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外電編譯】英國脫歐 藝文活動資金來源缺乏

PREV

NEXT

文/ 中心實習生 盧穎

毫無疑問的英國民眾在2016年6月23日脫離歐盟的決定對各領域皆造成不小的衝擊,在藝術與文化方面,從創作到展示、市場各面向的改變及所造成的問題也逐漸浮現。以藝術市場來說,短期看來似乎影響不大甚至是較為樂觀的,基於英鎊的貶值、擺脫歐盟對藝術品買賣的稅制等有利買家的因素,脫歐的結果尚未明顯的反映在脫歐以來的幾場英國的經典大師(Old Master)及現當代藝術拍賣會中。透過蘇富比(Sotheby’s)在2015及2016年六月於倫敦進行的印象賣期現代藝術晚拍之估價與落槌價比的數據及成交件數的比例看來,市場的預期並沒有太大差異,不過影響藝術交易的作品釋出、買家的身分與動機等因素較為複雜,脫歐對市場的影響仍有極大的討論空間。然而,對需要金援維持運作的創作者、藝文團體、機構來說,就沒有什麼蜜月期了。

藝文人士:我們要留歐

文化學者Robert Hewison面對公投的結果感到憂心忡忡,脫歐首當其衝的便是來自創意歐洲(Creative Europe)提供給藝術家或藝文單位的資金,據統計,從2007到2012年,來自英國申請並通過的金額已達3千7百萬英鎊,至脫歐前一直是申請此基金的主要國家,可想而知若少了這項基金將對英國的藝術創作造成相當程度的變化。英國藝術家或表演者在歐洲的旅行、合作或展演等也可能面臨機會減少或是手續較繁複的阻礙,相對的,來自歐洲的藝文工作者可能也會捨英國轉向其他歐盟國家,站在文化發展以國際化、跨文化多元性為其理想的立場來看,疆界的劃分無疑是背道而馳。英國創意產業聯盟(Creative Industries Federation)對內部成員做了一份調查,約69%的受調者贊同留歐,這些人可以代表大部分的藝文從業人員,反映英國藝文界人士對脫歐抱持著較不樂觀的態度。

藝文活動資金來源缺乏 文化政策需重新決議

英國文化、通信與創意產業部長(Minister for Culture, Communications and Creative Industries)Ed Vaizey一直傾向留歐,甚至不斷強調脫離歐盟將會是場大災難,除了來自歐盟的資金外,基於文化及語言等因素,英國常作為美國與歐洲市場的樞紐,若合作管道改變將影響投資者及消費者的參與意願。因此,針對藝文活動資金來源缺乏的問題,英國內部勢必要做出一些措施彌補這樣的缺口,然而,一項由英國藝術協會(Arts Council England)針對大眾所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在1700受調者中,有45%民眾認為政府應該刪減藝文預算,這其中超過半數是年齡大於65歲的長者、18-24歲的年輕人則佔1/4;只有9%希望增加預算。這時不禁讓人感念起前財政大臣George Osborne的緊縮措施:刪減地方文化預算,保障重點機構的運作。

藝術的後脫歐時代(post-Brexit era)

既然結果已經產生,支持留歐的藝文人士可能感到憤怒或無奈,不過藝術無法完全與社會脈絡脫鉤,與其進行逃避式精神上的內在放逐(internal exile),倒不如想辦法跟現實狀況進行協商,從中取得新的平衡、新的藝文政策;按照里斯本條約(Treaty of Lisbon)第50條規定,脫歐的會員國將須在兩年內完成程序,這段期間英國議會對內政及歐盟各國的相關條約之決議當拭目以待。對此,Ed Vaizey認為可能改善的根本辦法是人們重視藝文發展,既然民眾能夠決定脫離歐盟,那這股力量也能夠促進資金的挹注、使民眾願意將原本繳納給歐盟的稅金使用在支持藝文發展上,以及鞭策對藝文環境友善的行政規範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