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被人誤當填字遊戲玩 277萬藝術品受損

PREV

NEXT

今年7月,德國一位退休牙醫漢內洛蕾(Hannelore K.)到紐倫堡新博物館(Neues Museum Nürnberg)參觀時,誤以為德國藝術家克普克(Arthur Koepcke)的作品,是開放給人們填字謎的互動藝術,就直接用筆在畫布寫下答案。直到警方找上門問話,她才知道自己意外毀損價值8萬歐元(約277.8萬台幣)的藝術品。

克普克是激浪藝術運動(Fluxus)的成員之一,主張過去的藝術太專業化與拘束,藝術應該變得更簡單、人人可為、貼近日常生活。1960年代起,他藉由剪報、雜誌圖片、原子筆等物品,創作一系列「閱讀習作」(Reading-work-piece)作品,試圖消弭藝術與生活的界線。

「閱讀習作」也常融合心理測驗、填字遊戲、詩歌、哲學思考等題材,看起來就像報章雜誌常見的圖文創作。對藝術家來說,這個系列創作透過模擬日常物品的外型,提醒人們無時無刻都受到社會制度、宗教儀式影響,只是毫不自知。

而這次意外毀損的藝術品「閱讀習作NO.40:填入」,約創作於1965年,繪有若干個黑白方格,某些格子寫著英文字母,上方還寫著「找適合的字」,與報章雜誌裡的填字遊戲幾乎一模一樣。

高齡91歲的漢內洛蕾告訴警方,她只是按照說明進行操作,完成填字遊戲,如果博物館不希望人們按照藝術家的指示去做,就應該放一個標誌說明清楚。

「這不是永久性的傷害,作品很快就能修復回原貌。」紐倫堡新博物館館長克勞斯(Eva Kraus)說明,館方瞭解這位老太太不是故意去破壞作品,但這件作品是向私人藏家借來參展,必須按照程序報警,也便於日後申請保險金。

針對「閱讀習作NO.40:填入」的修復費,克勞斯表示,館方會自行吸收約數百歐元(約台幣幾千元)的費用,絕不會向漢內洛蕾索賠,之後也會放置告示牌,說明作品不能填寫文字。

但不是所有人都贊同紐倫堡新博物館設立告示牌的作法,認為這違背激浪藝術運動的理念。美國科技網Ars Technica的藝評家格林·穆迪(Glyn Moody)指出,激浪藝術運動的藝術家不會同意博物館來衡量藝術品的價值,館方也無權教育人們如何欣賞與了解一件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