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夠Local嗎? 一群駐村藝術家接台灣地氣

PREV

NEXT

藝術家到世界各地駐村,不只體驗他方獨有的在地文化,也會把自己對當地的觀察、情感融入創作,與土地進行親密的對話。今年,六位/組國內外藝術家來到台北駐村創作,試圖了解這座城市的特色,令人好奇的是他們眼中的台灣與當地人一樣嗎?認識的文化夠不夠「Local」與「道地」呢?

今年8月,台北國際藝術村以「接地氣,嗎?」為題,展出來自台灣、中國、日本、韓國、荷蘭、挪威等各國駐村藝術家的作品,讓人們欣賞這六位/組參展藝術家,如何以自身文化脈絡凝視台北、接收台灣的「地氣」。展覽展至9月4日。

「外地人用外地的眼光能不能看到本地人用本地的眼光看不到的本地的風光?」策展人沈菲比說明,台灣是座不斷承接四方文化與各路人馬的海島,駐村藝術家聯展,是一種最複眼的場域,一雙雙「非在地的他者」的眼珠所反映的「我們的在地性」,提供在地人反芻、咀嚼其實可能一直都在變動中的「在地文化」。

就地取材 創作他們眼中的台北印象

美麗華摩天輪、台北101、台北捷運、尼伯特颱風、蚊子、行道樹、台灣啤酒……這些是日本藝術家片岡純也與岩竹理恵在台北駐村期間,印象最為深刻或每天都會看到的事物。他們為了紀錄在台灣的生活,用日常物品創作一系列裝置,描繪台北的風景。

對兩位藝術家來說,台灣與日本最大的差異,是炎炎夏日裡嗡嗡作響、惱人的蚊子,他們為了打蚊子,特地買了一個電蚊拍放在房間。為了訴說滅蚊的經驗,他們用羽毛球拍替代電蚊拍,在網子上放了四個圓珠,彷彿模擬蚊子的死狀。

在台灣生活期間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則是今年夏天首個強颱尼伯特颱風,它攜來的狂風暴雨震懾了兩位藝術家。片岡純也與岩竹理恵將一團黑色磁粉撒在地圖上,模擬當時尼伯特颱風在太平洋高速旋轉、不斷來回移動的狀態,紀錄他們對大自然的恐懼。

對兩位藝術家來說,駐村創作就好像在寫日記,並透過就地取材貼近常民生活。片岡純也表示,在哪個地方駐村創作,內容沒有太大差別,因為他都是一位觀光客與外地人,駐村藝術家與當地之間的關係都是一樣的。

從原鄉出發 刻劃在地的「異國情調」

有別於日本藝術家凝視台北街景,由陳漢聲、李冠宜、劉星佑等三位台灣藝術家組成的藝術團體「走路草農藝團」,從原鄉生活、農作物、文化認同等角度出發,創作三個系列錄像與裝置,探索何謂台灣的「地氣」,以及刻劃台灣在地的「異國情調」。

劉星佑出身高雄甲仙,他的父親平常到都市工作,六日才回家務農,但心裡一直想擺脫都市生活,希望有人可以帶他回甲仙。呼應父親的鄉愁,他以「載我回甲仙」為題創作,在展場擺放甲仙的特產,幾罐醃好的筍乾,讓四周飄散淡淡的筍香與酸味,彷彿來到甲仙的農田。

一提到甲仙,人們常聯想到筍子與芋頭的樣貌,但藝術家希望觀者用嗅覺取代視覺,透過氣味重新認識甲仙。劉星佑表示,筍子的味道比起影像更為直接,所以他選擇在現場展示醃筍罐,對他而言,甲仙的地氣與物產、食物有關。

除了透過筍乾的氣味,貼近原鄉純樸自然的氛圍,來自高雄大社的陳漢聲也選用包裝農產品的紙箱,在上方印製自己設計的大陸妹圖案,試圖刻劃農業生產、運輸的過程。在展覽現場,參觀者可以預訂大陸妹,未來售出後,他會在紙箱上簽名與書寫日期,讓每個紙箱的圖樣變得獨一無二。

「農產品送達買家手中,是需要花費許多人力與時間。」陳漢聲說明,人們平常看到包裝農產品的紙箱,不會特別注意外面的圖案與運送資訊,但透過他的版畫創作與設計,希望大家能重新觀看農產品流動的過程。

有別於劉星佑與陳漢聲以原鄉為主題的創作,李冠宜以文化認同為出發點,創作錄像裝置《給愛麗絲》,思索台灣面臨的艱難處境。她拍攝一尊金髮碧眼的洋娃娃,出沒在桃園家中後院的盆栽,訴說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情節。

愛麗絲掉入洞裡、來到夢幻的異境,被問到來自哪個國家時,她無法回答自己在哪,這暗示了娃娃既是愛麗絲,也是藝術家本人,更是每個台灣人的內心寫照。李冠宜表示,日本、英國、美國不會去強調在地性,但台灣尷尬的政治情勢與地理位置,無法跟國際說台灣是一個國家,只能靠在地性去訴說自己是哪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