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M50與西岸:上海畫廊春夏展覽的兩種面貌

坐落於上海市莫干山路50號的「M50」,自2002年香格納畫廊在園區內設立自己第一個空間以來,M50已有15年的發展歷史,屬於藝術家和機構自發形成並逐漸調整業態的藝術園區。

近兩年隨著國際藝術博覽會的舉辦與私人美術館的落戶,上海本土畫廊開始紛紛進駐位於徐匯濱江的西岸文化走廊。2016年下半年,沒頂畫廊、艾可畫廊、香格納畫廊、華氏畫廊等本地畫廊先後將新址遷入西岸,香港的馬淩畫廊也落戶上海進駐西岸。自此西岸逐漸成為繼M50之後又一個新興藝術區。

M50與西岸成為上海兩個主要的畫廊聚集區,各自舉辦展覽的動態,也能夠觀察上海畫廊業的最新景況。

M50:注重國內藝術家的推廣

由於M50發展歷史較長,現已逐漸步入成熟階段,再加上園區建立的自發性,使其有隨市場動態變化的特性。從舉辦的展覽來看,M50園區內的畫廊也相對更注重對本國藝術家的推廣。

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6月正在展出中國大陸青年藝術家姜琤的個展「過午」,該展覽由姜琤於2016年及2017年創作的油畫作品組成,其中多幅形式取材於藝術家早年間創作的小尺幅紙上作品系列「假想體認各法則」。在姜琤的畫作中,他將自己作為實驗物件,用作品解構他的精神世界,這也是藝術家一種自我表現的方法。

《過午》展覽現場。圖/亞洲當代藝術空間提供。Courtesy of artist and A+ Contemporary.

《過午》展覽現場。圖/亞洲當代藝術空間提供。Courtesy of artist and A+ Contemporary.

《過午》展覽現場。圖/亞洲當代藝術空間提供。Courtesy of artist and A+ Contemporary.


在M50盈藝術中心的地下室,臺灣藝術家王建揚在這裡進行了為期20天的改造,他將黃、藍、綠、紅、黑、白等電視測試圖「彩條」裡提取的顏色分割展廳的空間,營造遊樂園式異想天開的綺麗世界。展覽名為「范特西提克卡樂吧-Fantastic Color Bar」,是他的駐地個展,展示了他近幾年不同系列的作品總共30多件,包括其幻想系列、漫畫系列、水墨意向系列、工作室系列、宅系列等。展覽場景均由藝術家自己佈置,用卡通、童話等元素構建出年輕時代童真、歡樂、奇妙、甜美的氛圍。從表現手法上看,仍然未脫離如傑夫孔斯風格的市場傾向。

“范特西提克卡樂吧-Fantastic Color Bar”展覽現場。圖/盈藝術中心提供。

“范特西提克卡樂吧-Fantastic Color Bar”展覽現場。圖/王建揚提供。

“范特西提克卡樂吧-Fantastic Color Bar”展覽現場。圖/王建揚提供。


“范特西提克卡樂吧-Fantastic Color Bar”展覽現場。圖/王建揚提供。

5月20日,千山畫廊舉辦了在上海M50新空間的開幕展「常識—常青個展」,是他從油畫領域轉向水墨創作的嘗試。展覽以「人間萬象」為主線,共展出62件作品。展覽主題「常識」是雙關語的暗示,不僅指通常意義的見識,還是在日常生活中找到屬於每個人的對世界的認知。藝術家打破了傳統水墨與西方油畫固有的界限,他用一種不一樣的水墨風格描繪大眾熟知的人生百態。

西岸:推進國際視野園區基調

西岸藝術區最初以兩家私人美術館和國際藝術博覽會的方式亮相,表明自身對當代藝術的國際化態度。園區的展覽似乎都在暗自較量自身的國際視野,舉辦國際藝術家的展覽就是最佳的證明。3-18日至6月23日是2017年西岸春夏文化藝術季,期間匯集西岸的美術館、畫廊、藝術空間等16個場館、36場展覽和藝術活動。

香港馬淩畫廊在西岸新空間2017年首展,選擇以法國藝術家艾域克·柏達「choo choo mama...」打頭陣,藉以彰顯畫廊和園區的基本調性。馬淩的策略是引進1972年生於巴黎的柏達,藉法國新生代創作者以區隔其他畫廊。擅長挪用和改造現成物,並把日常生活中人們習以為常的物品從其功能性中抽離出來,物品本身的概念被適度消解,而在展覽的語境下產生新的審美意義。本次展覽展出柏達的十餘件作品,呈現了他作為一個藝術家尋找物件、再將物件轉化的日常。

艾域克·柏達〈大氣,2016〉,亞克力、油、電風扇,183×82×82cm,裝置現場,上海西岸濱江。圖/馬淩畫廊提供。

5月27日,泰國新媒體藝術家阿彼查邦·韋拉斯哈古在中國的首次個展在香格納畫廊西岸空間開幕,他曾於2010年在坎城電影節上憑藉《能召回前世的波米叔叔》獲「金棕獎」。香格納畫廊以十六件作品為線索串聯成藝術家過去數十年的生活面貌,一樓至二樓展廳的作品以時間的先後順序依次呈現,不同區間的作品如同星羅棋佈的小徑連接藝術家的過去與當下,並在無限的時間中引發對未來的冥思。展覽以「紀念碑」為名,隱喻作品中所承載的銘心記憶,包括錄影、影像裝置或照片等形式,呈現藝術家從故鄉孔敬到清邁製作的一系列有關個人情感與歷史文化背景關係的作品。

《阿彼察邦•韋拉斯哈古:紀念碑》展覽現場。圖/香格納畫廊提供。

6月3日在西岸的東畫廊拉開帷幕的上海抽象畫家曲豐國個展「仲夏」,以2015年至2017年間「四季」系列的繪畫創作,這是東畫廊為其舉辦的第三次個展。與其他畫廊相較之下,曲豐國以中國時令節氣為題的繪畫,更希望能吸引本地的藏家目光。尤其是有丁乙等前輩的成功經歷,即使形式抽象也未脫離市場的趣味。

曲豐國《四季仲夏,2016》,布面油畫,145x220cm。圖/東畫廊提供。

從形成的條件、背景及其展覽特性來看,M50與西岸是兩種不同類型的藝術區,能夠直觀反映區域內聚集的藝術產業的發展情況。M5015年的變化軌跡,造就這個畫廊聚集區的更迭,而西岸則相對較新,畫廊、美術館、藝術空間拉出一條沿河的文化走廊,政府的支持,展覽及藝術活動舉辦也較為集中,這些都是畫廊發展的有利條件。對於上海這種多元化的國際都市來說,人們需要分佈在不同區域的、不同類型的畫廊聚集區,西岸是一個新的開始,而M50也會繼續發展下去。


COLUMNIST

龍眼觀察站

龍眼觀察站

胡懿勳作者簡介:
現任上海大學美術學院藝術管理方向副教授
台灣文創平台發展基金會監察人
吉林藝術學院藝術管理學院特聘教授

曾任職於國立歷史博物館;華東師範大學藝術研究所藝術市場方向兼任副教授;國立台灣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客座副教授。
長期從事藝術市場研究與教學,主持博物館、藝術園區等專案規劃。

代表著作:藝術市場與管理,上海科技文獻出版社,2016;兩岸視野:大陸當代藝術市場態勢,台北藝術家出版社,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