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訪藝術家鍾江澤,談電影《自畫像》跨界合作歷程



力求畫家角色的寫實性

當被問到是否曾參與其他影視作品的製作,鍾江澤回憶起過去的經歷:「在研究所時,曾和壹電視的連續劇《結婚好嗎?》合作,男主角是在藝術大學畫畫的學生。劇組向我借圖檔,再去做輸出,拉到光碟之後就結束了。那是非常簡單的合作…嚴格來說,這次電影就是第一次跨界,這樣的案例在台灣應該是蠻少見的。

鍾江澤形容,過去的一些「畫家片」沒有勾勒出藝術家完整的形貌,「談戀愛歸談戀愛、畫畫歸畫畫,談完戀愛又畫畫,兩者是分開來的。」或者繪畫動作不到位、與電影裡的創作無法相襯。不過,《自畫像》男主角江中澤是真實地在電影裡生活,他的繪畫是和劇情、人生遭遇互相牽引的。

鍾江澤於工作室接受訪談。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哲熹飾演畫家江中澤。圖/紅色製作提供。

左至右作品:《七宗罪-暴食》《七宗罪-傲慢》。圖/鍾江澤提供。


鍾江澤說,自己在創作《七宗罪》系列時,等於是先揣摩角色的心境、做第一次的演出;演員林哲熹到自己的工作室兩個月,模擬藝術家的繪畫姿態,到現場更能靈活地發揮演技。

例如女主角楊婕遭受立委騷擾後,返家看到一幅裸女圖,和自己的外型非常相似,憤怒地拿起畫筆塗鴉,將裸女的身體掩蓋;江中澤又默默把畫作的風格改回來,就是一種畫家即席創作的手法。

另一場戲,則是江中澤和女友三三爭執過後,拉出一張舊圖來創作,將畫布丟在地上、趴下塗抹粉末,以較粗的畫筆鑿下痕跡,描繪女友暴食的模樣。這一幕使用改作、甩畫、灑粉的技法,轉化藝術家繪畫的動作,劇情也成為角色的創作動機。

電影開頭的一幕,是楊婕被發現陳屍在公寓裡,全身赤裸、身上塗滿白色顏料,宛如裝置藝術般躺在畫布上,雙眼遭人刨出。公寓牆上,放置了一幅姿態相似的大型裸女畫《七宗罪-傲慢》,以耶穌受難的姿態張開雙臂,由上而下注視觀者,卻也給人傲慢的感受。

這一幕是鍾江澤和劇組苦思的成果:「導演出了一道功課給我,希望拿屍體做出像裝置一樣的作品。我和劇組想過很多瘋狂的方案,但導演覺得不見得好拍。他後來選了和《七宗罪-傲慢》相似的姿勢。而主場景顏色又非常多了,那就用白色來塗抹她的身體。公寓窗戶的玻璃被加上七彩的顏色,彩色的光打在她身上,形似教堂裡的光感,才能符合他要的那種神聖、有愛的感覺。並且以塗抹來增加撫摸的動作。」

當時,飾演楊婕的張甯懷有四個月身孕,劇組擔心她在全裸的情況下受到風寒,在公寓裡放置暖爐,鍾江澤穿著厚重衣物,趕工描繪這件「人體裝置藝術」,汗水涔涔流下。

鍾江澤於電影主場景。圖/鍾江澤提供。

鍾江澤與劇組合作花絮照。圖/紅色製作提供。