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12月30日 William Eugene Smith 生日快樂!

PREV

NEXT

「我想要拍的是有感情的戰爭照片,這些照片要能打動人,甚至能掐住人們的咽喉,讓戰爭的可怕侵入到他們的腦中,讓那些人好好想想,再也不應該有戰爭了……。我必須用我的肉體和精神力量,盡一切可能阻止和延遲下一場戰爭。」──美國知名報導攝影家尤金.史密斯(William Eugene Smith)

尤金.史密斯1918年出生於堪薩斯州(Kansas)的威奇托(Wichita),14歲時向母親借了一台布朗尼相機(Brownie Camera)開始拍照,便一頭栽入攝影的領域。他父親早期是位成功的糧商,卻因為堪薩斯州大旱破產,在一家醫院停車場舉槍自盡,那時史密斯18歲。

父親的死帶給他很大打擊,而報紙對於這項自殺事件的報導與事實大相逕庭,促使他對美國新聞業的規範心存疑慮,發誓要成為一名攝影記者,以最高的標準要求自己。之後他到《新聞周刊》(Newsweek)、《生活雜誌》(Life Magazine)、《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等知名出版社工作。

1942至1945年間,史密斯多次以戰地記者身分前往戰爭地區,為捕捉最好的畫面而全身心的投入工作,期間他大量服用醫生開的藥物,來維持精神穩定,甚至在沖繩報導第十三次戰鬥行動中被砲彈碎片擊中,傷及背部與手臂導致2年時間無法工作。

「每次我按下快門,都是對戰爭的大聲吶喊和譴責。同時,也伴隨著希望,希望這些照片保存下去,希望這些照片能引起人們的共鳴,以喚起他們的警惕和醒悟。」史密斯如此說道。

負傷的這段時間,史密斯拍下的第一張照片是他的兩個走在林間小路中的背影,名為《前往天堂的道路》(A Walk to Paradise Garden ,1946) 。「我決心反擊這兩年的沉寂。就在這一天,負傷後的我首次嘗試要照相機再度聽命我,我強迫自己的身體去駕馭相機;同時,也試著命令自己的創造靈魂停止它的放逐流浪。」

後來《生活雜誌》派駐史密斯前往美國中部報導鄉村醫生的生活,與非洲加彭拍攝史懷哲醫生的痲瘋病醫院,不再派他前往戰地,因為艾德.湯姆生(Edward Kramer Thompson, 1907-1996)認為,如果再派史密斯報導戰爭,他一定會死在戰場上,所以拒絕了他去朝鮮的請求。

1971至1973年間,史密斯與他的妻子艾琳到日本水俁市,深入採訪了這個因工業污染造成水銀中毒的漁村,可以說是以攝影方式介入公害問題報道的最早實踐。在飽受生命威脅下完成攝影集《水俁》(Minamata, 1975),引起世人觀注,幫助當地村民獲得賠償。

史密斯以人道關懷的精神,貼近他所拍攝的對象,即使面對精神上折磨與暴力威脅也不屈服,堅持對自己誠實的原則,以紀實攝影讓新聞報導不再只是流於表面,進而產生更深廣的影響力。

W. Eugene Smith (b)1918.12.30 ~ (d)1978.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