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大自然的吶喊 楊識宏永恆的當下

PREV

NEXT

「時間是什麼?」藝術家楊識宏在創作50年後,對於「時間」有了新的體悟。他說,時間是一個流逝的過程,「現在」很短,「現在」瞬間即逝,大多數的時間狀態,都是「過去」與「未來」。

而藝術,不論是寫作、音樂或是繪畫,它可以把瞬間即逝的時間保留下來,封存「現在與當下」,把一下便消失的影像、形象,以及美好的記憶留下。

在今年,旅美華裔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楊識宏,受邀於日本上野之森美術館舉辦個展,展覽便呼應他對時間的觀察,題名為「永恆的當下:楊識宏近作展」。展出40餘件楊識宏近年氣勢磅礡的大幅創作,呈現藝術家融合東方草書揮寫力道與體悟時間流逝的淬鍊之作,展覽展自11月1日。

《喧囂的秘境》 你有沒有聽過大自然的吶喊?

在電影「賈斯伯荷西之謎」(The Enigma of Kaspar Hauser)(1974)開場,一片草原隨著風來回搖擺,掀起一波又一波草原浪捲,背後襯著音樂卡農,接著字幕浮出場景,問觀眾道「你有沒有聽過大自然的吶喊?可能你沒有聽過,因為我們都稱它為寧靜。」

楊識宏2013年作品,《喧囂的秘境》的創作概念,便從這部德國表現主義電影而來。畫作呈現一片神秘森林,看起來雖然寧靜無比,卻令人感到躁動不安,筆觸十分喧嘩,好似這片謐靜森林裡每株植物,每棵樹木都在對話。

楊識宏說,在人們生命情境裡,很多都是對比與相互對照的,冷與熱、愛與恨、美與醜,就看人們用什麼角度來切入。自然的形象,能夠表達每個人都會遇到的情境與感受,以及人們性格的複雜與多元,人人站在畫前,各有冷暖。

《行雲》 創作一如行雲流水

這檔近作展,對楊識宏而言,也像是表現他創作至今的生命情境與感受。他說,人們常說小孩是天生的畫家,畢卡索晚年時,也說他畫了一輩子,才知道怎麼畫得跟小朋友一樣。藝術要有小朋友的赤子之心,創作時不僅要毫無利害想法,更要表達對生命的況味與體驗。

楊識宏道,作畫作了50年,他體會到作畫時自然流露自己的想法與情感,畫得時候一切自然而然,就像肌肉的記憶在引導自己創作一樣,筆法不做作,才會感動人心。

這樣的狀態,楊識宏稱作為行雲流水。2015年的新作《行雲》,便呈現雲於天空時的狀態千變萬化;雲被捕捉在《行雲》裡是時間的凝結,但雲的流動感又從畫面裡滿溢而出。在這種靜止狀態裡的速度與時間感,便像創作時一如雲朵千變萬化,又純粹、又接近創作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