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 池中訪談─ 張瑞頻 - 水桶人的交響詩篇

水桶人不僅是張瑞頻內在的寫照,也同時反射出許多人面對社會所戴起的偽裝面具,他們也都需要一個無形的水桶,來掩蓋臉上的恐懼和心中的膽怯。用超現實的表現手法,透過真實的世界表現虛幻的意象,讓觀賞畫作者處在真實和夢幻之間。觀賞畫作的人可以從水桶人的創作中揭開虛假的面具,真實的面對自己,了解自己的需求、空間和極限。

水桶人不單出現在以畫布作為載體的媒介上,2012年的報紙系列突顯藝術家關心世界,以入世的精神參與各地發生的新聞事件。如《Royal Wedding》,將報導英國皇家婚禮的報紙收集起來,並創作一系列水桶人婚禮的畫作。細看報紙系列,可以發現有許多不同語言的報章雜誌皆是她旅行各地時所收集的素材,這些素材不僅是藝術家關心社會的佐證也是另一種旅遊的明信片。

對藝術家而言,目前的創作傳達了自身的生活經歷,與大學應付式的作業不同,經過時間、生活經驗的累積,水桶系列似乎就這麼的自然而然。她並不知道水桶人的創作將帶她向何方,但她決定跟隨著他們,走入內心更深處,活得更貼近自己。

【池中訪談】張瑞頻:水桶人的交響詩篇

問:採訪、撰稿/邱思瑋|攝影/戴璽軒|剪輯/林楷博

答:


問:一波三折的藝術旅程

答:初看「水桶人系列」的作品,會直觀地認為是出自男性畫家的畫筆,畫面中帶有強烈且冷峻的陽剛氣息。然而,此系列作品卻是由一位帶著溫柔微笑的母親—張瑞頻所繪製的。面對鏡頭流瀉出堅定眼神與侃侃而談的她,與她的畫作似乎難以聯想在一起。

縱觀藝術家的藝術學歷,前半場似乎總是有許多的挫折與沮喪。張瑞頻,身為台灣升學主義制度下的受難者,交出的學歷成績單,看起來著實令人滿意及欣慰。但成績單背後的努力及遇到困難的失意,卻難以向外道出。

藝術家自嘲地說她是個小時候功課不太好的人,面對國中被劃分至放牛班、被貼上「壞小孩」標籤的情景感到難堪與不願。她認為文憑並不代表一個人的品性與品格,畫畫這項興趣或許就是張瑞頻用來逃脫升學體制的禁錮。

父親的一句建言,讓她走上藝術的道路,將課業上遇到的挫折轉化為動力,並孜孜不倦、日以夜繼,以「國立台北藝術大學」作為成為藝術家的首要標的。然藝術家的人生經歷在求學時期似乎命運多舛,藝術家無奈的笑著說,好不容易考上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卻被同儕的繪畫技巧動搖原本想當藝術家的心。

發現自己與同學間的繪畫能力有所差距,這個差距讓她感到沮喪,甚至又重新回到求學階段課業壓力的那種挫折感。如此打擊讓她對藝術感到畏縮,並喪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心。同儕壓力以及心理壓力,導致畫畫在這個階段是一種責任,對老師、對父母、對成績的責任。


問:瀕臨死亡經驗驅使繪畫意念的再生

答:「畢業最快樂的事,就是決定不再畫畫!」—張瑞頻。聽聞藝術家用輕快的語氣訴說不再畫畫的同時,卻也發現是以一種感嘆的方式說明畫畫對於當時的她,是由興趣成為變成責任的無奈感。

畢業之後不再碰畫筆的她,成為盡職的上班族、盡責的母親,睜眼閉眼皆是為了生活和子女而努力。當生活趨於平淡、平靜時,張瑞頻開始思考,「這就是我要的嗎?我的人生只有這樣嗎?」

直至四十歲那年,她在一間英國小學教書,某天早晨騎著腳踏車去學校時,被 英國的紅色雙層巴士碰撞,瀕臨死亡的當下,她不願就這麼平淡無奇的消逝。一場車禍讓她認知異鄉人在國外的無能為力,也開啟她想為自己生命留下些什麼的欲念。

催化藝術家再度提起畫筆,除了源自與死亡擦身的瞬間,體悟到自己的一生如此平凡、如此庸碌之外,也是女兒抱著探病花束的身影,讓她想替這美好的倩影留下印記。她將車禍對心理產生的負面情緒轉變成對生命的熱情和渴望,一股創作動力砥礪著她,激勵她把過去的經歷通通表達出來!


