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海浪被定格 雕塑捕捉變化瞬間

PREV

NEXT

水沒有固定形狀,會隨著環境變化,產生各種型態。今年,中國藝術家鄭路受邀到台北當代藝術館參展,以「潮騷」為題,用雕塑刻劃水千變萬化的造型,落下的雨滴、水墨揮灑、海岸邊四濺的浪花等水的狀態都被定格,水變化的瞬間也被凝結,作品顯得又靜又動。

「潮騷」取自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的同名小說,意思是潮水拍擊岸邊的波浪聲。鄭路為了向三島由紀夫致敬,用不鏽鋼創作黑色雕塑《潮騷》,刻劃從靜止的海面、細碎的浪花,到逐漸波濤洶湧的海水,令人感受浪聲從輕柔到發出巨響的變化。

同時,《潮騷》也表達三島由紀夫的個人形象。三島由紀夫崇尚武士道精神,經常鍛鍊身體,外型相當健壯與陽剛,但他早年作品風格陰柔優美,文字描述細膩,而他的形像就如同水般亦柔亦剛。

除了巨大的浪濤外,鄭路也用不銹鋼模擬水墨揮灑的筆法。鄭路從小隨祖父學習水墨書法,特別喜歡揮毫毛筆時,墨水在紙張上流動、渲染的狀態,他就讀北京中央美院研究所時,結合書法與雕塑,把雕塑材料當作墨水,改在空氣中寫字。

雖然《淋漓─瀾》使用不鏽鋼刻劃文字,但文字的外形一點也不剛硬,反而像恣意流動的水。鄭路以穿透、鏤空的雕刻技巧,讓這些文字質量輕盈、形狀自由奔放、具有韻律感,彷彿漂浮在空中。

文字內容則取自白居易的《玩止水》,這首詩描述了水的動靜變化,以及文人對水的無窮想像。鄭路也援引莊子「人莫鑒於流水,而鑒於止水」的處世哲學,說明人不會在流水照鏡子,只有在靜止的水面才能看見自己,這段話暗喻人們身處變化速度快的社會,能藉由欣賞《淋漓─瀾》,進一步探索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