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 藝文直擊 : 故鄉 【柯錫杰】_行旅意念展

※非池中藝術網※ http://artemperor.tw/

柯錫杰 1929年生於台南市,30歲赴日本專攻攝影,畢業於東京綜合寫真專門學校,回國後成為台灣專業攝影界的龍頭。
1963年,知名藝評家顧獻樑將柯錫杰譽為郎靜山集錦攝影之後,一位向新時代、新方向邁進的攝影藝術家,並引介他前往台北藝術界發展。
1963到67年,柯錫杰創作重心為拍攝藝術家,首創國內以藝術家為攝影主題的風氣。
在這段期間,他也投入了廣告攝影的領域,將藝術創作的概念帶入,提升了國內商業攝影的水準,為台灣廣告界留下不可磨滅的貢獻。

【池中訪談】柯錫杰:宇宙遊子的愛與美

問:撰文/陳潔、邱思瑋、蔡爾安|採訪/張馨之|攝影/謝婷婷|剪輯/楊賀竹

答:


問:赴日實現攝影夢

答:柯錫杰20歲時自願當兵,由於對當時接收台灣的大陸兵感到失望,入伍後才三個月便逃兵。柯錫杰說,那時有三人逃兵,而其中兩人(加柯錫杰在內)都是學習藝術的!叛逆不羈、充滿主見的藝術家性格早已在柯錫杰少年時期萌芽。於看守所關了十個月後,柯錫杰 26歲從軍中退伍。

生逢政治戰亂年代,二次世界大戰後,柯錫杰終於聯絡上在日本從醫的哥哥,於是他毅然決然赴日專攻攝影,當時日本攝影的攝影發展已相當蓬勃,這讓柯錫杰震撼不已!「當時台灣一本攝影雜誌都沒有呢!」

在哥哥的鼓勵下,柯錫杰就讀了日本第一攝影學府東京綜合寫真專門學校,受教於日本攝影評論大師——重森弘淹校長門下,柯錫杰說,台灣許多攝影愛好者多藉由日本攝影雜誌學習、欣賞各國不同風格的攝影術。所以在台灣,他便已學會許多攝影技巧以及沖洗技術。

深受校長重視的他,大部分在學的時間多和校長四處走訪日本美術館、拜會攝影名師,並常相約把酒言歡暢談藝術美學,柯錫杰說,比起在校實習攝影技術,他的創作養分更多是在大量的參觀展覽及接觸藝文表演而來。


問:遙遙創作路屢獲貴人提攜

答:1962年,柯錫杰從日本歸國,正好趕上台灣現代藝術風潮的興起,當時知名藝評家顧獻樑教授放棄在美國優渥的待遇和成就,回國為臺灣剛起步的現代藝術耕耘,60年代受命從美國來台灣挑選藝術品。

當時顧獻樑認為台灣在藝壇發展落後其他國家甚多,便不斷致力發掘藝壇新人,如現代水墨之父劉國松、台灣文學大師余光中、雕刻藝術龍頭楊英風等人都是由顧獻樑教授帶領出來。有預感柯錫杰將為台灣攝影開闢新貌,顧獻樑也積極地帶領柯錫杰勇闖藝壇,他將柯錫杰譽為郎靜山集錦攝影之後,並引介他前往台北藝術界發展。柯錫杰曾說「顧獻樑是我一輩子的恩師。」


問:透過鏡頭捕捉完美一瞬

答:在去日本之前,柯錫杰便已開始接觸商業攝影,當時他為日本進口台灣的農產品拍攝宣傳照,在當時攝影家已堅持自己的美感,親自到農產地挑選他認為最能呈現他希望展現水果的色澤以及鮮豔欲滴的樣子。

柯錫杰藉由顧獻樑先生的介紹拍攝許多成名的商業照,其中揚名國際的一幅商業攝影是拍攝台灣第一位女性指揮家郭美貞。郭美貞以脾氣暴烈、行事剛烈果斷聞名音樂界,素有「女暴君」稱號。而柯錫杰鏡頭下的《女暴君》,畫面捕捉到郭美貞揮動指揮棒充滿戲劇張力的一瞬,充分將指揮家的性格以及表演氣氛表現出來

