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德國限制藝術品出口 本地藝術圈譁然

PREV

NEXT

由德國文化部長莫妮卡.格魯特爾(Monika Grütters)強力主導的藝術品出口新法,6月23日先通過了德國聯邦議會(Bundestag),7月8日接著由德國聯邦參議院(Bundesrat)批准,拍板定案通過。這個被喻為「史上最嚴苛」的新交易法,規定凡超過50年以上且價值15萬歐元以上的藝術品,如果要出口歐盟以外的國家,必需要得到政府的許可;若超過75年以上且價值在30萬歐元以上的藝術品要在歐盟區流動,則必需申請出口德國的許可。德國將在境內16個地區設置新的專屬機構來評估該藝術品是否具有「重要國家價值」(significant national value),一旦被認定是國寶級藝術品就不准許出口。

保護政策恐成市場緊箍咒 藝術圈群起反彈

雖說此新法立意是為保護國家資產,避免重要的藝術品與文物從德國流失,且格魯特爾聲稱此法「達到多方考量下的正確平衡」,然而其保守態度、諸多法規限制可預見未來每次跨境交易所需面臨龐雜的文書程序,無疑將大大造成德國藝術市場交易的困難,市場中的各群體包括藝術家、經銷商、拍賣行、私人藏家、美術館皆出現反對的聲浪。

德國政府在去年釋出草案時,像是喬治.巴塞利茲(Georg Baselitz)和格哈德∙ 里希特(Gerhard Richer)等藝術家就威脅要將作品從德國的美術館撤出,以示抗議。今年修正後的法規有稍做讓步,將仍在世的藝術家排除在規範範圍之外,但仍有超過4萬8千人在新法簽訂前連署請願反對,11位德國重要博物館/美術館的前館長們甚至聯名寫了措辭強硬的信去聯邦參議院,聲明這新法將會使得收藏家和畫廊/經銷商都把藝術品送出德國。

新法實施前 「出走潮」已現

「大多數的人都已將最高價的作品運出德國了。」德國最大藝術博覽會「科隆藝術博覽會」(Art Cologne)總監Daniel Hug表示,「現在藝術品有『賞味期限』了。這個新法驅使收藏家在作品受到監管的期限將近之前盡快出脫,免得之後難以出口。」他指出義大利在2014年也實施了類似法令,導致藝術品臨介49年時,立刻到了拍賣市場。而在德國的新法規之下,除了50年的關卡,預計50到70年的品項也會跟進。因此,就全球藝術市場而言,倒是有可能從中獲利。

縱然在新法實施後,很高比例的藝術品可能終究是會通過專屬機構的審核拿到出口許可證,然而這全仰賴審委會各委員來決議是否放行,而對此誰也沒有絕對的把握。Hug闡述:「如果你和任何藝術團體對話,你會發覺對於近100年來的藝術品,哪些是重要到不能出口,大家根本無法達成共識。」再加上各地區傳統的差異,歷史上二次大戰後東西德的分裂,對藝術品的詮釋恐更加南轅北轍。

同時,為了防止ISIS出售掠奪來的古物,阻絕其不法獲利金流,新法亦規定藝術經銷商和拍賣行對於出售的文物都須提供該物件出土國家的出口許可證明。「例如我想賣一18世紀的佛像,我需要一張出口許可;但若這文物來自西藏,而當時西藏根本沒有一個國家,那該如何處理?」Lempertz拍賣行的Kilian Jay von Seldeneck如此說明新法規實行的難度。根據von Seldeneck的說法,Lempertz將會把部分古典大師(Old Masters)以及大部分的亞洲藝術和古董品項移至布魯塞爾的據點。他說:「是政策逼迫我們離開這個國家。」

德國藝術市場將雪上加霜

2015年,德國的藝術市場只佔全球的2%,遙遙落後佔21%的英國;同一年,德國的GDP總值約佔歐盟的20%,英國則只有17%;相較於德國強勢的經濟力,德國藝術市場是非常弱勢的,而新法的實施又將是一大打擊。von Seldeneck闡述:「德國境內只有幾家大畫廊,幾間拍賣行。可能95%主要德國藝術品的交易都已經在國外進行了,而現在只會越來越多。」

有批評者指出,並非新法保存正統文化遺產的思維傷害了藝術市場,而是其全面性的概括特質,在每一次可能發生的重要交易上加了許多繁文縟節和風險,這才是原凶。當所有其他的歐洲國家都用有利的稅率來吸引、活躍市場,脫歐後的英國甚至有意取消「藝術家轉售權」(又稱「追及權」,Artist Resale Right),德國只能在經營中小型畫廊的命運中掙扎,推廣零碎、年輕的作品,卻無法聚資在傑出的「藍籌股」(blue chip)級藝術家身上。大型畫廊聚集地如蘇黎世、巴黎、倫敦和紐約可能會因德國的新法得利,而柏林和科隆只能黯然銷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