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回顧奧運的國族美學 設計與紀錄片引發爭議 

PREV

NEXT

除了精彩的賽事之外,歷屆奧運的另一個看點是周邊設計與宣傳品,不管它設計好壞,都能延燒成為話題。在奧運悠久的歷史裡,宣傳品總是融合城市的特色,甚至有深沉的國族美學在裡頭。

《奧林匹亞》(Olympia, 1938)是首支奧運紀錄片,它由爭議性女導演列尼.里芬斯塔爾(Leni Riefenstahl, 1938)拍攝,記錄1936年的德國柏林夏季奧運。當時德國由納粹掌權,里芬斯塔爾原本是電影明星,後來成為希特勒重用的紀錄片創作者。

這部紀錄片開創許多業界拍片的手法,畫面壯闊優美,能夠激勵觀眾的情緒,也在1938年威尼斯電影節獲得最佳電影獎。儘管影片內容在記錄運動員的賽事,仍被質疑在為納粹做宣傳,而這也是里芬斯塔爾為納粹政府拍攝的最後一部紀錄片。

會徽融合傳統中華元素 反遭網友惡搞

2008年北京奧運的設計融入中國傳統元素,就像一個人下跪作揖的側面圖,似乎在屈膝討好領導人。

被惡搞成女廁的標誌由網友幫它畫上裙子,下方的奧運徽章也被改成「女」字樣。這組圖片曾被網友廣為流傳,當局也提出警告,認為這麼做「非常不妥當」。

而奧運吉祥物也具有悠久的歷史。它的造型通常和舉辦城市的文化遺產有關,希望讓青少年、兒童親近賽事。

吉祥物吸引年輕族群 造型抽象不被看好

從1968年法國格勒諾勃(Grenoble)冬季奧運開始,出現首隻「吉祥物」,但它其實不是由官方推出,而是製作成郵票、卦飾來出售。它的名字舒斯(Schuss)源自德文,意指滑雪時直線滑落的運動姿勢。舒斯擁有大大的頭,睜大的滑稽雙眼、簡化成一條曲線的身軀和滑板相連,身上的顏色紅、藍、白象徵法國國旗。

舒斯臉上一抹詭異的微笑,加上誇大的圓形頭部、纖細的流線形身軀,讓參賽者不想用原本的名字稱呼它,而是「滑雪的精子」(The Skiing Sperm)。

受到舒斯影響,第一個由官方推出的吉祥物「沃迪」(Waldi),在1972年慕尼黑夏季奧運誕生,它的造型是臘腸狗,之後動物成為常見的主題;例如加拿大蒙特婁和河狸連結,俄羅斯莫斯科則是一隻手持奧運火把、腰奧運徽章腰帶的毛绒絨棕熊。

另一種造型和舒斯是相似的脈絡,呈現抽象的形式。但很可能像舒斯一樣,成為飽受批評的目標。例如2012年倫敦奧運時,推出的兩隻吉祥物文洛克(Wenlock)和曼德維爾(Mandeville)。

它們的名字源於現代奧運與殘障奧運的發源城市,頭上的燈源自倫敦的黑色計程車、獨眼像是相機的鏡頭,能夠「錄下身邊所到的一切」。根據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設計師批評它不夠親民,違反設計吉祥物的法則。品牌專家認為它花費過高;評論人史蒂芬.貝利(Stephen Bayley)指出設計「過於孩子氣、是藝術的殞落,並且是一則商業醜聞」。

相對於倫敦奧運的吉祥物,巴西里約奧運的維尼修斯(Vinicious)和湯姆(Tom)分別融合森林中的動植物造型,加上奔放的表情動作、鮮豔的色彩等動漫元素,顯得更有親和力。他們甚至擁有各自的推特帳號,隨時播報運動員的奪獎消息。

每次的奧運盛事對主辦者來說,都需要拼盡力氣,將軟硬體設施準備好、設計宣傳品行銷國家意象,才算是迎回面子。但官方主導的設計往往無法討好每個人,無法參與設計的市井小民,也只能在事後發表評論、改圖娛樂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