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別說可愛! 林家弘眼底的甜美哀愁

林家弘,1984年出生於台北,作品藉由靈魂之窗,描繪人類當下的疑問與議題,反映個人在現代社會的處境與心境,以大眼娃娃帶領觀眾看生命與世間起伏。

《Phubbing》

1.對你來說萌是什麼?

萌本來是指「草木初生之芽」,而我比較認同初生之犢的用詞,閱世不深的青年敢說敢行,無所畏懼!對事物的見解或許少了包袱,批判更能一針見血!

《萬聖節 2》



2.為什麼您把畫作聚焦在神情描繪呢?

臉部表情一直是創作的焦點,誇大的臉部,圓圓的大眼,演繹著身處現今社會中各種人在經歷不同情境下,透露出的隱性表情。藉由表情、衣著、姿態及身處場景影射出畫中人物的身份與情境,流露出主流價值觀中,個人意識的表現在外界觀感,與自我認同間的掙扎,重要的是要如何保持一顆獨立判斷的心。這樣堅持做自己的人生也許會跌跌撞撞,但這樣的態度卻也是最能坦然面對自己。

《大眼睛》



3.你想藉由作品傳達什麼樣的訊息呢?

關於生活的凝視,以一種旁觀者的角度深入剖析當代社會的集體狀態,揭露人們心理層面的種種衝突。在眾人對青春的歌頌之中,看見擁有強烈自我意識卻無力面對現實挫折的年輕世代,種種的思索,正是出自於對人生的珍視,對美好生活的期盼。

也正是對人生道路的嚴肅思索,促使不斷探究生存的意義,透過生命的體驗,呈現當代生活裡那些隱而不現的情緒波動。創作也提醒人們在忙於追逐的生活中,停下來再次審視身處的境地,究竟怎麼樣,才是面對人生最好的態度。作品中往往沒有解答,透露著往往是時代下的疑惑與問號。

《邪惡泡泡糖》

《與神同在》


《邪惡泡泡糖》、《與神同在》、《天佑美國》、《納粹萬歲》這幾幅畫作描繪的是,身處相對和平的世代與國度,我想我無法真正體會戰爭帶來的恐懼!閱聽媒體的報導,以及連番上演的恐攻事件,不經聯想起近代的區域戰爭以及兩次的世界大戰,戰爭的結束,歷史上的罪過到底給了世人什麼樣的啟示:「真的有必要用非和平、甚至戰爭的手段來解決國家和國家、 種族和種族、宗教和宗教之間的歧見和問題嗎?」

槍火下的百姓,是強權之下的犧牲者,而獨裁者與侵略者的麾下大軍,則是一群盲從的魁儡!軍事勳章是頒贈於軍人或軍事單位的獎勵,以表揚軍人的英勇表現或服務精神,對照與戰爭強權之下的犧牲者,無非是最大的諷刺!筆下作品,戲謔著軍官的神情,其實也是訴說著反戰與和平的期盼!軍事勳章是頒贈於軍人或軍事單位的獎勵,以表揚軍人的英勇表現或服務精神,對照與戰爭強權之下的犧牲者,無非是最大的諷刺!

《天佑美國》

《納粹萬歲》



4.你覺得自己是什麼屬性的藝術家呢?

畫風上我覺得自己的作品並非可愛,也不甜美!反而隱匿著一抹憂愁。

除了繪畫,我也喜好立體造型,也喜好木工水電土水,以及銲工。工作室堆滿了各式器材,在作品中也常嘗試使用非傳統繪畫媒材。歸類屬性,我想我屬於「打破砂鍋『作』到底的藝術工作者吧」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