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江戶時代的男女情愛 日本春畫展

PREV

NEXT

一隻巨大章魚以觸手纏繞女子,同時親吻她的私密處,這是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的作品。雖然春畫是浮世繪的主題之一,但經常被視為社會禁忌,很少在博物館展出。今年,日本永青文庫美術館(Eisei Bunko Museum)以「春畫」(Shunga)為題,展示約120件葛飾北齋、喜多川歌麿(Kitagawa Utamaro)、鈴木春信(Suzuki Harunobu)的作品,展期到12月23日。

「春畫從明治時代起被視為社會禁忌。」日本藝術史家矢野明子(Akiko Yano)表示,博物館對收藏春畫感到羞愧,也沒有把它當作一門學科研究。即使兩年前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策劃日本春畫展,受到人們歡迎,但今年在永青文庫美術館願意出借場地前,日本至少有10個博物館拒絕展示。

永青文庫美術館希望藉由這次展覽顛覆人們對春畫的偏見,嘗試從美學價值與歷史觀點欣賞春畫。日本春畫與西方情色繪畫不同,畫家把性器官視為人的「第二張臉」,會刻意放大它們的尺寸,仔細描繪毛髮、血管、體液等細節,強調人們內心原始的慾望。

同時,繪畫中的人物幾乎都穿著衣服,很少全裸,不像西方偏好以裸體挑逗人們感官,因為在江戶時代的男人與女人經常裸體混浴,對他們而言,裸體並不稀奇,也沒有太大的刺激效果。直到日本進入明治時代後,政府開始大量學習西方文化,才開始限制人們在公眾場合裸體與男女混浴,以及禁止繪製春宮畫。

除了性愛的感官刺激,藝術家也強調伴侶之間的親密感。擅長繪製美人畫的喜多川歌麿經常表現男女感情深厚,《歌枕》(Uta makura)描繪一對戀人互相擁抱,女人捧著男人的臉親吻,男人一面撫摸女人裸露的雙腿,眼神則深情凝視著對方。

這些春畫不只關注男女情愛,也精心刻劃場景,反映浮世繪的藝術技巧與美學價值。被譽為「浮世繪之祖」的菱川師宣(Hishikawa Moronobu)描繪一名武士被他的愛人環抱,兩人身穿圖案典雅的服裝,背後則立著一扇屏風,上頭有老虎與竹林兩個圖案。浮世繪畫家鈴木春信《綿摘女》(Watatsumi onna)則用各種擺設點綴背景,一隻黑色斑點的白貓凝視著盆栽,還有蝴蝶飛舞。

另外,春畫盛行與江戶時代的政治與社會風氣有關。日本幕府時代,地方的藩主必須將妻子留在首都江戶,定期往返江戶覲見將軍,因此藩主經常孤身一人,透過春畫排遣寂寞。細膩華麗的春畫因此成為貴族的禮品,據說浮世繪畫家只要售出一幅春畫,可以好幾個月不愁吃穿。

春畫不只是上流社會的藝術,也作為一般年輕男女的性教育書籍,對當時生兒育女有所幫助,受到平民百姓歡迎,而春畫中刻意放大的性器官,對江戶時代的人們而言,是一種幽默的表現,反映江戶時代人們對性的態度自由開放。

「日本社會從統治階級到平民百姓都喜歡春畫。」大英博物館館長提姆‧柯拉克(Tim Clark)表示,這對同時代的歐洲是難以想像的情況,西方經常嚴格區分藝術與色情描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