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來看一齣感情劇 我們不要傷心了

簡翊洪《三溫暖內分享日常-相擁》 。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在感情經驗裡,總會遇到一個特別的人,他/她可以牽動你的情緒,在一步步交往中彼此試探、過招,即使這些已經過去,仍會成為難以忘懷的記憶。假如要把感情化為藝術,你會選擇什麼創作方式呢?

簡翊洪個展「我們不要傷心了」,將城市裡的戀愛關係畫進水墨,讓成群人物扮演關係中的不同角色,上演自己的腦內劇場。其中有人享受被虐的快感、有人已經疲憊的躺在一旁,場景出現中西方元素,如古墳、擂台或噴泉,展現藝術家豐富的想像力,展期到10月23日。



裸身男體 去除社會階級限制

簡翊洪曾在2014年獲得臺北美術獎,獲獎作品《男孩與叔叔》中,裸身男孩是個人的情感化身;中年男子「叔叔」則象徵他喜歡的年長男性。在「我們不要傷心了」中,人物延續了相同的設定。

簡翊洪說:「身體是我一開始創作的動力跟來源,從裸露的狀態開始,進行日常或生命上的想像。當人物穿上衣物的時候,將形成某種社會階層的投射。但這不是我創作最初的考量,因此選擇裸體的形式呈現。」



簡翊洪《精神病與虐待狂》。圖/谷公館提供。



簡翊洪《精神病與虐待狂》(局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情侶互相虐待 既愉快又傷痕累累

不過,在作品《精神病與虐待狂》裡,部分人物穿上了精神病患的束縛衣。簡翊洪想藉由畫中穿束縛衣的病患、被繩索綑綁的人,表達情侶互相虐待所產生的快感。這種關係是生活樂趣的來源,同時又給對方帶來壓力。當壓力過多時,會演變成內耗的狀況。

在作品角落,有被丟棄在一旁的人,互相堆疊成為一座小山。簡翊洪說明,他們可能是被消耗過量,對關係感到疲憊,暫時想要放棄、休息的情場失意者。



簡翊洪《修了一座漂亮的墳》。圖/谷公館提供。



立起回憶紀念碑 完成儀式才能向前走

《修了一座漂亮的墳》是橫幅創作,前景是一列送葬隊伍,有人抬棺、有人裸身吹奏樂器,後方則是一座座墳墓,成群男性穿梭其中。「修了一座漂亮的墳」原本是一句歌詞,源自自陳昇歌曲《普通的日子》。

簡翊洪說:「當你回憶過去的事情時,縱然在以前是快樂的,都會產生淡淡的惆悵感,偏向負面的感受。回憶的過程就像在建立紀念碑。」而立起紀念碑時,又像在修築一座座墳墓。簡翊洪補充:「在修築墳墓時,需要反覆進行民俗的儀式。做完這些儀式之後,我們就可以向前走了。」



簡翊洪《擂台》。圖/谷公館提供。



 



簡翊洪《擂台》(局部)。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年齡差戀愛 開啟無盡的溝通角力

《擂台》則在探討世代價值觀的差異。簡翊洪表示,有年紀的人處理感情問題時,總會退一步,認為「暫時不處理,就是最好的處理」,但年輕人卻認為應該盡快溝通。

作品裡,中年男子和戴頭套的男孩在擂台上角力,左上角有兩個「叔叔」躲在樹叢裡,被拿著棒子的男孩團團圍住,要他們出來處理問題。這個場景源自戲劇《棒打薄情郎》;頭套則引自三太子的造型。男孩會戴上頭套,是因為羞於見人,不敢讓經歷豐富的中年男子看到面目。一但遮住臉,就能和對方平起平坐了。

簡翊洪的創作關注生命經驗帶來的感受,相對的,針砭時事的作品雖然能保留時代脈動,卻與後代的人產生距離感。他希望,往後的人們在觀看自己作品時,能夠縮短這種距離感,產生橫跨時空的情感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