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11月23日 José Clemente Orozco 生日快樂!

PREV

NEXT

「挑釁既是我的使命,也是我的必需品。」墨西哥壁畫運動(Mexican Mural Movement)三巨頭之一的何塞•克萊門特•奧羅斯科(José Clemente Orozco)如此說道。

1920年代,正逢墨西哥革命結束時,當時社會上普遍歌頌革命,但奧羅斯科的壁畫中,描繪領導者藉革命的名義濫用權力,下層階級民眾則盲目起舞,看不清自己的悲慘現狀。這些強烈懷疑社會的作品填滿了墨西哥市高等法院、大學、行政機構的壁面,喚起人民反思何謂正義。

奧羅斯科的童年生活十分艱困,父親早逝,為了賺錢養活弟妹,奧羅斯科替死人畫肖像畫,也曾自製節慶煙火販賣,但他在一次兜售中,火藥不幸點燃,炸傷了左手,不得不截肢。不過,這些不幸沒有阻止他成為偉大的畫家,反而因為這些潦倒的日子,讓底層百姓的掙扎躍升為他畫作中的重要主題。

1910年,墨西哥人民群起反對獨裁者波費里奧•迪亞斯(José de la Cruz Porfirio Díaz Mori),企圖建立民主政府。這場革命相當慘烈,死傷高達百萬人,然而革命結束後,墨西哥人民並沒有如預期中獲得民主和自由,反而再度被權貴組成的革命制度黨(Partido Revolucionario Institucional)獨裁統治。奧羅斯科看到了革命的荒謬,還有資產階級對底層人民的壓迫,於是用壁畫進行控訴。

在《革命三位一體》(The revolutionary trinity)中,畫面中央的領導人頭上被象徵革命的紅帽蒙住眼睛,拿著槍凶狠的威脅身旁的農民。一位農民害怕的跪下求饒,另一位農民則手掌被切斷,冷眼旁觀暴行。奧羅斯科用這幅畫諷刺,發誓為人民而戰的革命領導者們不但沒有保護人民,反而壓迫他們;而農工們當初因革命之名集結,最後卻不知自己為何而戰、為誰而戰。

另一幅諷刺墨西哥革命的作品《政治馬戲團》(El Circo Político)則高懸瓜達拉哈拉市政府牆上,畫中人們拿著象徵天主教的十字架,和象徵共產主義的槌頭互相廝殺。奧羅斯科在人物身上畫滿納粹的卍字符號,諷刺這些人嘴裡嚷著為正義而戰,其實只是殘忍的殺人兇手。

除了革命,奧羅斯科也批判宗教、資產階級,甚至於司法體系。奉挑釁為使命的他,為墨西哥最高法院作畫時,諷刺地畫了一幅墨西哥司法崩壞的壁畫。畫面中兩位正義女神,一位酒醉昏倒在躺椅上,另一位則被蒙面男子撞倒,身旁衣冠楚楚的律師們急著抓住女神,似乎暗示他們試圖控制司法體系。

常有人喜歡比較奧羅斯科和同期壁畫家里維拉(Diego Rivera)的風格,雖同是壁畫運動先驅,但里維拉的作品樂觀正向,用鮮豔色彩描繪墨西哥民族的歷史;奧羅斯科則如悲觀主義者,用辛辣的筆觸碰觸社會上不可說的秘密,揭露不公不義。

奧羅斯科曾說,「繪畫最純粹和最有力的形式就是壁畫,它也是最公正無私的。因為它不可能成為私人牟利的工具,不能為少數特權者服務,它是為人民的,是為所有人的藝術。」奧羅斯科的一生都為了啟迪人民而貢獻,他的壁畫喚起美洲的藝術家用作品關心政治,被評為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

José Clemente Orozco , (b) 1883.11.23 ~ (d)1949.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