未受現代文明衝擊仍保純真的歷史一頁,在科技決定歷史去留的今日,大自然的力量仍是令人懾服,在史一的雲南黑白版畫系列裡,不難發現其錯落有致的黑白線條,在展現力與美的背後,也是呈現原始純淨能量的表現。

雲南這塊群山環繞的領地,擁有豐富的動植物生態,熱情的島嶼民族,在史一的雕刻下則變成了有歷史氛圍的原始境地 。沒有多餘的色彩,用素描的原理再以刀法的粗細密度製造出色階,史一畫裡的雲南,讓人震懾其作品裡西雙版納悠遠的寧靜,彷彿世界最後一片淨土,卻也透露自然界瞬息萬變,倏地就遠離人間之美的哀愁。


問:忠於原味的手作技術

答:史一的木刻技術,令人佩服的不只是他精雕細琢的景物與人事,還有其製做版畫的過程,畫家將身體運動也納入其創作過程之一,縱使時代遷移讓傳統版畫手刻技術晉升到電腦施工,史一仍不改他的堅持,談到科技板畫已經變成現代版畫的代名詞,史一仍是對這個現象感到憂心,「隨著藝術形式改變,製作版畫的人會愈來愈少,大家都喜歡吃快餐,條件方便,選擇眾多,但我還是忠於原味。」


問:版畫是一輩子的使命

答:雖然現代藝術的流向越發豐富,專職做版畫的人已經大不如前,但史一說,「我了無遺憾了!」他將一輩子奉獻給版畫,一輩子的時間已經是為版畫付出的極限,未來版畫要如何發展,都已經與他無關。版畫人生五十多年,他這樣比喻道:「喜馬拉雅山總共七千多米,我已經走了六千多公尺,有些人才走了三四千公尺就不走了,可能掉頭,或是改走別座山,我就是一直走…直到走到不動為止。」


問:從旅行中刻劃出大自然的靈魂

答:92年的時候,史一與一群藝術家友人至西藏兩個月作寫生記錄,一路從雲南記錄到西藏,經過西藏之行後,史一對於西藏的想法有了很多改變,西藏的雪山相較於一般山水多了陽剛、強硬之感,用版畫的刀法線條便可將其反差表現得恰如其分,於是誕生了《雪山行旅》一作。《驟雨初歇》一作則是表現西藏婦女克勤克儉,在大自然下耕作經過日曬雨淋,皮膚長滿歲月紋路色澤呈黑黝,史一的刀刻圖法精準的呈現西藏婦女既勞碌辛勤仍與大自然和諧共存的原始面貌。


問:版畫藝術的守望者

答:在雲南版畫充斥多元樣貌體系裡面,史一仍堅持其黑白木刻的一片天地,縱使獲獎無數,仍堅持以紮實的功夫底子,取代科技技術。他不忘呼籲對藝術有理想抱負的莘莘學子,切莫有一步登天的投機心態,要以「淡定」的信念,將藝術創作回歸本體,才能夠闢出自己一片小宇宙,作藝術界的守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