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鄧卜君

無石

2017|紙上水墨
71x78cm
0 0 0 71x78cm

作品敘述

藝術家自述

「墨幻搖滾」是此次展名,策展人王焜生在酒酣耳熟之際,說出他對我的畫的感覺,有浪漫搖滾的味道,這是第一次有人如是說,也讓我對自己作品,有新的角度,再檢視的機會。「搖滾」是什麼?有人說是一種精神,有反抗、釋放,更有更深層的反省之意,它不但在60年代後在流行音樂上大放異彩,更在世界上各層面,引發不同的變化,影響之大,無遠弗屆。

「國畫」是中國畫特有名詞,它像包袱,也如魔咒般的揮之不去。19、20世紀才有水墨、彩墨等名稱出現。中國畫學習過程是個奇怪師承關係,「臨摹」是個固定方式,很少人問「為什麼」。學校畢業後,我自修再從唐、宋、元、明、清入手,去找出中國畫的觀念和筆墨的原理。發現,中國繪畫問題,也就是教育養成有問題。尤其是在元、明文人畫與興起後,由文人主導的繪畫觀點,其中把繪畫變成符號、相互模仿,導致酸味、腐味四起,終變醬缸一醰。民國後,雖有些大家聞名於世,但還是在文人思想筆墨下匍匐前進。1957年,隨著齊白石過世,在台灣五月畫會成立,當時劉國松先生是成員之一。30年後,90年代他提出革「中鋒」之命,成為現代水墨之父、當代大師,在那年代,做革命家是恭逢其時,政治也趨民主,大刀闊斧,是必須的。而後,臺灣水墨也變多樣化了。但我發覺,很多的水墨創作都是從西方的觀念或構圖來呈現,而中國特有的筆墨韻味卻弱了。停了很久的筆,蠢蠢欲動,一直在思考,如何用最傳統的筆墨,走入當代水墨之域。

其實,中國繪畫最美也最有味道,變化最大就在筆墨之運用,不只是工具的特殊性,更是東方繪畫無可替代的明確性,所以我一點都不想放棄,更加用心學習筆墨的技巧與成因,變化出更多用筆用墨的技巧。但我又不想用筆墨來描繪真實的山水與實物,因為唐宋時期,已表現的淋漓盡致了。空間轉換,是我從1996-1999年間,體會出一種繪畫方式和觀念。用立體的石頭,當成繪畫素材,石頭上有「凹」、「凸」,構圖完全不由自己,但主導完成又是我,作品完成時,有著莫名又奇特的視覺感受。而後我再把畫石頭的空間,直接挪移紙上,畫出《盆景奇石》系列,在不同的筆墨技巧牽引下,穿梭於立體山水之間,魔幻空間就此形成。這也是我創作中,運用最多的題材。人的思維、想像永遠是無窮無盡,而生活中的體認,如可用想像當成創作泉源,讓它們幻化成不同形體與空間,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這次展出有幅作品〈我愛卡門,更愛馬甲〉在生活中,「卡門」是世界的經典,但離我很遠,馬甲卻到處可見,這就是我把平常生活遇見之事化成色色的想像空間,諸如這系列作品有〈沙皮狗〉、〈落葉千秋〉、〈活火山的浪漫時光〉⋯⋯等。我常看我有些作品發呆,腦子一直在想,這作品是如何畫出來的,過程忘了、技巧也忘了,也許這是我創作後的後遺症吧!

我,生活非常穩定而無聊、孤獨又無趣。但這也形成我創作最好的空間與力量,一定有人說我在講鬼話,這是事實,也是另一種體悟,每天如公務人員一樣,上班、下班、吃飯、拉屎、運動,但這一切都是要自我約束控制的,學會用腦子去想像生活樂趣,轉換空間變化,就可體會我的能量來源。「墨幻搖滾」就是兩個男人腦子相撞後,再加上一點好酒的結果。

2017/8/27

MORE ART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