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解讀【2016金鴕鳥獎】(二)-政府怠惰成為古蹟自燃推手

評論人/蕭文杰 (台北文資環境守護聯盟)

蕭文杰於金鴕鳥記者會現場。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從古蹟自燃看政府的怠惰

去年有媒體報導全台共12處古蹟自燃,然而,大家可能不是很清楚,在雲林,一處文化資產在斷水斷電的狀況下,在雨天裡被燒8次,明顯是人為燒毀。

古蹟「被火災」背後的原因是甚麼?第一是開發利益,第二是政府的怠惰。

被指定為古蹟的文資,如台北市市定古蹟「前南菜園日式宿舍群」遭燒毀,還有機會被重建;不被指定的、例如「列冊追蹤」的文資,一旦被燒毀,就失去重建的機會了。郝龍斌任台北市長時,被建商強拆的「青雲閣」,就曾被列冊16年;去年11月發生火警的日治歷史建築台電核火工處辦公室,也被列冊將近十多年。

前南菜園日式宿舍群。圖/取自隨意窩日誌

這些古蹟我們都認為很重要,但政府就是不願意將它指定為古蹟。2005年及2016年新修的《文資法》版本限制人民的公民參與權。也就是說,假如民間提報文化資產,他本身是非所有權人,政府依法處理是到文資列冊即可。積極一點的文化局會多做一點,消極的文化局就只做到這個階段,甚至擺明表示,因為《文資法》沒有明文規定,局方只能進行到目前的階段了。

《文資法》的條文寫得似乎很漂亮,其實有許多漏洞。以文化人的角度來看,如果要守護文化資產,只能靠《文資法》了,當然希望它獲得完善的修訂,並且執法分明。

萬華青雲閣。圖/取自東網

「政治火災比古蹟自燃更可怕

看著文資建物燒掉很心疼,可是我覺得「政治火災」更嚴重。

選舉前柯市長不是很「文化」的樣子嗎?但是就是那樣子而已。從嘉禾新村到南港瓶蓋工廠全區保存跳票我們就了解,坐上位子以後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另外,政治黑手介入也很恐怖。

什麼叫政治黑手?就是申請文資審議會上,應該迴避的委員卻沒有迴避。我們就算想告他,也會因為沒有文化公民權而告不了。政治不作為是最慘的狀況。

再舉一例,一個鹿港國家歷史風景區計畫以60億打造,文化部撥了很多錢,卻保不住李棟材故居(大新商事株式會社)、吳蘅秋殼牌石油會社代理店、杜錫圭故居……等3棟在城區的文化資產,這是一個非常可笑的事情,經費運用不平均。

遺產潛力點 規劃不足

馬祖東引聚落彩繪成彩色。圖/取自蘋果即時


主管機關應該要主導建立防火機制,可是我們一直拖都沒有去做。另外,像是台北嘉禾新村、虎尾建國新村有一個共同現象,就是被指定成文資後,變成沒有人居住的地方,就很容易被丟垃圾,管理上來講是有疏失。連文資團體要主動幫政府機關打掃還會被拒絕,文資當然更容易「被火災」,這是政府機關的失職。

至於被塗鴉的文資,這當中我們應該要注意到兩個點,一個是淡水,一個是馬祖,這兩個地方是文化部所公布的世界遺產潛力點,但是這兩個機關都無法可罰。

為什麼無法可罰?我們的世界遺產潛力點裡面,沒有做管理跟維護計畫,沒有針對這區塊作色彩管理,例如淡水就任由建商興建高樓;執法上,我們雖有文資法,卻執法不力。以暫定古蹟淡水重建街來說,彩繪的匠師就是淡水區公所介紹的,也就是說他是官方介紹去破壞的。這種狀況下新北市文化局該怎麼定奪?執法上面無法落實,文資法定再嚴都形同虛設。文資火災這麼多,卻很少有人因此被判刑。期望執法層面再嚴格一點,我們也應該要更嚴苛去監督政治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