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闖蕩藝壇 先學會幾招心法【畢業後的第一哩路系列報導】

在頂著學士帽,正式告別校園前,學生總忙著籌備畢業展。這場大學畢業展,一生只有一次。學生在這裡展出畢業代表作,畫廊與策展人,則在裡面挖掘新人。

把握畢業展 換取被看見的機會

新竹教育大學藝術與設計系老師李足新表示,學生的畢業展,是踏出社會非常重要的第一步。他說,學生透過畢業展,能讓大眾看到今年美術系水準,也使策展人、畫廊在畢業展中找到想栽培的藝術新秀。

如果作品優異,而且有市場性,便能順利與業界接軌。但那些沒被畫廊看見的畢業生,也不要灰心,不用因此認為,這一生都與藝術家無緣了。 因為藝術這條路,通常一走就20年,畢了業,才是一切的開始。是否能成為大藝術家,決勝點不在畢業的那一剎那,而在當藝術家的決心是否堅決,以及每個選擇是否都做對了。

畢業當不了藝術家 很正常

「一畢業當不了藝術家,是很正常、很自然的」台灣藝術大學雕塑學系老師楊北辰表示,能夠靠藝術養活自己,反而是不正常的。他解釋道,大部分學生,都先得靠其他工作養活自己,然後在閒暇時創作,努力保持創作熱度。

楊北辰則建議,若有決心想走藝術家這條路,可以選擇先進入藝術家工作室當助手。在當助手時與藝術家討論,把創作的技藝做進一步提升,也在藝術家身旁見習如何與藏家應對進退,以及觀察藝術市場的潛在風險。

此外,也有許多人選擇當老師、安親班教兒童才藝、在畫室教畫,也有人決定去考教育學程,或是出國進修,想辦法擠進大學去教書。畢業的路有很多條,工作也百百種,楊北辰則提醒道,假如想當藝術家的話,學生便不能讓創作的熱情,被繁雜的工作磨掉了,更不可以忘記創作。

找幾個戰友共同創作 維繫創作熱情

可是,要一邊工作,一邊還擁有熱情,持續創作20年之久,說來起簡單,事實上是難上加難。台北美術館館長黃海鳴指出,假如完全沒有掌聲、也沒有人持續與藝術家對話,要維持創作十多年,幾乎不可能。

黃海鳴建議道,最好的辦法是,連結朋友、大學同學,或是相同創作領域的藝術家,一起創作,建立一個交流的朋友圈。「並肩作戰的感覺」,藝術家陳擎耀也認為,藝術家連結起來,不會有「悶著頭不知道在做什麼的感覺」,而且能進一步與每位藝術家分享彼此間的資源,刺激新的思考。

怎麼定價才好?降低價格換取舞台

在藝術的這條路,身邊的人是朋友,也是戰友。與朋友互相扶持鼓勵,辛苦創作好幾年後,作品終於有人欣賞了。多年的努力付出,開始有了金錢的回報,但怎麼替作品定價,卻又是另一門學問。

針對定價,楊北辰指出,年輕藝術家要願意降低作品的價格,去換被栽培的機會。他以雕塑為例說明道,假如作品價值5萬元,他建議定價為2.5萬元。他解釋說,年輕藝術家若堅持定價5萬元,代表畫廊必須花費10萬元去銷售,站在畫廊的立場,畫廊很有可能不做這筆交易。

楊北辰接著說明道,假使年輕藝術家願意降到2.5萬元,畫廊只需用5萬元銷售就可,作品既有賣相,又好銷售,畫廊便會願意跟藝術家簽約,「你就換到被栽培的機會了」。

賣給畫廊還是賣給藏家?賣給畫廊

換到了被栽培的機會,也就是換到舞台。有了舞台後,要繼續銷售藝術作品,是要賣給畫廊,還是賣給藏家?乍看之下,都是將作品銷售出去,但其實,這兩者間有很大的差別。

對此,楊北辰則建議道,年輕藝術家先賣給畫廊。「收藏家願意出3萬買我的作品,我寧願2萬賣給畫廊」他說明,因為賣給畫廊,畫廊的銷售機制會協助藝術家辦展覽、帶到藝博會展售,最後再銷售給藏家,這個銷售流程,能夠間接提高藝術家能見度。

但如果直接賣給藏家,對年輕藝術家而言,通常只有負面的影響。楊北辰說明,藏家有兩種,第一種是買了作品,就擺在家裡珍藏;年輕藝術家辛苦創作的作品,從此便不見天日,也沒有進一步能增加市場能見度的機會。

另一種的藏家,則是市場型的藏家。楊北辰說,這類藏家通常買了作品,便轉手賣進拍賣市場賺取差價。楊北辰指出,當一位年輕藝術家過早進入拍賣市場流通,容易被藏家誤解「作品是被炒作?」、「作品都沒人要?」,這對年輕藝術家的名聲而言,都會造成傷害。

與大畫廊還是與小畫廊合作?選有誠意栽培的畫廊

畫廊有大有小,型態不一,如果要選擇與哪種畫廊合作,楊北辰則建議,選擇願意長期栽培的畫廊合作。他表示,大畫廊名氣雖然響亮、資源多、經驗豐富,但同時也有明星藝術家,與大畫廊合作,簽約時要避免畫廊資源被明星藝術家分奪,不讓自己淪為陪襯。

楊北辰認為,假如大畫廊沒有誠意栽培,那也可以考慮有誠意栽培的小畫廊。他說明,小畫廊雖然資源少,經驗較不足,但是若年輕藝術家願意與畫廊一起成長,與小畫廊簽約,將會因小畫廊的全力栽培與行銷宣傳,逐漸打開市場知名度。

申請創作補助 善用駐村拓展人脈

要注意的事情,還有去哪裡籌錢。在江湖上走跳,知道何處有補助以供創作,也非常重要。善用創作補助資源,並且廣結人脈,都將成為藝術生涯裡,最重要的利基。

藝術家陳擎耀表示,現在的創作補助資源,與以往相比,已經算豐沛了。像是國藝會、文化部、各藝術基金會與各級美術館,都有創作與展覽補助,只要藝術家留意申請時間,並且繳交計畫,便可獲得資金補助,持續發表作品。

另外,現在藝術教育與社會議題的連結,顯然是不足的。學生畢了業,如果有能力,也可申請駐村計畫,走出工作室拓展眼界,將能提升自己藝術的高度。藝術家陳擎耀表示,如果能去國外駐村,也能經由駐村,多認識國外策展人與藝術家,在打開自己視野的同時,也能向外拓展人脈。

藝術家這條路,是場漫長的馬拉松。成功的要訣,不在於衝得多快,而是能跑得又遠又穩。腳踏實地創作不懈、冷靜判斷每個選擇、善用各類資源,都將成為決勝的關鍵。

下周藝壇焦點 將推出藝術科系的另一條路

一班藝術科系40位畢業生,通常只有2位成為藝術家。下週藝壇焦點,將推出「藝術科系的另一條路」,把視角離開藝術家,討論其他38位畢業生,受了4年藝術專業訓練後,如果不往藝術的道路上走去,他將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