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失竊7年 達利、藍碧嘉畫作奇蹟尋回

PREV

NEXT

2009年5月1日,荷蘭博物館發生了一起搶案,數名蒙面搶匪持槍闖入,劫走兩幅價值上千萬的畫作。外界原本揣測畫作已遭破壞,但就在今年7月,這兩幅畫突破性地被荷蘭藝術品偵探布蘭德(Arthur Brand)尋回,震驚藝術界。

這兩幅失竊的畫作分別是西班牙超現實主義派大師達利(Salvador Dali) 1941年的作品《青春期》(Adolescence),以及波蘭裔裝飾風格藝術家藍碧嘉(Tamara de Lempicka)1929年的作品《女音樂家》(La Musicienne),原本收藏在荷蘭斯潘布魯克(Spanbroek)斯赫林哈現實主義藝術博物館(Scheringa Realist art museum)。

在這失竊的7年間,畫作被轉手了10次,最後做為抵押品到了一個犯罪集團的手中。布蘭德在9個月小心翼翼地斡旋後,犯罪集團同意返還畫作,但條件是不被追究法律責任。他們輾轉經由中間人將畫作交給了布蘭德,布蘭德拿到包裹在舊毯子裡的畫,隨即送交英國倫敦警察廳,目前已物歸原主。

藝術史學家布蘭德從2002年兼職當藝術品偵探,多次找回失竊藝術品。消失已久、希特勒(Adolf Hitler) 在1939年委託雕塑家托拉克(Josef Thorak)為新帝國總理府鑄造的兩隻銅馬,在去年也被布蘭德找回來了,在此之前,大家都以為這件藝術品已在二戰中被蘇聯紅軍摧毀。

布蘭德表示,要找回失竊的藝術品非常困難,原因在於,只要搶匪知道自己被警方盯上,就會把證物也就是畫作銷毀掉;尤其這類名品在黑市轉手地非常快,1、2年後拿到藝術品的人,根本不會知道當初是誰搶劫博物館,「所以,及時找到他們,並阻止他們就變得非常重要」。

找到誰握有藝術品之後,布蘭德還需要跟犯罪集團交涉,交換條件讓他們把藝術品交出來。布蘭德曾與黑手黨斡旋,黑手黨開出的條件是,「幫監獄裡的黑手黨同夥取得通訊管道,讓他們可以有一周一小時與外界黨員的手機通話時間」,結果並沒有談成。

深入黑白兩道,找回失竊的藝術品,布蘭德被視為了不起的藝術品偵探。不過,布蘭德本人卻不將自己定位為英雄,他認為他做的事情,非常普通,就是真誠溝通建立信任以連接犯罪集團跟警察。布蘭德形容,「他們不是那種不分青紅皂白就會殺人滅口的人,但是如果我不信守承諾,我也不會有好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