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鄭政煌 - 當代藝術中的東方思維堅持者

PREV

NEXT

「新的時代需要新的材質與思維來烙印」

我們處在西方思潮的流變中,很難不受其影響,當代藝術可說是西方藝術與西方世界思潮的匯集。東方形而上的哲思著重釐清自己的思想本體,回歸精神的淬煉而非物質的執著與攫取。縱觀近代美術史,非西方藝術家到底存不存在?還是只是充當西方異國情調的品味而已,非西方藝術家其作品中,到底真正反應多少當代自己區域的精神思想,而非只是一味的挪用祖先的視覺圖騰,卻不見孕育其中的思維,在西方思潮的洪流中東方人文思維究竟該定位在那裡?東方思想是以身體證精神,不是對物體做邏輯的思辯,透過身體去印證與融入,這樣的思想在近代環境的已逐漸被物質所取代。如何將東方精神的深邃與西方對物質的思辯同時並存?

在我認識的藝術家,很少藝術家像鄭政煌一樣具有如此強烈的創造力,每一個時期都能呈現不同風貌,總讓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而又如此深刻感人。鄭政煌對媒材的運用一直有他個人強烈風格,其創作試圖回歸東方水墨精神之重新詮釋,企圖將高濃度的東方水墨精神融入他的藝術創作中,捨棄傳統筆墨的趣味,回歸背後的精神再重新審視筆墨或其他媒材的可能性,但卻不礙東方精神在其中醞釀。而以「黑色隱喻」系列作品以版畫搭配剪紙,細膩刻線錯雜的交織呈現了水墨相同的精神視野,作出迥異於以往版畫經驗的思維。「在那銀色月光下」作品系列,將水墨等媒材表現在金屬上,而依附在強烈視覺的圖像之後,代之而來的是一種深沉渾厚的莊嚴性,創作符碼與媒材淋漓盡致的交相輝映。「大幻影」作品是鄭政煌最近的作品,以水墨與木刻同時並存,這兩種媒材同時都是表徵中國的材質,但是透過畫家的巧思兩者的融合竟然不會出現矛盾衝突,反倒有了極度的協調,產生一種異於我們習慣的水墨情感,雖然是熟悉的符碼卻呈現與以往完全不同的符徵。媒材曖昧性的基調一直存在他的作品中,巧妙將後現代的表徵依附在宗教意識中,使人面對作品一如沈浸在佛教變相圖的遐想裡久久不能釋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