問:渾然天成的藝術氛圍

答:對張瑞頻而言,兩個女兒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寶貝。因女兒們的音樂天份而定居至英國。對她的家庭而言,音樂和藝術是不可或缺的元素,長期陪伴女兒練琴,也沉浸在音樂氛圍與旋律的情境當中。當女兒在練琴時,她也在一旁同時創作,彷彿旋律和畫筆互相呼應,在無形中建立起所謂的美感教育和藝術氣氛。

在英國,教師的身分是藝術家創作外的一種放鬆方式,她認為創作是一件需要耗心力與專注力的行為。教書對她而言,是紓解畫畫時的疲勞與解壓的途徑,教兒童畫畫,不盡然是授予知識,而是雙向溝通,是人與人之間交際的往來。


問:水桶人的奇幻冒險記

答:水桶人的誕生源自於一場夢境,夢中藝術家夢見自己被一群水桶人追,索性自己也戴上水桶、手執木棒,發現原本膽小的個性變得勇敢,並與原本追打她的水桶人一起環遊世界。夢境中水桶人的形象,讓藝術家開始思考身為單親媽媽長期在異鄉承受的壓力與負擔,讓自己不自覺累積許多負面情緒,也讓心理健康亮起了紅燈。

「再勇敢再堅強的人也都有怯懦和脆弱的一面,他們也都需要一個無形的水桶,掩蓋臉上的恐懼和心中的膽怯。」

水桶人的形象代表著一位母親面對外來困難時的武裝及堅強,彷彿只要戴上水桶,就覺得自己好勇敢,也不再怕人家看到自己的憂愁與真實的表情;相對的,水桶人也因此看不到真實世界。畫面中強烈的陽剛氣質反映出為母則強,身為一位母親的時候,會盡一切努力保護孩子,而這份力量是很強大的。

2006年的《水桶人圍著蘋果》掀起了水桶人系列序幕,畫面中數個水桶人圍繞成圓,其環繞中心放著ㄧ顆蘋果。蘋果象徵著藝術家對世界期待的和平與愛,仔細觀察水桶系列作品,可以發現許多作品皆有蘋果的圖像。對藝術家而言,這一系列是一個尋找愛、表現愛,不要讓愛遺失的故事;而這一切都源自一個女人、一位媽媽關懷世界的心情。


問:以入世精神關心世界

答:水桶人不僅是張瑞頻內在的寫照,也同時反射出許多人面對社會所戴起的偽裝面具,他們也都需要一個無形的水桶,來掩蓋臉上的恐懼和心中的膽怯。用超現實的表現手法,透過真實的世界表現虛幻的意象,讓觀賞畫作者處在真實和夢幻之間。觀賞畫作的人可以從水桶人的創作中揭開虛假的面具,真實的面對自己,了解自己的需求、空間和極限。

水桶人不單出現在以畫布作為載體的媒介上,2012年的報紙系列突顯藝術家關心世界,以入世的精神參與各地發生的新聞事件。如《Royal Wedding》,將報導英國皇家婚禮的報紙收集起來,並創作一系列水桶人婚禮的畫作。細看報紙系列,可以發現有許多不同語言的報章雜誌皆是她旅行各地時所收集的素材,這些素材不僅是藝術家關心社會的佐證也是另一種旅遊的明信片。

對藝術家而言,目前的創作傳達了自身的生活經歷,與大學應付式的作業不同,經過時間、生活經驗的累積,水桶系列似乎就這麼的自然而然。她並不知道水桶人的創作將帶她向何方,但她決定跟隨著他們,走入內心更深處,活得更貼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