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鸚鵡人的太空旅程 張騰遠從未來回望現在

2016台北雙年展參展藝術家.張騰遠畫裡的「鸚鵡人」擁有深藍色羽翼、穿著白袍,牠們是沒有個體差異、性別的外星生物,就像藝術家操縱的戲偶,忙碌地做著各種事情。鸚鵡人對太空事物進行探測,隱含對當代議題的反諷,像一種「從遙遠未來回望現在」的感覺。

《得到兩顆星》(點擊作品,看更多詳細資訊!)

1.可以請你簡要的介紹自己是什麼屬性的藝術家嗎?

我的創作不是在處理動漫這件事,但會把它當成創作材料,期望使用的方式是比較豐富的。

我所處理的媒材,有動畫、裝置,也有做雕塑,在創作時都選用它們的屬性來拼湊方向。也希望在閱讀創作脈絡的人,可以感受到,我企圖用不那麼單一的方式去進行建構。

2.對你來說萌是什麼?

我覺得「萌」代表這個時代反映出來的一種現象。會產生這些事件或現象,往往有很多原因,比如當代環境的壓力、資本、消費…,種種關鍵的因素之下才會造成這些事件。所以我會聚焦在背後的原因。我想藉由畫中的世界,表達廣義的社會現象…就像是遠處的觀看者般看待這件事情。

《超有機植物》(點擊作品,看更多詳細資訊!)

2016台北雙年展參展作品《逃生至地球:100 種在地球上的生存方法》,目前也在新苑藝術個展展出。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3.你有被動漫文化影響嗎?

動漫是我成長過程中很重要的回憶和元素,從小也很喜歡看漫畫或是卡通。我最近剛看完《漂流教室》,它描述一群教室裡的小學生,在一場大地震後漂流到異世界,必須四處探險、想辦法生存下去。我很喜歡這種怪異的題材,而且裡面的小學生看起來都很邪惡(笑)!

小時候印象最深的動漫是《哆拉A夢》(當時還叫做《小叮噹》),不時還會把它找出來重看。當我每次回頭去看《哆拉A夢》漫畫,都會想到小時候如何去看待未來…回想以前喜歡畫圖的感覺,對創作滿有幫助的。

但我覺得,這些卡漫不是這麼明確的影響我,可能只有隱微的影響。

《漂流教室》漫畫封面。圖/取自 Blogger.com

4.目前創作的樣貌是如何形塑出來的?


2008年大學剛畢業,還在思考要使用什麼媒材,做過裝置或其他媒材的嘗試,但試過以後才發現,繪畫才是我覺得最自在的事情。如果要說,是甚麼影響我,讓我走到現在的風格,就是不斷地去找「怎樣才最自在、輕鬆」。假如創作時覺得某種方法不太順利,可能就不是適合的方向。

目前於新苑藝術個展展出作品《與白晝的你分享夜空》。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搔癢測試》(點擊作品,看更多詳細資訊!)

5.請介紹這次的參展作品?

《搔癢測試》是我2012年最開始的系列,那時我設定了兩個人物:鸚鵡人、海豹人。鸚鵡人負責觀察和研究地球上各種東西;海豹人負責被實驗。鸚鵡人不理解搔癢對人類有甚麼影響時,就請海豹人來做測試。這時我比較追求平塗色塊,有點像電腦螢幕,讓人很快能夠理解。

2014年的《得到兩顆星》,是在紐約駐村時的作品。當時第一次到紐約,對文化的衝突比較有感觸,像在諷刺西方世界。米其林有出餐廳指南,像是在賦予餐廳幾顆星、認定餐點好不好吃…但這件事可以擴大到,「你憑什麼認定別人值得幾顆星」?畫面上鸚鵡人給米其林兩顆星,好像在幫它做急救;我想諷刺這個市場機制,一般而言都是米其林在給別人星星,這次則由鸚鵡人給予它。

6.你怎麼看待觀眾對作品的回饋?

觀者閱讀我的作品時,才是它完成的時刻。我的畫面都像在提出問題,由觀者自己去拼湊。我對觀者如何描述自己的作品很有興趣,因為每個人的詮釋和感受會根據成長經驗有所不同。他們的觀點也會成為我下一次創作的靈感和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