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讓思緒飄落在生活裡 李昕的蝕年

PREV

NEXT

一輩子能有多少件事情,值得花上十年去做,創作就是其中一件。藝術家的創作歷程,常常不只十年,多的是二十年、三十年,六、七十年。而藝術家李昕的藝術表現,從懵懵懂懂接觸藝術創作,到尋找自己的創作語彙,今年已經迎來了第一個十年。

這十年,李昕開了首檔個展名為「蝕年」,這不僅是她創作時常用的金屬腐蝕技術,也幽幽地說著,她與藝術和靈感在生活裡如何互蝕、互融,展覽於帕帕拉夏藝文中心展至4月30日。

在李昕此次展出的作品中,雕塑輕盈而細膩,形式簡練,以樹葉的葉脈為創作主體,交織衍伸出百來件作品。葉脈是輸送給葉肉水分與養分的管道,是支撐葉子的重要支架,也是葉子賴以生存的重要組織,這樣的關係,就像藝術家與思想脈絡間的狀態。

沒有葉脈,葉便凋落;沒有靈感,藝術家也無力創作。藝術家如何觀看思緒、生活裡的靈感如何被呈現,便成為這次「蝕年」個展裡重要的主題。李昕說明,在這次展覽作品的創作期間,她先將這些葉脈的實體製作出來,然後像把玩思緒一般地,依據每天不同的創作感受,來慢慢彎折出每件作品裡葉脈與思想生長的方向。

從生活中創作 在創作裡思索生活

每件作品,就如同李昕每天漂浮在身邊的感受與靈感般,微小卻極具重量。像作品《刺癢》使用摸來會刺痛的棕刷毛,鋪成看似柔軟的草原,而李昕的思緒一如草原裡的樹般,在風中搖曳。

《刺癢2》看起來寧靜,但它述說的是人與人間的芥蒂。人際相處時難免會互相磨擦,與人磨擦時心中的不快雖然微小不足以道,但常常像是在嚙咬人般的難受,空氣裡充滿著刺癢。作為一個成熟得體的人,還得故作大方,裝作毫不在意。

而李昕的作品也不只向內心探索,也朝外觀看,仔細留意人的生活樣態。她說明,臺灣的家中時常裝設紗窗,這是防禦蚊子必要的武器,但人望向窗外時,卻常常像隔著一層薄霧般霧朦朧,讓視線混濁。

也因此,她創作了《台灣家景》系列作品,讓她的思緒能勾在紗窗上,點綴家中的窗景。但這層紗窗,也像是阻擋思緒般,將她的想法與靈感困在家中,使她浮動的思考,無法向外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