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08月22日 Henri Cartier-Bresson 生日快樂!

PREV

NEXT

「拍攝的那一秒是個充滿創造力的瞬間,你所構建與表達的是生活本身提供給你的,而你必須憑直覺判斷何時按下快門。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便是攝影師所創作的,哦......是的,就是那一瞬間!一旦你錯過,它將不復存在。」- 亨利·卡蒂爾·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

你是否看過法國作家卡謬在寒冬裡叼著香菸,一雙洞悉人性的澄澈雙眼,望向鏡頭的那一瞬間?他吐出的思緒瀰漫在冷冽的空氣中,繚繞因反抗,所以存在的身軀。這迷人、永恆不朽的瞬間,便出自20世紀的法國攝影大師布列松之手。

布列松是法國最知名的攝影師之一,他提出的「決定性瞬間」概念,深深影響著無數的攝影人。個性害羞靦腆的他,對這些頭銜不以為然,他只是默默地將自己隱身在人群,忘卻自我的存在,全心投入到「心靈之眼」所見之中,不僅依靠雙眼,也用心、用思想創作,耐心等候著,捕捉每一個獨一無二的瞬間。

那些繪畫教他的事 布列松曾夢想成為畫家

對布列松來說,攝影就是繪畫速寫,他小心翼翼地用雙眼勾勒出眼前景象的表層、線條以及價值的律動,並使用相機拍出自己看見的真實。雖然人們因攝影而認識布列松,但布列松最先認識的不是攝影,而是繪畫。

布列松曾經夢想成為一位畫家,而這個夢想的開端,始於他天賦異稟的路易叔叔。幼年時期的他在叔叔的教導下學習油畫,因此奠定了藝術的基礎。「1913年的耶誕節,我第一次走進叔叔的畫室,當時我只有5歲,但馬上就被畫布和畫室的味道迷住了!」布列松曾如此回憶自己的童年,對繪畫的熱愛不自覺地流露在字句之間。

19歲時,布列松向立體派藝術家安德烈·洛特(André Lhote)學習繪畫與雕刻。洛特「一切始於幾何」的嚴謹規則,影響他日後的影像構圖,因此他稱洛特為「不用相機的攝影老師」。雖然洛特嚴謹的繪畫技巧,培養了他的美學知識,但內心奔放的他,決定擺脫規則的束縛,投入創作形式更為自由的攝影。

創辦攝影通訊社 用萊卡速寫世界的模樣

二次大戰結束後,布列松為了忠實呈現戰後紀實影像,與羅伯特·卡帕(Robert Capa)、大衛·西蒙(David Seymour)、喬治·羅傑(George Rodger)等人,一同創立了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 photos)。此後,布列松背著鍾愛的萊卡135旁軸相機,配上50mm鏡頭,闖蕩世界各地。

布列松的第一站便是前往印度拜訪甘地,但他拍完這位印度聖雄的照片後不久,甘地就遭人刺殺,人們到處悲痛地喊著:「甘地死了!他們殺了甘地!」。隔天,人們為甘地舉行葬禮時,布列松再次進行拍攝,希望紀錄這歷史性的時刻,留下甘地生前與死後的影像。

除了甘地之死,布列松也見證西班牙內戰、二戰勝利後的巴黎解放、中國共產主義的崛起等20世紀的重大事件。這些距今幾十年的老照片,雖然久遠,卻能讓人感同身受,因流露在相片中的憐憫與關懷是如此地真誠,好似布列松和這些歷史性的瞬間有著命中注定的聯繫。

然而,布列松能如此精準的捕捉「決定性瞬間」,並不是因為幸運。所謂決定性的時刻,就是在一個瞬間把握住事件的重點,同時精心地構圖,將對象準確地表達出來,好似繪畫速寫。在拍攝時,他尊重被拍攝的人物和現場氛圍,不人為操控,讓人忘卻相機與攝影師的存在,呈現人們最自然的模樣。

晚年不再用相機創作 全心投入繪畫

經歷30多年的攝影生涯,布列松已是聞名世界的攝影大師,但到了晚年,他卻全心全意投入繪畫,從1975年後便不再拿起相機創作。這樣的抉擇令許多景仰他的人感到震驚,也十分好奇,這位攝影大師不再拍照的原因是什麼?

「我的熱情,從來就不在『攝影這件事本身』,而是為了一種可能性,在忘卻自我的那幾分之一秒裡,因為記錄某種主題以及形式之美所激盪出的情感,那是一種被眼前送上的東西所喚醒的幾何。擊發快門,是我諸多繪描本裡的一種。」布列松在這段話裡道出了他的人生哲學。

對布列松來說,用相機拍照就是瞬間繪畫,捕捉瞬間,留下永恆,出於對生命的一種預感。或許一直以來,他都對繪畫保有更多激情,當布列松透過相機再也看不見真實,他便將鏡子打破,回歸最原始的初衷─繪畫。

布列松的好友山姆·山方(Sam Szafran)曾說:「他從未停止攝影,只是現在不再使用相機,而是用心攝影。」布列松一生在追求的都是生命的真理,而不是形式上的美學,即便他不再使用相機創作,他依然以「心靈之眼」繪出了他一生不斷追尋的永恆瞬間。

Henri Cartier-Bresson , (b) 1908.08.22 ~ (d) 2004.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