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解讀【2016金鴕鳥獎】(一)-政府請拿回該有的專業堅持

評論人/吳介祥(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 理事)

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理事吳介祥。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2016金鴕鳥獎】票選藝文鳥事件中,例如盜圖、文資等事件,看起來好像是各自獨立的。但就我長期對於文化現象整體的觀察,以及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針對文化政策所做的觀察跟評估,其實這些事件都是環環相扣的。

以「台北2017世大運MV仿日團舞步」來說,據了解這案子其實就只有以10萬元以下的標案標出去做的。因此我們可以試著想想是不是採購法造成的問題?有些案子的經費需求應該不只10萬,但就把它當成10萬來做;或者是說有些案子來不及了,就把它拆成很多像10萬以下的小案子來做。追根究柢,不是受制於採購法,不然就是要迴避採購法。

台北2017世大運MV仿日團舞步。圖/取自Youtube

做到最後我們常會覺得,專業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結案的時候每一張單據都要合乎程序;單據合乎程序有效性,比一個專業者提供的意見還重要,執行率比文化主體性來的重要!這造成一個現象就是,文化建設大小案子,其實都沒有什麼主體性、專業度可言。

例如像「嘉南海岸線的玻璃鞋」這樣的文化建設計劃,地方主管要的不是文化養成,不是要地區的主體性,也不是要讓在地人有什麼文化資源,他們想到的是數字、人潮、開發、土地增值、達成率。整個文化政策一直在犧牲專業,一直在做短線操作,只求符合審計法跟採購法的要求。

嘉南海岸線的玻璃鞋。圖/取自EToday新聞雲

被扭曲的文化事務 何來美感教育?

不管是文化局、觀傳局、藝文館舍(例如:美術館)、文化育成機構等,常常會受到民意代表不專業的質詢、不專業的監督。這些主管機關或執行機關為了避免不專業質詢衍生的困擾,往往把專業犧牲掉,要求外包廠商改內容或者拿更少的錢提供更多的服務。

整個文化事務不斷被政治操作,被KPI(關鍵績效指標)、到館人數、達成率、預算使用達成率等種種監督機制與數據扭曲,無法呈現內容專業。整個官民合作的體系,到最後最重要的,只剩下數字還有時間的壓力。

時間上壓力,是承接政府案子的時候普遍遇到的困境。在時間不夠充分表現專業的時候,官方機關還常常在壓迫時間。比方說,每一個步驟都還要上級看了以後覺得OK,我們才能接下來做。所以,像是「奧運制服」等各類設計,其實都可能是在這樣過程中犧牲了專業。

這跟美感教育的過程一樣,都有個公布時間、時程,要提的案子,要執行到什麼程度,以及完成後結案過程。在這狀況下,從何去培養美感教育?

藝術專業、文化專業工作者花最多時間是在跟官方機構討論他要什麼樣的細節;官方機構會考量民意代表比較在乎的是甚麼,盡可能避開風險。然而,避開風險就是在抑制創造力,結果變成,我們花大部分時間在處理單據、核銷、結案報告的問題,多到蓋過處理專業的時間。

面對這種生態,我們沒有辦法真的達成美感教育,也不太可能真的把我們期待的專業發揮出來,更很少有機會把我們認為的專業向公機關說服、推銷,期待這些公機關去捍衛他們在這些事情上面對品質、專業的堅持,這些都是不可能的。

奧運台灣代表團服很螢光。圖/取自PTT實業坊

官民合作機制應重新檢討

如果不尋求真正的官民合作機制,這樣的現象一定會持續循環。在這種狀況下,我們根本不可能談什麼文化的累積、永續、美感教育。《憲法》賦予我們言論自由、表達自由,可是這些東西沒有在執行上表現出來,《審計法》變得好像比《採購法》還要大,《採購法》比《憲法》還大。

政府機關應該要捍衛專業上應有的堅持;我們不應該讓民意代表不做功課、不閱讀、不學習也不謙虛向專業請教,就任意拿著數字質詢公機關或委外單位,隨便拿一個KPI、人潮、數字就可以濫用他們的職權。這是目前我們觀察文化政策上最嚴重的問題,也是我們希望未來大家要一起克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