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呂榮琛:趙無極像我父親 永遠懷念

「趙老師他永遠都帶著微笑,謙遜地望著我們,相信他在世界藝術史的地位,是華人五千年來僅有,也是唯一。」藝術家呂榮琛。

藝術家呂榮琛20年前離開台灣,到法國深造,在因緣際會下與趙老師相遇。當時抽象繪畫正風行,與趙老師相遇、和朱德群老師互相切磋琢磨,形塑了呂榮琛旅法後期的抒情抽象基調,作品更顯脫俗、沉穩。

聽到趙老師辭世了,呂榮琛看著一張張以前與老師的合照,除了不捨,也還是不捨。他說,時間過得太快了,趙老師像父親一樣,20多年如一日,每次有重要展覽,老師只要有空,一定會參加。

這天呂榮琛回憶道,在那時,與哈同、蘇拉吉一起受趙老師與朱德群老師繪畫的薰陶,尤其受趙老師的抒情抽象影響甚深。他說,朱德群老師豪邁不羈,但趙老師則永遠帶著一抹微笑,謙遜平和地看著這些年輕藝術家。趙老師的文人氣息,提拔學子的不餘遺力,他常銘記在心,永遠緬懷這些逝去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