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為什麼《法蘭德斯的嘉年華》 貓要攻擊孔雀?

詹姆斯.恩索(James Ensor,1860-1949)是比利時近代的一位異色畫家,像《法蘭德斯的嘉年華,1929》這幅穿著慶典服裝、戴著骷髏面具的變裝群像畫,帶給人強烈印象,是各地展覽爭相邀請的搶手之作。我不是很喜歡。仔細看會發現,畫裡有很噁心的東西。不過,他的色彩倒是有種神奇的魅力。

這幅畫重複使用了過去的大型作品《耶穌進入布爾塞爾》(Christ's Entry into Brussels,1998年,保羅.蓋蒂博物館J. Paul Getty Museum)中右後方的背景構圖。我曾經親自到洛杉磯看過一次,它讓其他梵谷、米勒等名畫都頓時自腦中消失,光那幅畫就讓我震撼得有如吃了一記正拳。

詹姆斯.恩索《耶穌進入布爾塞爾》

詹姆斯.恩索《法蘭德斯的嘉年華》

群眾前面有兩隻白貓錯身而過,應該是盯上了右邊的孔雀吧。一開始我還以為是狗,完全沒想到是貓。大概是因為牠們的鬍鬚太長了吧?畢竟,恩索是表現主義的元老,所以這部分只有粗略地畫個大概。

他們在做什麼?因為是嘉年華會,所以大家鼓掌叫好地圍觀,看接下來貓會怎麼攻擊孔雀嗎?這種事明明就很駭人。

因為人在這種時候,反而會對殘酷的場面漠不關心。我也曾經遇過,年初一去神社參拜時,神社境內有條狗在追著雞跑,結果不但沒人上前阻止,大家反而在看好戲。而且這幅畫中的群眾都變了裝,戴了面具。這就是人的本性吧。

那幅《耶穌進入布爾塞爾》是宗教畫嗎?

恩索把騎著驢子的耶穌放在那幅畫中央,在傳統的「耶穌進入布爾塞爾」的圖像中,加入了布爾塞爾的嘉年華遊行。所以,兩幅畫都帶有犧牲的含意,也就是「貓攻擊孔雀=民眾將耶穌逮捕行刑」。因為民意這種東西,經常會造成殘忍的結果。

比利時真不愧是慶典與寓言的國家,布勒哲爾也是出身自這個國家。我好像漸漸可以了解恩索繪畫中複合性樂趣了。(文圖摘自三采出版《藏在名畫裡的祕密:不只技法和藝術,最關鍵是隱藏在畫裡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