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交織藤蔓與光影 施彥君「書寫」狂草

PREV

NEXT

寫狂草時,筆勢快速流暢,每個字彼此相連、一氣呵成。但藝術家施彥君捨棄毛筆與水墨等媒材,改用藤蔓編織豪邁奔放的線條,表現狂草律動、淋漓潑灑的意境。

施彥君的狂草不只用藤蔓編織,也會透過光源照射藤蔓,讓線條的影子倒映在白紙上。展間的首件作品「無聲 而有音樂的旋律」,由粗細、長短不同的藤蔓纏繞組成,這些線條會隨著燈光明滅,在白紙上產生明暗變化,宛如水墨的濃淡筆觸。

不過,施彥君以藤蔓創作的狂草,沒有書寫特定的文字,而是回歸純粹的線條、水墨深淺表現,彷彿一幅抽象繪畫。她表示,在所有書法風格裡,狂草最不重視文字的呈現,即使人們看不懂、不了解文字內容,還是能透過線條構成的圖像來欣賞書法之美。

今年,樹火紀念紙博物館邀請藝術家施彥君參展,她以「狂草」為題,結合藤蔓、燈光、馬達、紙張等媒材,創作不同於傳統書法的裝置作品,希望人們用全新的方式感受書法的意境。展覽展至4月23日。

加裝馬達 藤蔓會按照不同速度運轉

雖然文字是靜態作品,但書法家現場揮毫時,身體會隨著筆觸而舞動。施彥君為了讓作品融入肢體語言,在藤蔓背後加裝馬達,讓這些藤蔓會按不同速度轉動。

當藤蔓在光線投射下「書寫」流動的文字,不只像位書法家,也彷彿在白紙上跳舞。施彥君說明,這些藤蔓像冬天的荷花池,當荷花凋零後,枯枝的身影倒映在水面上,隨著微風吹拂或水面晃動,枯枝與水面的倒影也會飄移,很有水墨的意境。

為了跳脫書法舊有的表現形式,施彥君用藤蔓構思「狂草」的過程中,曾遇到一些衝突與矛盾。她在創作「無色 而有繪畫的斑斕」時,曾思考要將藤蔓直接編織成文字,還是介於文字與線條之間,最後她選擇模擬書法一氣呵成的精神。

書法重視字與字的連貫,每一行字的氣勢夠不夠奔放流暢,因此施彥君透過連結藤蔓的頭尾,編織隨興自然的線條。她讓「無色 而有繪畫的斑斕」剛開始是複雜的線條交織,中間則是,最後是一筆落下的光影,表現了書法由繁到簡、從文字回歸為線條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