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大河美術 傳達城市中的藝術語彙

在本次ART TAICHUNG 2017台中藝術博覽會當中,大河美術RIVER ART為我們帶來了許多與城市意象有關的藝術品,這些參展的藝術家包含:陳硯平、邱奕辰、張山、劉哲榮等,他們透過特殊的藝術語彙與觀者共同感知城市中的各種面貌。



隨著科技的進步,以及環境的變遷,城市生活的步調也隨之加快,而在這急遽加速的過程當中,有太多的議題人們無從仔細去思量,其涉指的面向很廣,如自我的內心、家庭、社會等多元之範疇。這些不同的事件透過藝術家敏銳的觀察後,轉換為獨特的藝術語言向大眾訴說,揭露了你我之間內心深處中的各種情感,進而以一種獨特、輕鬆幽默、有趣的形式表現給觀者,同時也展現了藝術的美及思維。而從這些藝術作品中找出獨特風格之創作者分享給大眾,一直是大河美術RIVER ART的核心精神。因此,就讓我們一起來欣賞這些特殊形式、媒材的藝術品吧!



左:大河美術RIVER ART外觀;右上:劉哲榮,Cosplay-Rooster,銅,2014;右下:張山,馬上賺,不鏽鋼、磷銅,2014。圖/ 大河美術RIVER ART圖供



左:大河美術RIVER ART展場;右:陳硯平,午夜城邦,複合媒材,2016/ 大河美術RIVER ART圖供



陳硯平的作品從創作過程到形式表現都非常的特殊,其透過反向繪畫的手法,讓畫布在褪色的結果當中,呈現構圖的主要畫面,如在《午夜城邦》中我們看到的白色織狀的樣貌。並藉由縫線連接複合媒材與現成物,與其搭配,塑造成一個幻象世界,將藝術家在腦海中直覺性的畫面,表現在作品之中,引導觀者和作品對話。以褪色之反向繪畫方式創作有其特殊的意義,指的是黑色畫布在毀滅之時,同時又重生成另一個景象,更進而有深層的意義-個體的消逝與重生是不斷的輪迴,也是一種永恆的存在。



左:陳硯平,午夜城邦,複合媒材,2016。右上、右下:午夜城邦局部。/ 大河美術RIVER ART圖供



邱奕辰的《陽光公園》以古典油畫層層堆疊的手法表現真實的場域之後,進而加入自我記憶中的物像以及感知於畫面中,產生時空錯置的樣貌。舉例來說,我們可以看到畫面中的自然景物具有動物的形象,其並非只是一般的景觀裝飾,而是具有生命力的樣貌游移於城市、河流、樹林之中,並且可以和現代文明的建築、造景相互對照。藝術家這樣的創作模式營造出寓言敘事之景,時間軸線既表達了對於過去的印象,同時也說明了現代的樣貌,引發觀者思考自身在現代文明城市中感知的情懷與定位。



左:邱奕辰,陽光公園,油彩,2016。右上、中、右下:陽光公園局部。圖/ 大河美術RIVER ART圖供    



張山的《馬上賺》以公仔造型呈現,外觀類似我們時下流行中常見的庫柏力克熊,如其以機器人般直立的身軀,並搭配豎立的耳朵表現。這件作品極具視覺張力,它透過金色的牙齒咬合著菸,同時瞪大眼睛,並在身體刻上「賺」字,直接的將主題-馬上賺,闡明而出。這類的作品有幾個層次的蘊含,首先是藉由對公仔商品流行的現象來說明過度消費的反思,另一方面也指出人們對於財富極具渴望的心態。



劉哲榮的"Cosplay-Rooster"以非常黑色幽默的方式表達其創作意念,如作品的整體造型以一個寫實具有肌理的動物形象穿戴著可愛的動物外觀來表現。對於觀者而言,其在視覺效果上所感知到的為寫實和虛構(可愛),但實際上兩者皆是虛構的表現-同樣都是藝術家創造出來的作品。因此,這件作品本身以及對於觀者來說都有不同意義層次上的藝術語彙,一方面代表著我們在看待事物時,眼之所見,是否為真實之境?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在現今社會與環境當中,我們扮演的角色是否為真正的自我?藝術家選擇動物這類較為中性的題材,表達出觀看的更多可能性,也與觀者的心境相互結合。



左:張山,馬上賺,不鏽鋼、磷銅,2014;右:劉哲榮,Cosplay-Rooster,銅,2014。圖/ 大河美術RIVER ART圖供        



看完了上述的作品之後,是不是發現藝術從其媒材、形式、風格當中,都有其特定的概念與意義呢?而且隨著個人觀看經驗的不同,也有著不同的感受?這就是藝術獨特的魅力之所在。



在本次的ART TAICHUNG 2017台中藝術博覽會中,我們將一起感受這些藝術品為我們帶來的心靈悸動,歡迎各界一起沉浸在這藝術饗宴之中,展出的時間為2017年7月21日至7月23日,地點位於台中日月千禧酒店(台中市西屯區市政路77號)的1009展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