另一幅則是以舞蹈家黃忠良為主角的《風箏》,柯錫杰打破在室內拍攝舞蹈宣傳照的傳統,將黃忠良夫婦帶至淡水拍攝出不同於一般制式的宣傳照。當黃忠良看到這幅作品時,感到驚嘆地說,從來沒有人把他拍得如此生動,柯錫杰利用視覺錯位,讓黃忠良夫婦在鏡頭呈現猶如風箏高飛的畫面。

此舉將舞蹈家帶到戶外是從來沒有過的,黃忠良積極地引薦他前往美國發展,然由於當時在台灣要出國並不容易,原預定八月要去夏威夷參加展覽,然卻等到十一月才能出國。有趣的是,柯錫杰還未踏上美國時,他的展覽作品卻已出現在夏威夷、洛杉磯、芝加哥以及華盛頓皆以展覽在各大美術中心,可見得「柯式作品」轟動一時的國際盛況。


問:商業攝影作品揚名國際

答:從美國回台灣後,柯錫杰獲得能近距離拍攝「艾文艾利舞團」的機會,讓已。這隻引領美國黑人進入舞蹈世界的現代舞團,將黑人舞蹈成功融合現代舞、古典芭蕾、爵士舞,在美國舞壇佔有一席之地。

柯錫杰的作品,讓艾文艾利非常激賞,並因此展開他為國際舞團、藝術家攝影寫真的契機。此大好機會讓柯錫杰又赴美國,希望在他最為敬佩的攝影師工作室工作,他待在工作室約莫半年,半年之後他開始獨立工作,而剛獨立的柯錫杰很幸運的接到了Calvin Klein的商業拍攝機會,並接連拍攝現代家具的案子,一拍就拍了四年。


問:追求絕對自由的「心像攝影」

答:「我若不是攝影師那麼便是畫家了。」由於對紅和綠有些微的視覺障礙,以至於柯錫杰只能放棄繪畫,專心發展攝影技術,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也曾說過「柯錫杰的攝影,美的如畫一般。」

因為他的作品超越機械性,用相機代替畫筆,透過鏡頭凝聚時間,化瞬間轉為永恆。在歷經恩師顧獻樑過世後,他決定撒手不再作商業攝影,重新思考攝影在人生中的定位。

於是,他花八個月的時間遊走南歐與北非,並完成一系列構圖純淨的「心像攝影」。善於將心境透過高超的構圖技巧融入畫面裡面,柯錫杰對於畫面的完美度也就更加追求。如《等待維納斯》是在在希臘的海岸拍攝,當時,他站在海岸邊架設好相機,卻遲遲沒有按下快門,反覆地在相機周圍打轉,他內心的構圖相當簡單,然而,卻再三猶疑,怎麼也按不下快門。他到旁邊繞了一圈回來後,再看看對焦屏,還是覺得缺少什麼,快過20分鐘後,回到現場,這時候他覺得靈感出現了,終於按下快門,而且就這麼一張。

《等待維納斯》展出後,有位完全是攝影門外漢的觀眾決定收藏這件作品,讓柯錫杰十分驚訝。之後到了美國展出,〈等待維納斯〉登上藝術雜誌《ART news》,甚至有加護病房的病人打電話至畫廊表示想收藏此作品,也受到專文評論報導。高行健也以法文撰寫專文,而後〈等待維納斯〉便被廣為收藏。


問:獨創「轉染法」,堅持古老技術的原汁原味

答:柯錫杰的獨門沖洗照片技術──轉染法,原先獨家生產「轉染法」特殊材料的柯達公司,因為數位興起以及材料生產對環境有害,於1993年已宣布停產,為了讓照片的色彩品質精緻,柯錫杰歷經花費許多時間、金錢,換過多個配合夥伴,終於找到了方法。

「轉染法」是一種非常複雜的「分色合成沖印過程」(Assembly Color Print Process),步驟精細繁多,也因此從事轉染法,需要求具備非常熟練的技巧以及色彩的敏銳度,大大的提高了其作業的困難度,目前沒有一種彩色沖印技術能像轉染法一樣,提供多種控制直到最後作品結果的方式,轉染法過程相當耗費時間,一張轉染法作品需要幾天的時間來完成,綜合以上各種因素,造成其洗相成本花費每張都在幾千元美金以上。

由於材料停產、成本高昂,現在擁有大幅轉染法作品的,世上就只有柯錫杰一人。面對數位相機的風潮,柯錫杰仍堅持使用柯達底片拍攝,用最古老的技術,原汁原味的延續柯錫杰忠實的「心像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