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09月13日 Joel-Peter Witkin 生日快樂

PREV

NEXT

「那些賞心悅目的事物是很容易做的,但那就像是使用自動相機一樣,太簡單了,無法滿足我。我的作品,正處於走向光明的狀態,但必須先經過黑暗。」—喬彼得˙威金(Joel-Peter Witkin)

今天是美國超現實主義的暗黑攝影大師-喬彼得˙威金的生日,讓我們祝他77歲生日快樂!

威金的攝影風格非常大膽腥羶,多是關於宗教、性、暴力、血腥、死亡、痛苦、殘缺與醜陋的主題,並貫以黑白的單一色調,讓這些原本黑暗的主題更顯陰沉。

他所選擇的影像主角,多是社會上的邊緣人群,包含老人、變性人、雙性人、侏儒、情色工作者、性奴隸,以及一些天生肢體殘缺或是器官異位與異常的人,還有活體動物或牠們肢體,尾巴、翅膀、爪子,甚至到人類的屍體、斷裂肢幹和屍塊與腐爛物等等,許多道德邊界上,人們唾棄覺得骯髒噁心,長期忽略或是不喜歡的人事物,這些全部都是威金的創作題材。

童年創傷 造就獨特的暗黑攝影

1939年出生於紐約布魯克林,有一位雙胞胎兄弟,父親是一位猶太人,而母親則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小的時候,喬彼得˙威金就經歷了一些一般孩童不會面對到的事,像是少了一位還未出生就死於母親腹中的兄弟,經歷父母親因為宗教信仰上的歧異而分離的悲痛氣氛,目睹過家門口前的嚴重車禍,當場看見小女孩的身首分離。

威金回憶,「我站在街道一旁,看著一個東西從其中一台翻覆的車子裡滾了出來,滾著滾著,就滾到了我的腳邊,停了下來,那是一個小女孩的頭。我彎下腰,想去摸摸她的臉,跟她說說話,但在我快要摸到她的時候,突然有個人把我拉離現場…」

雖然事後威金的母親表示對這件事一點印象都沒有,使這個駭人的童年經驗真實性存疑,但依然顯示出威金奇異的童年生活。這些特別的早期經歷,深深影響威金日後的攝影作品。

1961年,越戰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威金在此時加入美國陸軍。當時他希望能有機會上到戰場上,拍攝一些戰爭時的照片,可惜事與願違,即使在越戰期間加入美軍,威金的從軍生涯裡從來沒有真的看過戰爭場面,大部份的時間他都被派駐在德州的胡德堡,處理新聞資料與照片的分類整理。退伍後,他回到紐約繼續他的學業深造,首先進入了美國柯柏高等科學藝術聯盟學院(Cooper Union)就讀,他在那裡主要修習雕塑。隔年,威金搬到了新墨西哥州的阿布奎基(Albuquerque),繼續於當地的大學就讀,並且開始了他的暗黑攝影之路。

宗教邊境名畫 完美入作

或許從小受父母親不同宗教信仰的教化,或是兩人因宗教離異之後帶給威金的衝擊,他對於宗教議題非常敏感,作品中也經常出現宗教元素或主題。

威金大部份的攝影作品,都是在他搬到新墨西哥州後完成,在許多作品中可以看到充斥窮苦與疾病的邊境文化;而居住在邊境地區,要取得怪奇的東西也相對容易,例如動物屍首、少數民族飾品用具或是人類屍體等。

威金選擇黑暗、死亡或是肉體上有殘缺的人作為拍攝題材,被許多人認為是褻瀆神明、反宗教的行為,但威金卻認為他們擁有「基督的傷痕」,他們是具有「肉體奇蹟」的人,他們正在通往光明的道路。

雕塑結合攝影 傳達無聲黑暗訊息

攝影過程中,威金強調的並不是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而是場景佈置安排及影像後製。不管是有生命的變性人或是侏儒,還是沒有生命的物品、髮飾、水果,乃至斷掉的手臂腳掌、腐爛的肉塊、陽具還有屍體,威金總是精細地安排整體畫面呈現。他尤其擅長「異質並置」的手法,將多種對立的元素一起擺在畫面中,像是在新鮮的水果堆裡擺放一隻腳掌;給屍體擺上華麗服飾;雙性人男女性徵並置等,使得作品充滿衝擊性。

此外,威金的作品還有一個很大的特色,就是以名畫作為基底,依循畫作的模板,放入自己要的人物與物品。像是他的作品《布希之筏》(The Raft of G. W. Bush)就是以浪漫主義畫家傑里柯(Theodore Gericault)的著名畫作《梅杜莎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為藍圖所完成的作品。

在後製方面,威金則會使用刮損負片或是化學藥劑浸泡的方式,使照片擁有許多隨機刮痕與特殊顏色;他也會使用拼貼的手法將其他元素融入,強調畫面的怪異氛圍。

在80年代左右,威金的大膽作風引起了社會兩極化的討論;也由於特殊的題材手法仿製不易,造就了極高的藝術價值。直到近年來,威金都持續地在創作。

威金的攝影作品,開啟了後來「審醜」的紀實攝影,開始有人用影像關注那些社會的弱勢人群。他的攝影方式亦影響了之後劇場的「黑盒子」實驗劇場,許多奇特裝置與服裝也影響著現代的時尚產業,例如在2001年知名服裝設計師亞里山大˙麥昆(Alexander Mcqueen)還辦了一場時裝秀,真實重現了許多威金經典的的攝影作品。威金獨特黑暗風格與創作手法,深深的影響後世眾多的藝術領域。

Joel-Peter Witkin,(b) 1939.9.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